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 醋味浓浓(二)
        “本王会记得王弟的”恩情“的!”连俞寒皱皱眉一把从连梓余的手里夺过幻颜,冷冷丟下一句便大步离去。

         连俞寒抱着幻颜绝尘而去,只留下满脸妖孽的连梓余在那里死死的盯着他们离开的方向,犹意未尽的嗅了嗅空气。

         小环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俞王府

         连俞寒脸色铁青的抱着幻颜一直从正院来到主卧房。然后走近软塌一把就将她丢了上去。

         小环见状连忙将脚步停在了房外,不敢在进入了,心里更是坎坷不安的,真的很担心王爷会责怪小姐。

         “唉哟。”幻颜轻呼一声,睁开朦胧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模糊脸庞用力的甩甩昏痛的头,彻底看清楚后不由得惊呼道“怎么是你?”说完往四周一看,片刻怔愣后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回府了,那么她是怎么回来的?想到这她再次向连俞寒望去。

         “醒没?越来越本事了,竟然还会饮酒了!”连俞寒冷冷道,语气有些怒气。

         “呵呵,偶尔饮一次酒没有关系吧?”幻颜假装没看见他的黑脸哈哈道,表情是无比的尴尬。她想:她怎么喝个酒还把自己喝醉了,这古代的酒果然够劲。

         “你有一个王妃的样子么?”连俞寒训斥道,他一想到连梓余那翻话就浑身的恼怒。

         “你凶什么凶啊!不过就是喝了酒么?你自己还不知道去了那里了,凭什么管我。”幻颜闻言火爆脾气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心想:她要不是去找他,至于会这样么?

         门外的小环见状满脸的担心,心想:完了,这下王爷和小姐怕是又要不愉快了。

         “幻颜你不要挑战本王的耐性。”连俞寒闻言脸色更是难看直接冷声道,明明是她的错竟然还理直气壮了起来。

         “连俞寒,你有耐性吗?本小姐还有脾气了。”幻颜听见他叫她的名字于是也很冲的脾气顶了回去。看着

         “你真是冥顽不化,不可理喻。”连俞寒看着张牙舞爪的幻颜嘴角抽搐,没好气道。

         “你才是蛮不讲理,冥顽不化了。”幻颜闻言脸色也不好了起来,直接从软塌上跳了下来。直接狠狠地回道。

         “本王不想跟你闹。”连俞寒淡淡回道,不打算和她闹不愉快。

         “你以为谁稀罕。”幻颜冷哼一声屑道,将头扭向一边,一副高傲的样子。

         “你不稀罕?本王更不稀罕?”连俞寒见状气结,附和她的话回道。何曾想过他也会有孩子气的脾气。

         幻颜闻言心情很不好,一个人跑了出去,小环刚想去追,哪想幻颜'几个闪身,就不见了踪影!?“王爷,你快去追王妃啊,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小环见幻颜不见了,便焦急的朝连俞寒喊到!

         ?“这丫头……真不让人省心!”连俞寒衣一拍脑门,叹了口气,随即也追了出去!

         ?幻颜越想越生气,脚步不由得加快,很快,就来到了一片树林,安静的林子里,有着轻轻的鸟鸣声,幻颜在林中散漫的走着,心里却是十分懊恼:“那个混蛋怎么还没来找我……难道他一点都不但我我吗?混蛋……大混蛋!”

         幻颜狠狠的踩着地上的树枝,发泄着心中的不满,突然,“咻”的一声轻响,幻颜脸色一变,身体蓦然向后一弯,弯腰的刹那,一支箭矢从幻颜额头上划过,射在了地上,接着又是一声轻响!

         幻颜虽然心惊,但是很快做出了反应,脚尖在地上一勾,一截枯树被她勾起,幻颜一把抓住枯树枝,回首一挥,一支箭矢被枯树枝挡开!

         脚尖轻轻一点,便跳到了一棵树上,后背紧紧靠着树干,幻颜呼吸急促,目光中却是冷漠如冰!

         “好身手……”不远处,传来了一个粗犷的男子的声音!

         “再好的身手,今天也难逃一死!”另一个人开口道,声音却是沙哑难听!

         幻颜心脏砰砰跳动,脑袋中念头飞速运转,思量着应对之法,从刚才那个粗犷的声音来看,那人内功定然十分深厚,想必武功极高,另一个人恐怕就是那射箭之人!

         幻颜目光一闪,手中枯树枝朝外一扔,便听见“咻”的一声,幻颜清楚的看到,自己扔出的那截枯树枝被一只箭矢射中,断成了两截!

         “好高明的箭术,这下可遭了!”幻颜额头冷汗渗出!

         “小心!”正在幻颜思量之际,背后传出一声带有磁性的男声,连梓余的身影突然从高空出现,他没有想到她竟然还会武功。

         “咻!”一支箭矢划破空气,转眼就来到了幻颜额头处。

         幻颜一惊,想要闪避已来不及,瞳孔一缩,幻颜急忙一个侧身闪出。“咔咔!”正当箭矢只差一寸就射中幻颜时,一颗小石头打偏了箭矢。

         他出手了,因站在树上,一个侧身导致重心不稳,幻颜一脚踩落空了,身体往地面掉去,想要借力缓住身形已不可能。

         只听见“咻”的一声,两支箭矢又是对着幻*来,连梓余见状脸一寒,飞身而出慌忙之余,幻颜瞥见射向自己的两支寒光闪闪的箭矢,心里想飞身躲避,无奈于身处半空无处借力。

         连梓余一个遁步双脚踏上飞去的箭矢,揽过幻颜的腰飞身上树枝站落。

         “你怎么在这里?”幻颜看着搂着她的连梓余询问道。

         然而,数枝箭如雨般向他们而来,幻颜错赫的瞪大的双眼,却忘了反应,连梓余见状双眸一沉抱着幻颜就在空中旋转着躲避着飞来的箭雨。

         这时一个人影飞跃而来,此人不是连俞寒又是谁?,见此壮况双眸一紧直接飞跃高空用极厚的内力挡着飞着来的箭矢,直见一支支箭头瞬间断裂。

         “撤。”再次传来了粗犷男子的声音,转眼就见几道黑影从丛林中消失。

         连梓余搂着幻颜落地,看着她有些受惊的愣神眼里划过一抹心疼。

         “咳咳…”连俞寒看着还依旧相拥的两人轻咳一声,表情装的风轻云淡。

         幻颜闻言反应过来连忙抽离连梓余的怀抱,用余光撇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连俞寒后,便将目光投向面前的男子微微一笑客气道“刚刚谢谢你救了我。”想到刚才的情形,她就有种去阎王殿走过一遭的感觉。

         “不客气,举手之劳。”连梓余笑着回答道,想到刚才的情形便假装询问道“你得罪什么人了么?”。

         “不知道。”幻颜直接回道,想到刚才的事情她也是心有余辜,更是不知道怎么回事。

         “以后注意点。”连梓余点点开口叮嘱道。

         “恩,谢谢西王爷了。”幻颜笑着点点头回道。

         “不客气,那我就先告辞了。”连梓余笑道,完全没有一点高端的架子。

         “恩恩。”幻颜闻言点点头回道,她就故意不理某人气死他。

         “呵呵。”连梓余对着幻颜笑笑作为回应随即转身离去。

         幻颜看着连梓余的身影越来越远,直接越过连俞寒,准备打道回府。

         然而

         “幻颜你和他什么关系?”连俞寒猛地拽住幻颜的胳膊凌厉道,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他感觉他心里的彷佛有什么要冲出胸口般难受。

         “哎哟!你弄疼我了,什么什么关系?”幻颜痛呼一声懵懂道。

         “本王问你和他什么关系?问你和他什么关联?为什么他要救你?”连俞寒双目哧红一片低吼道,彷佛气的不轻。他知道连梓余是不可能那么好心的。

         “什么关系?王爷不知道么?难道王爷认为他不该出手?就应该让颜儿身处陷镜?”幻颜闻言哦渐渐地明白过来,缓缓开口询问,双眸划过一抹失望,

         “呵,本王现在知道了,你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连俞寒冷笑一声放开了她,说出都话更是伤人。

         “什么?水性杨花?王爷你凭什么给颜儿安罪名?”幻颜闻言先是片刻怔愣随即反应过来反问道,语气亦如死灰,她没有想到这种时刻他不安慰自己不关心自己,反倒是指责她质问她还出言不逊的伤害她,她真的好失望好心痛。

         “本王真是瞎了眼才会让你做本王的妃。”连俞寒说出更伤人的话,他看着她可以随随便便和男子接触有说有笑他的心里就跟刀扎般难受。

         “什么?王爷后悔和颜儿成亲?王爷想下休书么?”幻颜闻言心里阵阵抽痛,却简装什么也不在乎的样子询问道。

         “后悔?哈哈哈哈。”连俞寒闻言大笑,他要是后悔他会来追她么?他要是后悔他干嘛要她?他要是后悔他干嘛要在乎?随即他恢复冷漠的表情淡淡道“随你怎么想。”。

         “呵呵,本小姐没空去想。”幻颜苦笑,淡淡回了一句,接着便迈起步伐越过他离去。

         连俞寒没有讲话,看着她远去的背影久久收不回视线,他竟然被她给丢下了,他是怎么了?为什么如此的失控?不是应该他先离去吗?

         俞王府

         “王妃。”仆人们看见幻颜的身影立马恭敬道。

         “恩。”幻颜淡淡点点回了一声,便直接越过她们,脸色依旧是气冲冲地。

         “小姐你回来了?”小环看见幻颜连忙开口道。

         “恩。”幻颜淡淡回了句,便直接进了主卧房。

         小环见状一头雾水,正欲走进去望望。

         然而

         只见幻颜手拎包袱出来了,步伐更是很快的向着府外而去。

         小环一头雾水的看着幻颜的举动,看着幻颜的身影出了俞王府腾的反应过来连忙追了出去。

         周边的侍卫仆人均是一副不明所以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