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被关进柴房(二)
        “母后,儿臣给你请安”连俞寒来到凤仙宫对着幻仪行了个礼。

         “快坐吧!颜儿了?”幻仪看着只有连俞寒一个人不由得问道。

         “颜儿有些累了,都怪儿臣,所以她才没有来看望母后”连俞寒坐下来说的意味明显。

         “呵呵,得多给她炖点补品给她补补,好给哀家生个王孙”幻仪一听很是开心的说道。

         “恩,那目后儿臣去皇兄那了?”连俞寒点点头站起来说着。

         “恩,去吧!”幻仪点点头连忙道,他能先来看望她这个母亲她已经相当满足了。

         “那儿臣告退”连俞寒再此行了个退礼转身离开风仙宫。

         幻仪看着连俞寒消失的背影,她感觉他变的好像有礼了些…想到这幻仪笑笑,她想事情要是能一直朝她想的方向发展就好了,毕竟过去十几年的他没想到他走进俞王府就看见这丫头盯着某处傻笑着他只是觉得奇怪就上前一看结果这丫头直接转头撞上了他的胸膛事情她希望他永远不会知道…想到这幻仪眼里闪过一抹担忧…

         御书房连俞夜坐着批着奏折旁边站着穿着太监服的刘闲脸色异常难看。

         连俞寒一进来就看见这副场景,他顿时眼睛一眯走近他们。

         “刘闲,你怎么在这?而且你身上…”连俞寒打量着刘闲忍不住询问,撇开幻颜他们还是关系不凡的师兄弟。

         “这得问你皇兄了”刘闲冷冷道,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在极力的控制。

         “呵呵,王弟,朕让刘闲当了贴身侍卫,终于这衣服当然是为了方便”连俞夜注视到刘闲那吃人的脸色尴尬的笑笑解释着。

         “不得不说这衣服挺适合你”连俞寒一听皱皱眉瞬间明白,他走近刘闲淡淡道看不任何情绪。

         “要不你试试”刘闲直接语气不好的回了过去。

         “那怎么行,本王才大婚如果当了太监,本王的王妃肯定得揪心了”连俞直接走向旁边坐了下来,故意的淡淡语气。

         “你…连俞寒…”刘闲一听心一痛彷佛被人揭开伤疤,直接气的指着连俞寒。

         连俞寒也一副挑衅的样子回视着他。

         连俞夜一头冷汗他这个王弟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看着两人针锋相对的场面汗毛直竖心想他们可别打起来。

         “王爷你别忘了幻颜只不过是失忆了,这没什么好炫耀的,她不恢复记忆自是好,如果她恢复记忆怕是会后悔做了你的王妃,当然刘闲只希望她幸福就好”刘闲瞬间冷静下来双手环胸,依然不输气势的缓缓说着。

         “那你就看着她幸福吧!”连俞寒淡淡说着没有再和刘闲对质,毕竟她的过去他不想提及。

         “行了,你们都不许再这样了,刘闲不是决定面对放下吗?怎么还这么不冷静,还有你好好对幻颜不要欺负她”连俞夜适当插嘴指责。

         刘闲和连俞寒互望一眼都撇开头沉默了下来。

         “颜儿怎么没跟你一起来?”连俞夜最先打破沉默他想连俞寒来宫里她怎么会没有跟来?这句话成功换回两人的注意力。

         “她被本王禁足了”连俞寒直接回道,他要不是心烦怎么会想到来宫里,他就是想先晾她几个时辰而已。

         “什么?”连俞夜和刘闲异口同声发出声响,表情都有些生气。

         “如果你们脸色好点的话,本王说不定会放了她”连俞寒看着他们这么关心幻颜心里一阵不爽,他又不会把她怎么样他们用的着反应这么异常么?

         “你敢威胁朕?”连俞夜一听脸色很是难看,他这个王弟竟然如此造次在他这个帝王面前自称本王,当然他在意的并非这些而是他把幻颜关了起来。

         “臣弟不敢”连俞寒懒洋洋的答道。

         “你为何要关她?”刘闲显然平静了下来,硬是将火气压了回去。

         “你们真是寄人忧天,我待会就回府放了她,你们以为我舍得关她?”连俞寒淡淡解释着,没有了冷硬态度,说完站起直接向御书房外离去,他想他的确该回去瞧瞧那丫头了他怎么可能真舍得关她三日饿她三日他也不过是一说,他本以为自己无情可是恰恰是相反,外人都以为他既冷酷又风流可是谁又知道这其中的隐情。

         “他好像变了”连俞夜摸摸下巴径自道,他想他这个弟弟刚才竟然称自己为“我”而且好像态度不在冷硬反而有一丝无奈的温度。

         刘闲没有讲话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幻颜在柴房都呆了两个时辰了,她是真的有些饿了,她没想到某人关了她这么久都不来看一眼,她想他不会真的打算关她三天吧!想着他们最近的甜蜜相处幻颜厥厥嘴暗道“他又不是书翻脸翻那么快”反正她是不会相信他会饿她三天的不然就等着给她收尸吧!她这么遐想着同时,小环已经提着篮子来到了柴房门外。

         “小姐,饿了吧!”小环好不容易从侍卫那里要来了钥匙然后去厨房找了些吃的。

         “小环你怎么进来的,难不成你是来救你家小姐我的”幻颜看见小环显得异常的兴奋,打开篮子看着里面的饭菜顿时一阵感动。

         “小环还是你待我最好啦!不像那个混蛋只会欺负我”幻颜说着便吃起饭菜来可饿死她了,幻颜想着那该死的生气就生气还一巴掌拍碎了桌子害她饿肚子她出去肯定找他算账。

         小环见幻颜用膳的样子心想这哪是在用膳啊!瞧她那咬牙切齿的吃法敢情像是把饭菜当成了王爷啊!小环顿时冒汗。

         “小姐你能不能和王爷这样,你得多撒娇,多跟王爷说好话,男子都喜欢温柔娴熟的女子,小姐知道淑女是什么样吗?”小环无奈提醒道,她家小姐脾气这么暴躁摆明只会自找苦吃嘛!

         “凭什么?他以为他了不起啊!以为本小姐非他不可,有本事让他杀了我”幻颜一听直接发火大叫,其实她心里或许听进去了,只是该死的淑女她总是做不来,怪不得有句古言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小环连忙捂住耳朵暗道当初是谁厚着脸皮硬要追着王爷还非他不嫁,但这话她只能在心里说,要不然这小姐又得发火了。

         “他了”幻颜放下碗筷淡淡询问着,她可不想在这里过夜。

         “王爷早就出去了”小环一边将碗筷收拾放进篮子里一边如实答道。

         “行了,小环你赶紧出去吧!”幻颜听后一阵失落对着小环淡淡道。

         “小姐,要不我们一起出去吧!王爷出府还让我好好照顾小姐了”小环提起篮子很想让小姐一块离开。

         “算了,他说让你照顾我,没有说放了我啊!你快出去吧!我没事的”幻颜听后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依旧催促小环离开。

         “那好吧!小环一会再来看小姐”小环只好先行离开将打开的门重新锁上。

         连俞寒一进府就看见小环提着个篮子灰头土脸的模样。

         “王爷”小环见着连俞寒的身影连忙把篮子藏在身后弱弱的低唤。

         “别藏了,她吃了吗?”连俞寒早消了怒气,不然他赶着回来还不是想放了她吗?

         “吃了,王爷这是柴房钥匙”小环一听显得很激动将钥匙拿出来递交给连俞寒就像看见活菩萨似的。

         “恩,你下去吧!”连俞寒点点头接过钥匙就向柴房而去。

         小环看着连俞寒的背影心里一阵兴奋心想这下小姐可以不用继续呆在柴房了,小环收回目光转头结果。

         “哎哟”小环柔柔发疼的鼻子向上一望一张熟悉的帅脸,还来不及欣赏小环只感觉头一晕什么从鼻子里流了出来。

         “喂,你没事吧?”何其连忙接住她紧张询问,看着她鼻子里流出两行血迹连忙抱起她向府外而去找郎中。他没想到他走进俞王府就看见这丫头盯着某处傻笑着,他只是觉得奇怪就上前一看结果这丫头直接转头撞上了他的胸膛,她未免也太柔弱了吧!撞上他的胸膛就华丽丽流血晕倒了…

         府里下人和门口侍卫只见何统领抱着小环跑了出去都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惊讶状。

         “这什么男人心胸狭窄,真应该让他去当太监”幻颜一手拿着一根柴棍狠狠地敲打着地板,嘴里嘀嘀咕咕着。

         走到柴房门前的连俞寒听见幻颜的话一头黑线,这女人竟然诅咒他当太监这么狠,还说他心胸狭窄,想到刘闲的太监服连俞寒连忙打了个冷颤,从门门缝里看见幻颜的样子气的彷佛还不轻,这只不过是个小小的惩罚,他想要是在严重点的话她岂不是要直接诅咒他上西天了。

         “是谁?”幻颜突然一顿感觉到外面有人,直接射向门外,毕竟她不会连么点警觉性都没有…

         “看来王妃在这柴房过的如此舒适”连俞寒打开柴房的门没想到他这么轻的步伐还是被她发现了,只是他有些疑惑一般不会武功之人是不会发现他刻意的隐藏。

         幻颜看着是连俞寒一改反常态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抓着他的衣服一把鼻子一把泪弄了连俞寒一身。

         “王爷,颜儿知道错了你就放了颜儿吧!”幻颜顿时大哭起来。

         连俞寒怔住这什么情况,这丫头不是应该张牙舞爪和他对抗的吗?怎么会哭了起来?听她一哭他心里也挺难受,他轻抚她的背安慰着。

         “本王放了你就是了,不要哭了,这么大个人了还哭也不害臊”连俞寒从来没有安慰过人,语气有些不自然,安慰的话变成了打趣。

         幻颜抽离开他的怀抱擦掉眼泪撇撇嘴“原来你们男人吃这套啊!”随即一屁股往地上一坐,望向连俞寒继续道“本妃住的太习惯了,简直无比的舒适”她才不会随便向他服软,她的字典里谁向谁低头就会一辈子受他的气,她必须处于上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