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房事矛盾
        俞王府别院里。

         “小翠,你说我应该怎么样让幻颜从王府消失?”陈玖儿双手握拳,每天看着她和连俞寒同进同出相亲相爱,她感觉自己嫉妒的都快发狂了。

         “小姐,要不我们给她下毒吧!”小翠弯腰贴着陈玖儿的耳边小声道,毕竟自家小姐好过了她这个伺候小姐的奴婢也会好过些。

         “用什么样的药?”陈玖儿闻言双眸一亮也同样用着低音询问,她不明白她明明都说的那么明白了,可他们硬是没有多大动静。她必须自己先想办法除掉她。

         “当然是越毒越好,没有解药更好。”小翠想了下小声的说道。

         “没有解药?”陈玖儿闻言开始思索着,突然眼睛一亮,随即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小姐想到了?”小翠看着陈玖儿笑了的样子便问道。

         “恩恩,小翠去准备点桂花糕来,我有些饥饿了。”陈玖儿点点头便淡淡开口道。

         “好的。”小翠闻言连忙退下去准备。

         小翠的身影离去后,陈玖儿拿出笔墨,犹豫了下写下“见面。”两字后,从笼里取出白鸽将纸条装进白鸽爪子小竹筒后,走出俞王府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放了出去,随即快速的回到别院。

         正院主卧房。

         幻颜望向旁边还未苏醒的男子,一头长长地乌黑发丝,显得异常的迷人,幻颜伸手触摸如丝绸般地柔滑,幻颜再用另一只手摸摸自己那更长的头发作着比较,发现手感竟然同样的好,她仔细观察了下彷佛他的更黑发丝比自己的稍微粗了些,幻颜看着他仍然是紧闭着双眼,玩心一起,挑起自己的一屡发丝用着发梢在他高挺的鼻前旋转搅动着。

         果然

         连俞寒感觉到鼻子上的痒痒立马睁开了双眸,在他醒来的同时幻颜也快速的将手离开他的鼻尖,引入眼帘的就是幻颜那张放大的笑颜,他看着她手里握着自己的青丝瞬间明白刚才的痒痒从何而来。

         “你醒啦?”幻颜见状连忙热情的打着招呼。

         “恩,难为王妃叫本王起塌了,不过王妃的方法还真是特别。”连俞寒直接一把搂住她的柔软馨香身子回答着她的话,他没想到自己现在这么容易睡着。

         “呵呵,要是王爷乐意,颜儿愿意天天效劳。”幻颜望着近在咫尺的俊脸甜甜的说道。

         “本王更喜欢王妃用另一种方法。”连俞寒看着幻颜衣物领口松垮,里面的春光一览无余,连俞寒明显感觉自己心里的渴望,他直接翻身压住她沙哑道。

         “什么方法?”幻颜显得懵懂。

         然而

         “唔。”连俞寒直接用行动回答她。

         幻颜怔愣一下反应过来,随即娇羞的看着面前吻着她的男人。

         “颜儿,你这是什么反应?”连俞寒看着她只是瞪着一双灵动大眼看着自己,离开了她的嫩甜唇辦问道,他怎么感觉这么无趣了。

         “不每次都是这样的吗?”幻颜回着,她记得没错的话,每次不都是他主动的嘛!

         “难道颜儿就不能取悦本王一次么?”连俞寒低声说道,随即放开她从她身上下来,虽然她的确很美好,但是她都不回应自己,难免感到无趣。

         “王爷什么意思?”幻颜看着他已经下塌穿衣服,连忙坐起来问道,她怎么感觉他是在嫌弃自己不能满足他的*了…

         “天亮了!不起吗?”连俞寒低声回应着她的话。

         “王爷是嫌弃颜儿了?”幻颜直接回道,说着就要欲眼泪滴。

         “本王没有。”连俞寒见状连忙重新上塌抱着她细声安慰。

         “你是怪颜儿没有取悦王爷?”幻颜径自询问着,她不是不回应他,而是根本就不会,就算她可以学着小说里面的情节,但是又怕她主动了,他会说自己是个荡妇啊!其实每次她也很矛盾的。

         “没有,本王只是希望颜儿可以回应。”连俞寒细声道,表情变的温和,他想要霸占她的全部。

         “王爷…那我们在试一次吧?”幻颜闻言犹豫了下轻声道,她可不想让他失望了给别人机会。

         “算了吧!颜儿不用勉强,刚才是本王错了,你不用做你不想做的事情,本王满足你就行了。”连俞寒闻言淡淡拒绝道,他怎么可以自私的勉强她了,更何况世间女子都是不一样的,而她幻颜刚好就是最独特的一个。

         “王爷要是觉得没有兴趣就滚啊?,幻颜又不是找不到男人。”幻颜气冲冲道,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第一次要求,结果他竟然不领情,她感觉自己有种被羞辱的难堪。

         “你自己说的,别后悔。”连俞寒闻言眸色一冷,低吼一句,重新将她压在身下,腰间一个用力,紧接着在她身上快速的奔驰,一次比一次深,他想是他平时过于轻柔了才会让她如此放肆。

         “啊…痛。”幻颜痛呼出声,被他的力度挤压的有些受不了。

         “知道错了没?求本王。”连俞寒低声着,带着惩罚的意味动作更加凶猛,他要她向自己服软,他是决不会让她给自己戴绿帽子的。

         幻颜闻言没有再出声泪光积满眼眶,她就算痛死也不会向他求饶的,何况她又没有错。

         连俞寒见状于心不忍,动作缓缓停了下来,他看着她倔强的样子开口道“你不是说要试试的?本王现在给你机会。”。

         幻颜闻言真tmd的想骂人,亏他说的出来,现在才说早干嘛去了?幻颜自然不会在理睬他,只是一动不动地躺着,此刻脸上是平静的表情。

         “真是无趣。”连俞寒等半天也没看见幻颜有任何动静,自嘲一句,便离开她身子下塌更衣。

         “幻颜当然没有王爷别院的那些女人有趣了,王爷还是去别院的好。”幻颜直接从软塌坐起气愤道,感觉到腿的酸痛心里更是想问候他的祖宗。

         “王妃想找男人,本王出征后王妃想怎么样便是。”连俞寒闻言先是一阵沉默,待更好衣袍束发后,冷冷丟下一句便拉开门头发不回的离去…他说的当然是气话。

         “混蛋。”幻颜连忙扯过被子裹住自己,听着他的话气的大骂,直接拿着旁边的枕头朝着他已看不见的背影扔了出去。

         原本很美好的气氛由此告终…

         “小姐。”小环看着连俞寒出去后,而主卧房也是开着的,小环连忙迈起步伐然而刚走到王爷和王妃的卧房一只红色枕头就砸了过来,小环连忙接住,看着幻颜此刻的模样一声惊呼后连忙将门关好。

         “小姐,你跟王爷又吵架了?”小环走近幻颜将枕头放好询问道。

         “他就是一头猪。”幻颜气愤的大骂某人。

         “啊!小姐你们最近不是都很恩爱嘛!”小环听着幻颜的话张大嘴巴疑惑道,她明明看见他们最近是如胶似漆,同进同出的,怎么这会儿又闹矛盾了?

         “我们房事不愉快?”幻颜依旧是气愤的说道,想到先前的事情她是即尴尬又气愤。

         “什么?难道小姐是欲求不满?”小环闻言先是怔愣,随即明白过来双颊通红的小声询问,真恨不得找个洞钻了,她家小姐怎么又说出这么露骨的话,看着幻颜裹着被子披头散发气冲冲的模样她不免想到她是不是那啥没得到满足?

         “…”

         幻颜闻言直接无语的朝着小环翻着白眼。

         “难道不是?”小环看着幻颜瞪自己不禁小声问道。

         “不是,更衣。”幻颜没好气地回了她一句。

         小环看着幻颜怒气甚大,便不再问连忙照做。

         半个时辰后。

         幻颜和连俞寒分别出现在前院,两人彷佛谁也没看见谁似的一前一后走向膳桌。

         “王爷,王妃。”周边仆人异口同声道。

         “以后不用了。”

         “以后不用这么些规矩。”

         然而

         连俞寒和幻颜也是同时出声。

         幻颜见状直接选择闭嘴。用余光撇了眼面前已经整装待发的神清气爽的男子,随即便不屑的收回目光,她想他是去书房疏洗了所这才会和她一同出现的吧!

         小环看着他们之间又成了仇家似地,只能无声叹息。

         “以后在王府不用在行礼了。”连俞寒的声音再次响起,看都没看幻颜一眼说完直接坐下。

         “是。”

         周边的仆人闻言连忙应承道,显然都还有些弄不清现状。

         然而刘闲再次的出现了。

         “颜儿。王爷。”刘闲玉树临风的身影走了进来,并向着幻颜和连俞寒打着招呼。他回皇宫后仔细想了想,他还是不甘愿就此放弃,他以前一直都在逃避,而现在他想清楚了他要面对自己的情感,哪怕她永远不会想起他,他甘愿守护她,他要以朋友的身份看着她快乐幸福。

         “刘闲,你怎么来了?”幻颜看见刘闲连忙起身迎了上去,显得很激动的样子。

         小环和周边的仆人见幻颜这突然的反应,一头雾水的同时都不敢出声。

         “我来看看你。”刘闲被幻颜这突然的热情片刻怔愣,反应过来笑着答道。

         而膳桌上的连俞寒依旧宁静的表情继续用膳,彷佛没有看见他们般。

         “刚好,我带你去个地方。”幻颜笑着说道,不等刘闲回答自己拉起他的手就往府外而去。

         小环见状想跟上去可又不敢,只好愣在原地。

         周边仆人都偷偷观察着膳桌纹丝不动俞王。

         良久

         “啪。”连俞寒用力丢下碗筷,脸色铁青。

         空气中气氛高涨。

         众人见状连忙低下了头。

         然而

         连俞寒直接起身离去…

         前院顿时变得很静很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