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刘闲的出现
        御书房中一个玉树临风仪表堂堂的刚毅男子突然出现。

         “这么快就来了”连俞夜放下手中的笔墨笑容满面的看着面前熟悉的男子。

         “找我有什么事?”刘闲直接开门见山他很是好奇这皇帝师兄把他招到宫里所谓何事。

         “刘闲你也知道西康王和轩王狼心勃勃,朕当然是来让师弟保护朕了”连俞夜淡淡说出自己的用意当然这只是一部分,他总不能让他永远隐归山林解不开心结吧!

         “保护,皇上你还需要在下保护?”刘闲显然不是很相信,至少先不说这皇上武功不错而且他身边有这么多人用的着他么?他本来是不想再问江湖之事的,可是谁叫对方不光是他师兄还是皇帝,他就算再不想来也还是来了,难道他注定还是的选择面对她么?刘闲心里如流血般疼痛着。

         “刘闲啊!朕确实需要你,而且你难道不知道逃避解决不了问题么?难道你归隐山林不再过问江湖你就真的开心?你就真的释然?”连俞夜很是认真的样子,他多么希望好兄弟能脱离情海毕竟这种事他们都始料未及,要说就真的只能说他们是有缘无份。

         “你为什么要给他们赐婚?”刘闲即便再不想提及那些伤口,但是他现在也不得不接受她以为人妇的事实,也注定了他的那个她不会再回来了,刘闲叹息露出痛苦的神情即便三年他依旧不能释怀。

         “对不起”连俞夜见好兄弟这么问他唯有这一句。

         “算了,反正她已经不是她,或许他们是真的相配”刘闲说的风轻云淡只有他自己知道心里那份苦涩的感觉。

         “那你愿意留下来了吗?”连俞夜继续询问着眼里都是期待。

         “你是皇上难道我还抗旨不成?”刘闲没好气道,他有说不的权利么?

         “既然这样你就暂时在朕身边当个刘公公吧!这样又可以隐藏身份又方便”连俞夜点点津津有味地说着。

         “公公?太监?”刘闲一听咬牙切齿这家伙还能在损点么?竟然让他装个太监整天在宫里转悠他感觉到男人的尊严十分被打击。

         “呵呵,实在是抱歉,但是这样的身份才最安全而且也很方便”连俞夜有些尴尬的笑笑继续说着刚才的话。

         “好,反正你是皇帝你说了算,我有事先走了”刘闲没好气道,说完就一个个飞跃从窗口跃了出去,直接飞上了皇宫房顶快速离去。

         连俞夜无奈摇摇头也站起来离开了御书房,他得去看看她的皇后气消没。

         安宁宫连夜夜一身龙袍缓缓走近不料一个物体直接飞了过来,连俞夜眼疾手快接住了横飞而来的绣花枕。

         “你来干什么?”辰依儿直接语气不好道,想着早前太后幻仪的话和某人的应付她就憋了一肚子怨气。

         早前是这样的,幻仪和辰依儿连俞夜一起用膳,太后幻仪看了看辰依儿淡淡道“皇后你都怀孕了就不要老时留着皇上”这句话幻仪说的很轻。

         辰依儿当时一听很是气愤正要反妥时,而连夜夜却来了一句让她更生气的话。

         “母后,儿臣会去后宫的”连俞夜当初为了不必要的纠纷径应了太后幻仪的话。

         而辰依儿当时一听直接气冲冲的离开了席位回到了寝宫。

         “怎么?还为晨时之事生气?”连俞夜淡笑着拿着绣花枕走近床头的辰依儿。

         “皇上”旁边的宫女连忙行礼。

         “下去吧!”连俞夜招招手纷纷退下。

         “哼,你不是想去后宫吗?”辰依儿见他还是来了她的寝宫心情好了许多。

         “依儿,你也知道朕那是为了安抚母后,而且朕说后宫但并未说去那啊!而且朕除了皇后这那也不想去”连俞夜放下枕头无奈解释着,这女人吃起味来还真是让人难以招驾。

         “那你什么时候解散后宫?”辰依儿态度也好了起来,但还是问着心里的问题。

         “依儿你给朕时间,朕答应的就一定会做到,答应朕以后不要和母后对质了,你看你怀有身孕生气多伤身,相信母后总有一天会成全我们的”连俞夜拉着辰依儿的手语重深长道,他真的很希望他最爱的人能互相理解和平相处。

         “恩”辰依儿看着连俞夜有些愁帐的表情笑着点头答应。

         连俞夜看见他的皇后终于有了笑颜心里也愉悦起来。

         三年前

         “颜儿,我是刘闲你还记得我吗?”都说幻颜失忆了他怎么也不相信她会忘了他。

         “你是谁啊?”幻颜虽然听过了小环说她有一个很相爱的恋人,但是此幻颜非彼幻颜所以她不会承认的。

         “真的忘了吗?颜儿为什么?”刘闲很少是痛苦的低语。

         “对不起我真的想不起来”幻颜要怎么说她不是她她想就算说了他们也不会相信所有她只好装失忆了。

         “颜儿那你还记得这里吗?”刘闲不想就这样任由她把自己忘了,所以带她去各种他们去过的地方试图让幻颜恢复记忆。

         “这是那啊!好美啊!”幻颜看着周边的花草湖畔风景很是吸引。

         “你没有想到什么?”刘闲抱也期待的询问,要知道这个美丽的地方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也是他们定情的地方,她还为它取了个名字叫花情湖。

         “没有”幻颜摇摇头她是真的不知道这啥地方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来过。

         “没关系,我们再去别的地方”刘闲细心给幻颜几讲着同时也是在安慰着自己。

         “这里了?有没有印象?以前我们经常来骑马”刘闲将幻颜带到一片绿林询问着。

         “不知道”幻颜直接摇摇头,她之所以会跟着他到处跑只是想让他对自己死心而已,因为她不是他的幻颜怎么会想起他来,她也很怀疑那个真正的幻颜去了哪里?她想这个答案无从得知有可能跟她一样穿越了。

         接着一年的时间他们都去了很多地方幻颜都是看着这个帅气的男子一次次的期望一次次的失望,最后他们干脆成了好朋友,这是幻颜对刘闲的定义。

         直至一年前幻颜突然对夜逸风的心动,刘闲不得不放弃以至于默默消失。

         寒星城看着消失一年的刘闲突然出现她有些意外同时也有些无奈。

         “怎么,不欢迎?”刘闲望着面前依旧美丽照人的熟悉女子细心询问。

         “欢迎,当然欢迎”幻颜邪魅一笑,她想说的是他要是不出现的话她根本就想不起他来,但是她觉得这话有点伤人所以没有脱口而出。

         “你怎么舍得出来了?”连俞寒不喜欢被他们忽视冷冷地插嘴。

         “王爷难道我就不能下山”刘闲不甘示弱的回击,意思是脚在我自己身上我当然想去哪就去哪。

         空气中是浓浓的火花。

         “咳咳”王爷刘闲来到府上做客你身为王爷难道不应该欢迎吗?“幻颜尴尬的咳嗽一声淡淡道,试图缓解他们的气氛,她想他们本来是同门的师兄弟现在干嘛要这样跟敌人似地。

         ”是吗?看来王妃可是很希望我们二人的恩爱生活被外人打扰了?“连俞寒改变了原来冰冷的脸色,双眸盯着幻颜一脸柔情道。

         ”呵呵,王爷有些言重了“幻颜笑笑,看着连俞寒突然的言语突然的改变,她敢肯定他是故意。

         ”王爷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温柔了?“刘闲语气中有些嘲讽,看着他们的互动心里一抹揪心的疼痛。

         ”本王一向热情只是这些刘闲你是没有机会看见的“连俞寒双眸看向刘闲明显的挑衅。

         幻颜翻翻白眼,他热情她怎么不知道…

         ”呵呵,王爷,王妃那在下就不打扰你们了?“刘闲淡淡的语气眸光刻意在幻颜脸上停留数秒,直接两袖清风离去,他只要看着她幸福便可。

         ”哎“幻颜看着刘闲落寞的背影叹息加无奈的摇摇头,她想她当初怎么就不能到一个没有这马子事的女子身上了,然而这些都不是她可以选择的。

         ”怎么?王妃很遗憾?“连俞寒心里很不是滋味脸色自然也好不到那里去,这些时日的好心情直接因为刚才出现的人变得烦躁起来。

         ”遗憾什么?“幻颜看着某人又是王妃来王妃去的,感到莫名其妙。

         ”王妃你是真的失忆了吗?本王甚是怀疑,从没有听过失忆会改变一个人的性格而且还会移情别恋?“连俞寒冷冷地语气有着些许讽刺,或许他并不想说这些,但是话脱口而出收也收不回来。

         小环在一边看着,心想完了王爷和王妃怕是又要不愉快了,说实话对于幻颜和刘闲之间小环也是疑惑,她也没有想到小姐竟然没有一点想起来的迹象。

         ”不然王爷以为了?“幻颜直接反问讽刺回去,她不是幻颜当然没有失忆也没有改变性格一说。

         ”本王怎么会知道王妃的缜密心思“连俞寒淡淡丢下一句充其意味的话转身离去。

         ”神经病,小环你说他是不是荷尔蒙失调?“幻颜看着某人潇潇洒洒的背影气愤的骂了一句便转向旁边的小环,都没有发现某处的一个人影悄然离开。

         ”什么?“小环懵了很显然理解不了自家小姐的奇怪话语。

         ”没什么,回房“幻颜淡淡道不想解释,说着就迈起了步伐原本快乐的心情此刻犹如乌云密布。

         小环看着幻颜背影只好摇摇头连忙跟了上去。

         别院

         ”刘闲“陈玖儿听丫鬟说完先前连俞寒和幻颜不和的一暮,她听出了里面的重要人物眸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嘴角是大大的笑意只不过这笑让人冷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