•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宫里宫外
        御书房

         “查到了吗?”连俞夜问着面前的刘闲。

         “没有,不过据调查贵妃娘娘的侍女小恋在前几日去过安宁宫,那盒麝香到目前宫里的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而且宫女和伺候皇后娘娘的小严都不知道那麝香的来历,更是不知道皇后娘娘宫里有麝香,然而贵妃娘娘的侍女小恋却突然失踪了。”刘闲将调查到的和自己猜测的一并告知。

         “务必要找到侍女小恋,查清事实。”连俞夜闻言开口道,双眸透露一丝禀然,他必须要知道是谁想害他的女人和孩子。

         “恩,皇上微臣可否去趟俞王府?”刘闲点点头,想着有一段时日没见过她了犹豫了下便开口道。

         “去吧!去吧!。朕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连俞夜闻言丝毫没有感到意外摆摆手任由他去,毕竟自己也算一介痴情男,他自然明白那种感觉,更何况他们之间的情结除了他们自己旁人也是无法得解的。可是他还是希望他能早日看透。

         “那微臣告退了?”刘闲闻言便道,在看着连俞夜点点头后,行了一记退礼接着便退出了御书房。

         连俞夜看着刘闲离去的身影,心想他得去看看他的皇后了,这么想着便站起走出御书房向着安宁宫而去。

         “奴婢参见皇上。”

         “奴才参见皇上。”

         “参见皇上。”

         宫里的宫女、侍卫和太监看见连俞夜的身影便纷纷行礼。

         “恩。都免礼。”连俞夜点点头温和道,一副心情极好的样子。

         安宁宫

         “奴婢参见皇上。”小严和其它宫女发现门口一身龙袍的连俞夜连忙行起了礼份。

         “都退下吧!不要随便来打扰朕和皇后。”连俞夜摆摆手吩咐下去。

         “是。”小严和其实宫女闻言便是自觉行了退礼退了下去。

         “皇上你怎么来了?”本来睡得香甜的辰依儿听见声响睁开了双眸,看着走过来的连俞夜连忙从凤塌坐了起来,自从有了身孕她就感觉身子特别的疲乏易困。

         “朕当然是想恋辰儿了。”连俞夜见状连忙拿起旁边的软枕垫在辰依儿的背后,他看着才刚刚苏醒过来的辰依儿细声道,说着便牵过她的手轻轻握在手心。

         “呵呵,皇上要是朝繁忙的话,可以不用日日来看望臣妾的。”辰依儿甜甜一笑体贴道嘴角是明显的两个梨窝。

         “朕不忙,就算再忙也得来看我的辰儿啊!”连俞夜温柔的注视着辰依儿说着绵绵情话。

         “讨厌啦!”辰依儿被他这番话逗得是笑颜逐开。

         “辰儿,你好美!”连俞夜看着辰依儿的笑颜如花心里一阵荡漾,情不自禁的附过去在她额头偷下一记香又吻快速的抽离,嘴角依旧是道不完的柔情密语。只要是跟她在一起时他就可以完全的放松下来,他很庆幸此生能够有她相知相伴。

         “皇上你好坏啊。”辰依儿因为连俞夜这突然的举动脸颊微微泛红,听着他的话她更是难为情的样子,轻轻低语一句后便从他手里抽出双手在他胸膛上轻轻的拍打几下。

         “呵呵。”连俞夜顿时开怀大笑显得异常的兴奋。

         辰依儿看着连俞夜的样子脸上也荡漾起了微微笑容。

         “看来哀家来得还真是不是时候。”幻仪和旁边的宫女一走进安宁宫就看见连俞夜和辰依儿如此温馨和谐的场面,幻仪双眸一沉严肃的声音响起。

         “母后。”连俞夜和幻仪听见声音连忙转过头异口同声的唤道。

         “恩,皇后身体可好些了?哀家从凤仙宫带来了些补品给你补补身体。”幻仪走近他们淡淡的声音响起,透露着一丝丝关心。

         “谢谢母后。”连俞夜见状连忙开口道,顺便从幻仪旁边的宫女手上接过装有补品的锦盒放了下来。

         “谢谢母后。”辰依儿犹豫了下泛起微笑也出口道了声。

         “你们不用谢哀家,哀家只是因为哀家的皇孙,不过皇后你以后可千万别在弄些花花草草来了,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没有快为人母的知觉了,要知道这可是皇上的第一个子嗣,皇后可知道轻重?”幻仪看着他们如此的默契便恢复了原有的冷漠态度,句句凌厉中带着训斥。

         “知道了。”辰依儿闻言脸上没有了笑容,直接回了声便低下头不予理会。

         “母后,辰儿也是无心的,朕认为母子都很重要。”连俞夜见状皱眉开口道。

         “皇上,你这么有闲情雅致怎么不去后宫了?难道皇上想独宠皇后,放着后宫的妃子作摆设,让人贻笑大方么?”幻仪看着连俞夜护着辰依儿表情严肃开口道。

         辰依儿闻言心里虽然很不开心但也很好地忍耐着。

         “母后若是没事的话请回凤仪宫歇息着。”连俞夜闻言脸色也有了些许变化,对着幻仪下起逐客令。

         “皇上,哀家说的话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幻仪看着连俞夜有些不耐烦了态度稍缓和了些,说完和旁边的宫女走了出去没有继续停留在安宁宫。

         连俞夜看着幻仪的背影远去后微微叹了一口气,他多么希望母后能够理解自己啊!看着辰依儿沉默着,连忙伸手将她低着的头轻轻抬起“不生气了啊?”。

         “谁生气了?母后她为什么总是针对我了?她可以对幻颜那么好为什么就不能稍微改变对我的态度了?”辰依儿撇撇嘴发表着心里的委屈。

         “好了,总有天母后会知道你的好的,其实母后她只是嘴硬了些?”连俞夜连忙拥住她细声安慰着。

         “皇上,臣妾怎么敢生太后的气了,太后她不是让皇上去后宫吗?皇上怎么还不去?”辰依儿听着连俞夜的安慰后心里稍微坦然些,她便开始调侃起他来。

         “朕哪也不去。”连俞夜听着辰依儿下逐客令的言语楚楚眉直接回道。

         “切。”辰依儿闻言直接将头扭向一边假装不予理会心里却在欢喜着。

         “看来皇后是真的想赶朕了,既然这样吗的话,那朕便…”连俞夜见状挑挑眉故意这么说道。

         果然

         “那皇上便怎么样?”辰依儿闻言直接扭过头询问道。

         “那朕便…不打扰辰儿休息了。”连俞夜温柔的揉揉她的乌黑柔发说道,接着放开她笑容满面的离去。

         辰依儿看着连俞夜两袖清风的背影瞬间反应过来,原来他是在耍着自己玩了。想到这辰依儿先是撇撇嘴随后脸上也荡漾起了大大的笑容。

         俞王府后院站着连俞寒、幻颜、何其和小环四人。

         “现在上去试试。”连俞寒指着围墙对着幻颜说道。

         “恩。”幻颜闻言点点头,接着便直接向着围墙冲去,然而她感觉身体里有着无穷的力量以至于她还来不及动作身子就直接飞了出去,幻颜骇然的睁大眼睛,谁来告诉她这时什么情况?

         何其和小环在旁边看得是张大了嘴巴。

         连俞寒见状双眸一紧连忙一个遁步飞了过去,然而幻颜的身子直接越过了围墙。

         幻看着自己突然开始下滑连忙闭上了眼睛。

         在落地的最后一刻连俞寒搂住了她。

         “王爷你们…?”刘闲刚好出现在俞王府外,碰巧的将这一暮看在眼里。他疑惑的走近他们。

         何其和小环也同时来到了府外,看着连俞寒接住了幻颜表情平静下来。

         “刘闲,你来了,我们在将轻功啊!”幻颜闻言连忙从连俞寒的怀里抽离,站好和面前的人打着招呼并且回答着他的疑问。

         “轻功?王爷你怎么可以让颜儿一介弱女子学习武术了。”刘闲闻言直接变了脸色将目光投向连俞寒一副质问的样子。

         “不是啦,刘闲是我自己要习武的。”幻颜见状连忙出口解释道。

         “一介弱女子?刘闲你还是了了解她。”连俞寒挑挑眉出口道,语气中带着些许嘲讽。至少他从来就不认为她是什么弱女子。

         “颜儿自己要习武的。”刘闲闻言有些懵懂,没有理睬连俞寒的嘲讽,目光打量着他们这才发现连俞寒和幻颜都身着蓝色的衣物装扮,男的俊女的俏怎么看怎么相配。他双眸微怔随即恢复平静淡淡一笑“其实女子习武也挺好,可以自保。”

         “恩恩。”幻颜笑着点点头。

         何其和小环互望一眼有些不明现状。

         然而幻颜最不想看见的身影正想着他们而来。

         “呵呵,真是热闹啊!王爷你们在干嘛啊?”陈玖儿扭着她那水蛇腰向着他们走近,身旁是她的侍女小翠。

         对于她的问话连俞寒压根没有理会。

         “这位不是刘公子么?公子是来找我们王妃的吧?传闻你们可是两小无猜更是互许一生,不料我们这幻颜国的公主会突移情别恋嫁给了我们俞王,想必公子是伤够了心吧!不过公子且放宽心影国的女子多如江涛鸿雁。”陈玖儿见连俞寒根本没理自己心里一沉自己将视线放在刘闲身上有意无意的说着。

         “王爷,王妃,刘闲先告退了。”刘闲闻言表情纹丝未动,直接开口一句随即转身离去。看都没有看陈玖儿一眼。

         “小环,我们走。”幻颜直接越过陈玖儿对着小环说一声后径自向着俞王府大门而去。

         小环闻言连忙跟上。

         何其看着面前的几人犹豫了下也决定闪了。

         “王爷难道玖儿说错了么?”陈玖儿见他们一个个都无视自己心里顿时一团怒气燃起,但是她还是忍耐着,望着无表情的连俞寒她装出一副弱弱且受伤的样子询问着。

         “以后再胡说八道本王定不饶你。”连俞寒冷冷道,说完直接迈步离去。

         陈玖儿望着他丝毫没有停留的背影气的胸口上下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