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俞王的回忆(七)
        俞王府乌烟瘴气,鸡飞狗跳,喧宾夺主,搅得人是不得安宁。

         “咯咯…”

         “嘎嘎…”

         “喵…喵…”

         “旺旺…”

         “……”

         “怎么回事?”连俞寒拉开门看着院里的鸡、鸭、狗、猪、猫等各种动物类皱眉询问道,一大早就被一些闲杂的声音给吵醒脸色是相当的难看。

         “回王爷,奴婢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仆人诚实回答道,她们也是一大早给吵醒的。

         “是啊我们也不知道!”侍卫均是摇摇头回答道。

         “王爷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别院到处都是动物,甚至还爬到了厢房里面。”陈玖儿从别院赶到正院询问着,后面是侍女小翠的身影。

         紧接着周淑然、亦颖莹等人带着侍女都从别院来到了正院,想探个究竟。

         连俞寒闻言脸色阴沉可怕…

         众人见状都不敢才发现声响。

         这时幻颜以一袭粉色的轻纱披帛从府外走了进来,后面是满脸紧张的小环。

         众人见状都将怀疑的目光投向幻颜身上。

         “嗨,真是热闹啊!这么多人,王爷你的王府真是朝气蓬勃,热闹非凡啊!怎么这是要来个人畜府宴吗?既然人畜共存,那王爷要不要给它们也封个王什么的?”幻颜满面笑容的朝着连俞寒笑道,边说还边用手指着院里的那些小动物,一副很是惹人喜欢的样子。

         小环在后面听着,心里一直为她家小姐提起了心,心想:小姐这次貌似动静太大了些了…

         “这是不是你弄的?”连俞寒冷冷询问到。

         “没有啊!它们可能是仰慕王爷的王府宽大明亮,或者是垂涎王爷的美色也说不定了。”幻颜一副不知情的模样望向连俞寒打趣的望回答道。

         众人闻言惊讶的瞪大双眼,何曾有人敢这样跟王爷讲过话?

         “王爷,肯定是这个幻颜公主在搞鬼,上次是踢玖儿下水企图谋害,现在又故意将这些牲畜弄到府中好搅得大家不得安宁。”陈玖儿双目一沉开口说道,心里是十分怀恨她让自己落水了,而她却安然无恙的站这里。

         “就是,王爷,这府中可从来没有过此状,这摆明就是人故意弄来的。”亦颖莹见状便附和道。

         而周淑然这次学聪明就,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沉默着。

         “你们都说是本公主做的,可否有证据?”幻颜直接开口询问。

         “叽叽…”

         “嘎嘎…”

         “旺旺…”

         “……”这时小动物有的在叫屑着四处乱窜,有的已经跑到了卧房厢房,更有的在院里里拉屎拉屎。

         “侍卫,全部给本王清理掉,都给本王散了,幻颜你出来。”连俞寒见状大吼一声吩咐道,最后看了眼幻颜,便迈步向着府外走去…

         幻颜闻言连忙屁颠颠的跟上去。

         小环没有继续跟上步伐,她想她跟上去了,王爷肯定又得大发雷霆了。

         侍卫反应过纷纷放下武器抓扑着小动物,那追着动物跑样子是相当的滑稽。

         仆人们见状都纷纷上前帮忙。

         此刻的府中可以说着凌乱一片,狼籍不堪一望。

         这时

         “叽叽…”一只鸡直接飞到了陈玖儿肩上“咕咚”拉了一炮屎。

         “哎呀!快走开。”陈玖儿一惊连忙一手拍掉鸡,紧接着狼狈逃离…

         小翠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呵呵,这就叫活该,亦颖妹妹我们走吧!”周淑然见状得意的笑笑对着旁边看呆的亦颖莹说道。

         “哦!好。”亦颖莹闻言反应过来点点头,接着便和周淑然相继离开…

         后面的侍女小玉和小香自是跟上步伐。

         府外

         幻颜看着前面的身影就默默跟着,突连俞寒顿住脚步,她就直接撞了上去。

         “哎哟!…你干嘛突然停下来?”幻颜痛呼一声,捂着鼻子抱怨道。

         “幻颜,你能不能消停一点,本王这是俞王府,是人住的地方,不是用来圈养牲畜的。”连俞寒转过头,气急败坏的说道。

         “啊?王爷颜儿也没有说你俞王府是圈养牲畜的地方啊!”幻颜笑着回道。

         “那你把那些牲畜弄来干什么?你以为这是你们相府啊?没有规矩、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可以弄,是谁给你的权利让你这么做的?”连俞寒看着幻颜那张无害的笑脸越发的生气。

         “颜儿这样还不是为了吸引你的注意力,好让你可以记得我!”幻颜看着连俞寒铁青的脸色小声嘀咕着。

         “你这样只会让本王更加厌烦。”连俞寒冷冷道,即便她声音再他还是听到了。

         幻颜闻言一阵怔愣,心里微微的酸涩…

         良久

         “抱歉,颜儿明天就回相府。”幻颜淡淡回道,说完便转身离去…

         连俞寒看着她较小的倩影渐渐远去,本以为她是真的有自知自觉,可谁想到,她虽然是回了相府,可是却时不时的来他府上闹腾一翻,只要他去了别院,那就是一定不的宁,就这样过去了大半年…直到上半年幻仪太后的宴会上,幻颜是把他连俞的脸面寒以及她相府的脸面、或者说是整个幻影国的国风都丢光了!

         今时是太后四十六岁的寿呈,皇帝整备办一场甚大的宫宴为他目后祝寿。

         连俞寒一早就赶到了皇宫,然而身边总是跟着一个甩也甩不掉的尾巴。

         “幻颜,你就不能本王远一些么?”连俞寒停下脚步不耐烦道,她缠了他这么久了,她不累他都累了。

         “不能,王爷不是要来给姑妈祝寿的吗?颜儿刚好顺道儿。”幻颜嘻皮笑脸回道。

         连俞寒闻言嘴角抽搐,没有在理她,径自转头加快步伐。

         幻颜见他步伐放快,便也加快了步伐,然而连俞寒越走越快她直接跟不上了,幻颜只好小跑着往上追去。

         宫里的宫女、太监、侍卫看着幻颜的举动都低下了头…假装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毕竟幻颜公主爱慕俞王爷在整个幻影国已经传开了。

         连俞寒看着后面跑上来的人影,眉头紧皱,随即一个遁步变消失了身影。

         “连俞寒咱们走着瞧!”幻颜见状气的直跺脚,无奈她没有轻功…

         御书房

         “咦?王弟在宫里还玩起了轻功!不过来的刚好,这是太史刚送来的茶,好像叫什么铁观音,尝尝吧!”连俞夜看着突然出现的连俞寒边说边亲手斟满了两杯茶,一杯留给自己,另一杯推到旁边的位置示意他坐下。

         “皇上把那丫头许配了吧!太缠人了。”连俞寒径自走到旁边的紫檀木椅坐下来满脸的不耐烦。

         “怎么王弟无奈了?这可不像你?”连俞夜闻言挑挑眉反问道,幻颜的事他自然他听说过,不过他倒认为他们十分相配,不过看他弟弟现在这幅气急败坏的模样,他反倒更好奇。

         “她都无法无天了!”连俞寒淡淡的回答一句便端起茶杯饮起了茶。

         “这样啊!王弟不如许给你吧?反正你也二十了,是该成亲了。”连俞夜径自扮演起了媒婆的角色。

         然而

         “噗…”连俞寒闻言直接将茶喷了出来,顺了口气后望向旁边笑得无比欠揍的男人冷冷道“皇上是想让臣弟折寿么?皇上大可把刘闲找回来便可。”他的语气很显然将幻颜视为了灾星,他实在不明这幻颜失忆后就移情别恋不说,还性格大变。他更是疑惑刘闲竟然接受不了事实而软弱到归隐山林。

         “哎…他们有缘无份,你们倒是相配。”连俞夜闻言叹息一声,直接又将话题转向连俞寒的身上。

         “…”连俞寒闻言直接无语放弃交谈,他发现话题一直围着自己转,显得特别的无趣…

         四个时辰后寿宴正式开始。

         太后以一袭华丽的妆容出现在寿宴大殿上坐到了最中间的席位,紧接着皇上、皇后、王爷、公主、郡主、妃子和众文武百官纷纷入席。

         连俞夜望向幻仪笑道“母后,儿臣望母后身体安康,另外还准备了歌舞为母后奏乐。”

         “恩恩。”幻仪闻言慈祥的点点头。

         “儿臣祝母后身心健康。”连俞寒也站起来说了一句。

         “恩!”幻仪点点头答应一声。

         “太后,梓余祝太后万事如意,福星高照。”连梓余便也开口祝贺道。

         “西康王有心了,难道轩王还未从情绪中释怀?”幻仪淡淡一笑询问道。

         “回太后,自从轩王妃去世,王兄就…”连梓余淡淡的回道。

         “哎,罢了,不提他…”幻仪叹息道。

         “恩!”连梓余点点头。

         “祝太后寿比南山…”

         “祝太后福如东海…”

         众人纷纷行礼。

         “哈哈,快起来,今日哀家开心,众官随意就好。”幻仪满面笑容道,心情愉悦。

         “恩恩,众爱卿不必拘束。”连俞夜点点头示意道。紧接着殿上歌舞响起。

         坐在席位上淡淡品尝着糕点,视线却一直盯着对面席位上的连俞寒,看着他平静的表情渐渐入迷。

         天湖蓝看着爱女那痴迷的目光,无奈的摇摇头。

         连俞寒自然也注意到了幻颜那追逐的目光,不过他并没有在意,只是淡淡品着美酒,彷佛周围的一切都于自己无关。

         幻颜看着突然心生一计,紧接着便大步向殿堂而去,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下她鼓起勇气大喊“本公主让众百官见证,本公主对俞王的一片真心,非君不可”

         场面顿时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