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寻找侍女
        连俞寒先是一头雾水随即脸一黑,敢情这这女人是在耍自己玩,难道她就不怕吗?答案早己明显,她还悠然自得的坐在了脏兮兮的地板上一点淑女的样子都没有,连俞寒见此脸色由黑变得铁青。

         “既然王妃这么习惯,那就住着吧!”冷冷地语气讲完就欲离开。

         “你不要丢下我,我怕黑”幻颜见他要走连忙站起来拽着他的胳膊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她可是一点儿也不想在这里过夜啊!说不定到了晚上还会有老鼠虫子什么的,想到这幻颜心里就麻嘶嘶的。

         “还胡闹不?”连俞寒将她往怀里一带,淡淡询问他终究是心软了,接着没等她回答直接拥着她走出柴房然后一个遁步飞上了房顶。

         “你下次再胡闹本王就把你从这里扔下去”连俞寒对着怀里的幻颜厉声警告,接着便放开了她径自在房顶坐了下来,脸上有着不一样的神采。

         “哇,你这轻功怎么练成的,好棒哦”幻颜站在房顶显得异常兴奋,她笑眯眯的问着接着靠近连俞寒坐下,她想她要是学会了这轻功内力回去肯定成一大传奇人物,幻颜陷入到无尽的遐想中完全没有在意连俞寒刚才的警告威胁。

         连俞寒一听忍耐着平息怒火,他告诉自己别跟她一般见识,他怕他会直接给她一掌拍飞她,他想这丫头脑子不正常不然怎么没有听见自己的话?一次次挑战他的底线…

         “就这样炼成的”平静下来的连俞寒没好气地回了句,便将视线转向别方一副不想在理会她的样子。

         幻颜见状也觉得自己有些任性了便不再胡闹了,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个道理她还是懂得,幻颜看着连俞寒双眸注视着远方她从他身上感觉到一种落寞的味道,幻颜瞬间疑惑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情绪?难道他有什么伤心事?幻颜顿时也安静的坐着。

         “相公,若是有一天颜儿消失了,你会找颜儿么?”幻颜低声询问,她说着无比真心的话语,表情平静心里却在颤抖着想知道他的答案。

         “不会”连俞寒被身边这细小的嗓音唤回思绪,他直接回答道,他想若告诉她这一切她也不可能站在自己的身边,找回来又有何用他们注定不能携手一生,不过刚才她那一声“相公”叫的他心猛地颤动一下。

         “那你为何娶颜儿?”幻颜听着他绝决的两字心里一阵刺痛,嘴角扬起一抹自嘲淡淡的询问,她想他既然没有爱爱她又何必娶她了。

         “颜儿不离开,本王不就不用去找了”连俞寒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随便找个搪塞的理由,直接扭转话题。

         幻颜听后沉默起来,她发现她真的不了解他,更是不敢奢望他会许她一世温情…

         连俞寒没有在讲话只是安静的拥着她,他发现他在一点点改变,他心开始软了,竟然瞬间有了放弃的念头,这个想法很快的否认,不…他不能,即便会失去她,会让她恨他,他也如此,爱在他心里注定是太奢侈的东西,他天生无情无爱无心…自然不会产生怜悯,他的眼里什么都装不下,在他的心里只有仇恨,想到这连俞寒眸子一冷手渐渐收紧…

         “哎哟”寒星城肩上突然的力度让她叫出了声。

         连俞寒见状连忙松手,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你下手太狠了”幻颜从连俞寒怀里抽离柔柔发疼的肩膀,顿时委屈眼里有了盈盈泪花,她想她有这么惹他烦么?至于他下手这么重。

         “对不起,本王不是故意的”连俞寒看着幻颜娇娇欲滴的模样,有些生硬的道歉。

         幻颜听后没有讲话重新安静的趴进他的怀里,她多么希望时间能停留在此刻,让她感受着他的气息他的存在,幻颜缓缓地眯起双眸一副享受的样子…

         连俞寒依然拥着她的香肩,见她如此沉迷的模样他片刻的迷茫,说实在的他心有不忍他不想伤害她,可是他别无选择,他望着她绝美的容颜突然眸光一沉想到“红颜祸水”便将目光从她脸上移开,心里虽然冷了几分但还是注意到了自己的手劲以防再捏痛她,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轻轻拥着她感受着这片刻的温馨,但是这种感觉会让他沉醉…

         将军府膳桌上坐着三个男人,三个女人和两个孩子。

         倾贤望着膳桌上那个空了很长时间的位置,心里五味杂恋,心里想着这个逆子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父亲,小弟就那个个性,相信过一断时间就会好啦!”倾欣然一眼便知父亲的心里,连忙安慰着。

         “是啊!父亲,别想了用膳吧!”倾源流点点头也附和着,并且细心的给父亲夹了些菜。

         “老爷,别气了,回头妾身说他”王雨嫣一副温柔的语气对着夫君倾闲说着,她也不明白小儿轻性月怎么如此顽固。

         “夫人莫操心,老夫就不信他还一辈子不回来”倾贤见着妻儿的相劝心情顿时好了很多,他一发言桌上的人都不敢接话,特别是林星,薛源都是一副规矩婉约的模样,她们平时除了伺候夫君就是照顾小孩,典型的贤妻良母。

         倾贤看着大儿子和二儿子都已成家有了子嗣,根本不用他操心,想着小儿子倾星月整天都不回府在江湖游荡,他不免犯愁无奈叹息,想他敌站沙场二十年却管不住他的儿子。

         “你们怎么有空来我这?”倾星月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人,说着又径自倒了两杯三杯茶,将其中两杯放到幻颜和连俞寒面前。

         “上好的绿茶”倾星月说着端起自己面前那杯品尝了起来。

         “你该成婚了”连俞寒端起来同样品尝了起来,说出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你别自己成亲了,也逼上了别人”倾星月没有想到连俞寒会说这么一句,顿时没好气道,他想他心仪的女子就在眼前,他还没有愈合了,至少目前他不想成亲。

         “你帮我画一张画”幻颜没有喝那杯所谓的绿茶直接插嘴道,找不到小环她心里很是焦急。

         “不会是画你吧?”倾星月放下茶杯淡淡问道,他知道自己画的最多的就是她了,画得他已经不想再画了。

         “她的侍女不见了”连俞寒直接打破倾星月的幻想,他也不知道那个何其把人拐哪去了?他们从房顶下来就听下人说何其把小环抱走了,结果他们等了三个钟头也没见他们回来,而她的王妃直接要出府寻人,他不得不答应她,很显然那个小环在她心中的确胜过他这个夫君。

         “哦”倾星月听后似懂非懂的取来笔墨径自画了起来,毕竟幻颜的侍女他见过数次。

         不一会儿功夫此画完成。

         “哇,不愧是大将军的儿子真是画的杉杉如生,谢了,”幻颜拿着手中的画把倾星月称赞了一番快速转身离去。

         连俞寒见状连忙放下茶杯跟了上去。

         倾星月看着他们匆匆离开的背影翻翻白眼,他的画功好管他老子什么事?这么想着瞬间想到他们是要找人于是追了出去。

         “请问你有没有见过画中之人?”

         “请问你有没有见过画中之人?”幻颜来到街道上拜并没有听从连俞寒的建议将画贴出,而是自己亲自拉着一个人又一个人询问着。

         连俞寒和倾星月一头黑线的看着幻颜拿着一张画在街道上疯狂的拉着每个行走的人问着,看着她如此不雅的行为,倾星月和连俞寒都觉得这要是说出是公主王妃的身份谁会信…

         “好了,不用找了”连俞寒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把拽过她淡淡的提醒。

         “找不到怎么办?”在幻颜问了那么多人都没有结果后她有些且丧。

         “我们回去再等,放心吧!有何其没事的”连俞寒淡淡的安抚着,他心里也确实没有丝毫担心,毕竟自己的下属他很放心。

         “好吧!”幻颜终于妥协,找了这么久天都快黑了,她也有些累了,以先前对何其多印象她可以确定他是个好人,想到这幻颜也安静来下来。

         “那我们先回府了”连俞寒见幻颜终于平静下来转过身对着一旁的倾星月说道。

         “恩,我也回茶楼了”倾星月摆摆手示意他们赶紧回去了。

         “恩”连俞寒点点头拥着幻颜离去。

         倾星月无奈摇摇头也转身向着自己的茶楼而去…

         小环睁开眼睛自觉地揉揉发疼的头,她想起自己好像是撞到人了然后就晕了,小环看着周围的陌生环境正在疑惑知迹门开了。

         “喝了,你已经睡了一个下午了”何其将药递到小环面前,语气有些不耐烦,他没想到她这一昏直接天都黑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好心竟然没有离开还守着她。

         “我应该没事了,我们回府吧!”小环听后一阵脸红,接过药放在一旁根本没打算喝它,她想她睡了一下午小姐肯定担心死了,说着便下塌穿好鞋,要知道她最怕的就是喝药了。

         “坐好”何其见状皱皱眉轻轻按下小环警告着,接着便端起旁边那碗药用勺子盛起放在嘴边轻吹了下,然后递到小环嘴巴。

         “张嘴”何其一副命令的口气,但是动作极其轻柔,他没有想到这丫头竟然不想吃药,看着她清秀的五官,他暗自觉得她还是蛮可爱的。

         小环被这人突然的反应有些吓到,只好红着脸乖乖张嘴将那一勺勺的药给喝了,小环看着面前英俊的男子隐约可以听到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

         “我们改回府了”何其喂完小环最后一勺药,他放下碗淡淡说着。

         “恩”小环闻言连连点头。

         小环和何其出了客栈看着外面一片漆黑,小环顿时感觉无措,想必天已经有些晚了,

         “没事,我们走吧”何其看出身边之人的丝丝惊慌,于是自觉地牵起她的手缓缓的在黑夜中漫步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