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六章 运星传说
        俞王府别院

         “小翠,正院最近有什么动向?”陈玖儿美美的品尝着甜香的桂花糕问着旁边的小翠,她这几日没有除过别院,心想幻颜应该有反应了吧?

         “小姐,听闻王妃四日前用了一碗燕窝后来就晕了,甚至差点死了,可是再半夜她又活过来了,好像刘闲和皇上也去过正院。”小翠将自己打听到的全部告知。

         “刘闲和皇上?他们怎么会在一起?”陈玖儿闻言暗自疑惑着。

         “小姐,王妃的毒不会真是你下的吧?要是这样怎么不下重一点了?”小翠看着陈玖儿呆愣着便走近小声询问道。

         “小翠,怎么可以这么说了。”陈玖儿闻言连忙历声训斥道。

         “对不起,小姐,奴婢错了。”小翠闻言连忙跪下求饶。

         “算了,起来吧,下不为例。”陈玖儿见状语气柔和道。

         “是。”小翠站起来点点头应道。

         “下去吧!继续观察幻颜的情况。”陈玖儿淡淡吩咐道,她就不相信她幻颜会依旧安然无恙。

         “是。”小翠闻言点点头便退了下去。

         就在陈玖儿沉思之际…

         “看来你丝毫没有把本王放在眼里?”连梓余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陈玖的面前,声音阴冷面部愤怒可怕。

         “西王爷,现在是清光白日你怎么来了?”陈玖儿假装惊讶道,其实她知道他迟早会来找他,只是没想到这么久才来。

         “药了?”连梓余脸色铁青的询问道,要不是他今早取衣物让仆人清洗,他还不知道药已经不见了,而且那件黑色外袍他记得他当时来了俞王府回府便换掉了,当时他根本没有就没有想到药物上面去。

         “没看见,什么药?”陈玖儿直接回道。

         “你不用卖傻了,不然休怪本王…”连梓余语气不耐烦道,眼里闪过一抹杀意。

         “不然王爷怎么样了?杀了玖儿吗?呵呵,反正我们姐妹对于你们兄弟来说就只是棋子牺牲品。你们何时在意过我们的感受?反正玖儿迟早要死的,不过我可以告诉你,就算我陈玖儿要死也不会让她幻颜那么好过的。”陈玖儿哧笑一声语气由悲伤变得凌厉。

         “什么,你把药给幻颜用了?”连梓余闻言低吼一句,同时也想到前几日她找自己要药的事情。

         “对呀,我好想看到她痛苦的样子,真的很想看着她被俞王嫌弃抛弃的一天。”陈玖儿附上连梓余耳喃喃低语,每一个字都透着凉意。

         “你自己好自为之吧!”连梓余闻言直接一把推开她冷冷丢下一句,径自从窗口跃了出气。

         陈玖儿被推倒在地,眼角挂着点点泪花。

         然而她不知道的是这一幕全被远处的两人看在眼里。

         书房内

         “王爷,怎么会这样?”何其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本王让你盯着就是想让你多学习多留个心眼。”连俞寒淡淡的开口。

         “王爷那接下来怎么办?”何其闻言点点头询问着。

         “静观其变。”连俞寒依旧淡淡的语气,至少他不着急动手。

         “什么?难道你不替王妃报仇了吗?”何其惊讶道,有些以为自己听错了。

         “报仇现在着什么急,若杀了她、颜儿就会安然无恙本王自然会这么做。”连俞寒回道,表情看不出的神秘。

         “好吧!”何其闻言默认了他的话。

         “去帮本王暗自查查影国所有阴历年出声的女子。”连俞寒犹豫了下淡淡的吩咐道。

         “王爷,这有什么用?”何其闻言好奇道。

         “何其,你不觉得你话好多吗?”连俞寒直接丢下一句便出了书房。

         “话多?”何其闻言暗自询问,接着便摇摇头走书房。

         后院

         “小姐,我们回房吧?这里风大。”小环看着幻颜坐在亭子都发呆一个时辰,不由的提议道。

         “小环我没事啦!”幻颜实在不明小环怎么突然变得反常,不紧寸步不离的跟着自己,就算喝水她也得先试用,她难免觉得她太小题大作了。

         “可是…小姐王爷会担心的。”

         小环淡淡的开口回道。

         “没事啦,难不成你还怕本王妃掉水里去啊?”幻颜闻言没好气道,就会拿俞王吓唬她。

         “是的。”小环诚实的回道,她想三年多前要不是她没有跟在身边,那么她家小姐也不会落水了,那也就不会有后来这些事情了。

         “…”幻颜闻言直接无语。

         这时连俞寒拿着一件粉纱披风走了过来。

         “王爷。”小环看见连俞寒的身影连忙行礼。

         连俞寒摆摆手示意她退下。

         小环见状连忙抬步离开了。

         “小环,你少拿他来骗你小姐我了。”幻颜闻言淡淡道,连头都没有回。

         连俞寒闻言摇摇头将披风披到她的肩上,然后伸出双手圈着她挨着她旁边而坐。

         “王爷……”幻颜心一颤,闻到熟悉的气息有些尴尬道。

         “嗯。”连俞寒答应道。

         “王爷你给颜儿服用的药丸是什么?难道颜儿还没有好?”幻颜想到这几日每晚服用的小小药丸发出疑问。

         “那是平常的补药而已,颜儿自然没有大碍了。”连俞寒闻言低声回道,心里划过一抹心痛。

         “哦,那颜儿是不是可以继续习武了?”幻颜闻言笑着问道。

         “等颜儿休息段时日在说吧。”连俞寒闻言皱邹眉头淡淡回道。

         “好吧!”幻颜点点头。

         “颜儿,本王恐怕不久后要出征了。”连俞寒低声说道。

         “什么时候?”幻颜闻言一怔,随即故作镇定的问道。

         “大概半个月之于吧。”连俞寒耐心的答道,他要是记得没错的话他不是早就提过了吗?敢情她只顾着跟他置气根本没有听进去。

         “嗯。”幻颜闻言掩住心底的失落点点头。

         “颜儿…本王不放心你。”连俞寒说出心底的想法,他是真的很不放心她的体内的毒。

         “怎么?王爷怕颜儿会见异思迁?还是疑情别恋啊?”幻颜闻言笑着调侃道。

         “不许胡说八道,本王是担心你的安全。”连俞寒闻言双手收紧,语气有些微怒。

         “颜儿说笑的。”幻颜看着连俞寒有些生气了,连忙讨好的解释道。

         “本王知道你不会。”连俞寒淡淡的回道,他相信她对自己的感情不会那么轻薄。

         “是吗?万一颜儿再一次失忆?变回了原来的幻颜了?”幻颜继续说道,其实她现在有他的陪伴已经不想回去了,但是她真的有些担心哪天万一她再有个意外什么的又穿了回去,虽然她也认为自己的想法有些狗血,但是经历过了这么想也是难免的(然而事实也确实告诉她,她的想法完全是多余的)。

         “那也是本王的王妃。”连俞寒自己回道。

         “可是她不一定是现在的颜儿啊?”幻颜闻言不满道'她发现心里好酸涩。

         “颜儿,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的,本王要的只是你。”连俞寒低声回道。

         “呵呵,嗯。”幻颜笑着点点头,便倚靠着他宽阔结实的胸膛享受着空气的温馨味道。

         夕阳西下,竹木小屋,翠竹林风一袭白衣高挑秀雅的身材,衣服是雪白色的上好丝绸,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冰蓝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他的头发墨黑,衬托出他发髻下珍珠白色脖颈的诗意光泽,只见手持一本书就更显得文质彬彬的時情味。

         然而事实却是相反,奚落翻看着手上的书,越翻越烦躁,最后直接用内力一震,碎碎的纸屑瞬间漫天飞舞。

         “该死,到底在哪里?”奚落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这几日他找遍了各种和药书有关的书文、经文、画纸,他几乎已经没有了耐心了,他都怀疑到底有没有这运星一说了,他陷入了久久地沉思…

         半个时辰后

         “哎。”他仰天长叹一口气,最终还是向小竹屋里走去…

         奚落一边品着茶点,一边翻看着书文,时间就这样渐渐地过去…

         在他翻了五千本书、文、画、后终于看到了在一张画上看到了一颗星星陨落的图画,于是他睁大眼睛仔细观察。

         以下内容如下:

         恐龙是能以后肢支撑身体直立行走的的一类动物,恐龙最早出现在三叠纪,灭亡于白垩纪所发生的中生代末白垩纪生物大灭绝事件。恐龙最终灭绝于新生代白垩纪古新世,它的灭亡传闻源于天上一颗小行星撞击陨落以至于…奚落在看到“小行星”三字时直接将其撕的粉碎,额头清筋暴起,他不记得自己有收集此类型的画纸,看着面前还有一大堆的文,他双眸一沉手一挥,所有书文便朝门口飞去…

         良久

         便站起身子正往外走,突然感觉到脚下的衣物,他低头一看双目一暗骂道“又是该死的文。”正欲一脚踢飞它…

         然而

         “运星”二字引入眼帘,他连忙收回脚,蹲下身子将其捡起,再次认真的观看起来。

         内容如下:

         运星是一个远古的传说,倘若真的有过也得看机缘,传闻运星乃是世间万物的精华形成的一颗闪亮的星星,每一千年一颗,缝阴历年便会出现在夜空,当感染到能吸收的血迹便会陨落进此人的身体,那么此人便会百毒不侵、一滴血迹就是解药,由于运星是阴气所以相配相融的必须是女子。而且此女子脚心会有一颗血色的星星。

         奚落看完后久久不能回神,犹豫了下便将文收进衣袖,他想:不管真假都的带去给他看看再做商讨…

         ------题外话------

         亲们怎么没多少人看了?跪求支持!谢谢大家!

         (文文纯属虚构,千万别太较真!)

         谢谢你们请多多点击,给陌陌一点信心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