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四人行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幻颜看着蓝天晨光殉烂,不由的吟起一首诗来。

         “看来王妃好雅兴”连俞寒和何其的身影出现在俞王府正院。

         “王爷,何统领”小环看着急走过来的人连忙行了个礼。

         “恩”连俞寒点点头,何其也是笑笑。

         “王爷怎么对诗词也感兴趣,不如吟诗词一句如何?”幻颜笑笑直接让连俞寒陪她吟词做詩,谁叫她一个人这么无聊了。

         “好是好,只不过王妃难道不回门了吗?”连俞寒一副乐意奉陪的样子,他就不信他会输给一介女流。

         “放心吧!晚半个时辰也不为过,何统领小环都坐下来我们一起吧!”幻颜十分热情的邀请。

         何其和小环闻言只好坐下来,毕竟他们实在不可拒绝。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酒”幻颜最新出了声响。

         “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何其连忙也文言一句。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小环自然也道了一句。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连俞寒淡淡的声音响起。

         “风云变幻诚难测,日月星辰景万千,有网恢恢人共鉴,尘间何事敢瞒天”

         四人欢快的吟詩作对好不愉悦。

         一钟头后,四人出现在了相府。

         “颜儿,被我们宠坏了,王爷可得多担待,”膳桌上天湖蓝看着幻颜依旧往常的妆容不免道。

         “舅娘,是本王允许颜儿如以往一样妆容便可,”连俞寒看着天湖蓝对幻颜的打量便知晓她指的什么。

         “呵呵,这样啊!”天湖蓝笑笑没在说什么,看这王爷如此维护爱女她很是欣慰。

         “来,俞王何统领我们畅饮一翻”幻霖显得异常兴奋。

         “好”连俞寒将玉杯酒水一饮而尽任由下人继续斟满。

         “丞相在下敬您一杯”何其见状也举着酒杯客套着,他实在是弄不他们回门干嘛非得拽着他也来。

         “好好”幻霖自然也饮起来更加显示了他心情美好。

         看着他们如此温馨,天湖蓝,幻颜和小环三人用过膳自觉地退场。

         房中

         “颜儿,你有没有和王爷…”天湖蓝实在不放心有些难已启齿打探着。

         “有没有什么?”幻颜听着天湖蓝的话语很是奇怪。

         “小姐夫人是问你和王爷有没有洞房”小环本想直接替小姐回答但是她难免尴尬,所以她在幻颜耳边低声提醒,说完脸就微微红了。

         “娘亲,你怎么问这种事情”幻颜听完小环的话有些汗颜,那有娘问女儿这方面的事她也不自觉地羞红了脸。

         “哈哈,不问了,没想到颜儿也会如此害羞”天湖蓝见状自然明了心里也就放心了些。

         “娘亲可有想颜儿了,颜儿不在娘亲身边,娘亲可得好好照顾自己和爹爹”幻颜结束尴尬话题便和天湖蓝联络母女情深。

         “知道了,颜儿想回来便回来多住几日”天湖蓝笑笑摸摸幻颜的发丝。

         “好,娘亲若想颜儿便可去俞王府看望颜儿”幻颜点点头对着天湖蓝说道。

         两人就这样聊着家常…

         “小翠,我要去佛山烧香,去准备一下”陈玖儿一袭金色绸缎装饰的很是华丽。

         “好”小翠闻言连忙照着去做。

         几个钟头后幻颜,连俞寒,何其和小环告别相府。

         “娘亲爹爹我们走了”幻颜等人上了马车,幻颜对着相府大门的天湖蓝和幻霖道别。

         “恩,快走吧!”天湖蓝和幻霖慈爱的点点头,看着马车远去的影迹,幻霖和天湖蓝互有默契的相视一笑。

         “王爷不会就想这样打道回府吧?”幻颜看着面前面无表情却依旧神采奕奕不失俊帅的男子。

         “难不成王妃还想回相府小住?”连俞寒淡淡道。

         “你们酒量还真是好”幻颜想着他们都饮了那么多酒水却依旧是面不改色,自从刘闲出现后就没有在叫幻颜为颜儿了,脸色更是又回到了从前这点幻颜已经见怪不怪。

         “王妃过奖了”连俞寒依旧冷冷冰冰的语气。

         何其和小环都很好地在旁边没有吱声,只是这气氛有些压抑…

         “小厮去最繁荣的街道”幻颜没有理会连俞寒的脸色掀起帘对驾马车的小厮吩咐道。

         “这”小厮听后不知道如何是好,顿时停下马车转头望向连俞寒。

         幻颜见状一头黑线敢情她这王妃是一点权利也无。

         “听王妃的”连俞寒看了幻颜一眼缓缓开口。

         “遵命”小厮一听顿时大呵一声转身愉快的驾马。

         幻颜无语心想你丫的那日遇刺咋没有这气魄。

         一会儿幻颜等人下了马车,幻颜饶有兴趣的欣赏着这繁荣热闹的街巷。

         单单是这四方街车水马龙,就有着无限的乐趣。

         幻颜看着街道上并有形形色色的各种人物。官员们骑了马,前呼后拥,在人丛中穿过;妇人则坐了小轿。在这纷纷扰扰熙熙攘攘之间,有人挑担,有人卖着胭脂首饰,有人驾车。有各种不同样式的车。有人使船,也有人出来游逛,在城门口路旁凭着栏杆悠闲地看水。

         这古代的街道倒是显了几分热闹,不似现代。若现代的街道是身着高贵衣衫的公主,这古代的街道便是小家碧玉了。或许她是呆在那现代的时间久了些,看到这街道心底涌出了好奇了,想着来此三年竟然没有很好地参观一翻,心里有丝遗憾…

         街道上很繁华,秩序很好,不会发生很是讨厌的吵闹声,只有小伙计们的呦喝声和脸上带喜庆的笑容,以及那些夫人们挑拣那些美丽衣衫的娇笑。

         “小姐真是热闹啊!”小环看着周围的景象也被吸引。

         “小环走我们去那边”幻颜直接牵起小环来到水边。

         幻颜瞬间想着夏日时,若在晚上,漫步在这古老的街道上,脚踏青石板上,再望着皎洁的月光射在青石板路上,在倒映在两旁古老的建筑上,在这一刹那,白天的热闹和夏天一丝的燥热瞬间化为乌有。哗啦的流水声,这种感觉寂静又热闹,这种感受胜过北方夏夜的凉爽感觉。

         “小姐有木筏耶”小环兴奋高呼看着桥下的水上面漂泊着几条木筏更有人在上面坐着很是遐意。

         连俞寒和何其看着她们兴奋的样子缓缓走近。

         “想不想坐”幻颜对着小环问道,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划船哦。

         “恩恩”小环诚实的点点头她确实想啊!

         “小姐,香好啦”佛山大殿里小翠将点好的香递交到自己主子面前。

         “恩,小翠你先出去,记得茶言观色”陈玖儿接过对着小翠低身提醒。

         “明白”小翠点点头便退了外去。

         “找我什么事”陈玖儿插好香淡淡的声音响起,对背后突然出现的人一点也没有好奇。

         “不错,有警觉还知道我出现了”连梓于淡淡一笑将披风帽子缓缓拿下,一张放大的俊脸乍现。

         “西康王什么事?”陈玖儿转过身望向面前的男子媚眼一笑。

         “你也知道幻颜做了王妃我那还有什么希望,至于俞王府很平静,而且玖儿并没有发现他身体的异样,他确实和幻颜圆房了而且最后都没有来过别院”陈玖儿虽然不知道西康王干嘛让她关注这些但是她还是如实回答。

         “是吗?继续观察,本王警告你可别做了什么蠢事坏了本王的好事…”连梓于听了陈玖儿的话眸色有丝变化,淡淡警告转眼消失在大殿。

         面前人消失后陈玖儿直接改变脸色,她生平最讨厌被别人利用…

         静静地湖面上幻颜和小环一个条木筏,而连俞寒黑着脸色和何其一条木筏。

         “王爷你怎么不划?颜儿是觉得吧!何统领和小环孤男寡女怎可同乘一条木伐了,所以王爷绝对不会是为了这点小事置气吧?”幻颜开心的握着手中的木把划了起来,她看着旁边木筏上连俞寒黑着脸直坐着,她不禁想到刚才他本是要和自己一个木筏时自己拉了小环而来,她想他不会为这个吧!幻颜询问着。

         何其一听幻颜的话差点掉到水里,他可没忘那日是谁还暗示他们来着现在却说出如此道理,他着实认为这王妃肯定故意的看他面前某人的脸色便知。

         “王妃言之有理”连俞寒说的咬牙切齿,他发现这丫头总是有本事气到他。

         “既然这样那王爷何统领我们比赛看谁先到那里”幻颜没有在意连俞寒的态度,指了指湖畔的另一头说着就和小环一前一后的划着木罢把,只见木筏缓缓前行…

         连俞寒和何其见状也连忙拾起木把划着,只是几个来回木筏在周围泛起涟漪来回转圈就是不见前移…

         “何其你搞什么?”连俞寒停了下来瞪着面前的何其。

         “王爷我…”何其显的很无辜他只知道知道打仗哪会这个啊?

         “算了,你丢下别动”连俞寒看着幻颜已经去了老远,连忙让何其丢下自个划了起来几下功夫下来木筏也前行了起来。

         何其乐的清闲观赏着周边的环境。

         幻颜看着连俞寒划着的木筏追了上来连忙加快手中的速度。

         连俞寒见状也不甘示弱的追了上去,他们就这这样一追一赶得到达了湖畔的另一头。

         此时连俞寒早已满头大汗,但是他感觉从未有过的愉悦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