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被关进柴房
        黑暗的密室里两个穿着穿着黑衣的男子相继而座,最上方的男子一身幽绿的长袍微眯双眼给人一种淡泊宁静的感觉…

         “王兄,他竟然没有中毒迹象”一黑衣男子淡淡的开口眸子显得异样奇怪。

         “怎么会这样?”另一黑衣男子率先露出惊讶的表情。

         “消息准确吗?”幽绿长袍的男子猛地睁开双眼眸中散发的幽暗的光芒,但是依旧淡淡的语气让人看不出情绪…

         “玖儿观察的很仔细,并且他与幻颜都…要不是没有中毒又怎么会?”黑衣男子意味明显。

         “有可能是他解毒了,要不然他别院那些女人怎么说?而且他以前不是经常在别院吗?”另一黑衣男子发表自己的见解,他可没忘曾见过他发毒的样子,只不过…

         “这种毒是无药可解的,你不知道?”黑衣男子转头望向身边的男子悠悠的开口。

         另一黑衣男子闻言哑然失色,的确他知道这种毒无药可解不然他们干嘛要往连俞寒身上下,当然他们的目的就是要让他受着泛滥的生活最后痛苦而死,想到这眸子里是一丝恨意。

         “行了,活许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幽绿长袍男子打断他们仍然淡淡的嗓音。

         “什么可能?”听见声响两个黑衣男子顿时互有默契的一齐将视线投向前方发出疑问。

         “幻颜公主有可能被他利用成了工具”幽绿长袍男子说着眸光闪闪彷佛这些话不是从自己口中而出。

         “什么?王兄这没可能,你忘了他是不能碰干净女子的,难不成他自寻思路?,”黑衣男子直接否掉前方男子的想法,想到幻颜那倾城姿色心里微微荡漾…

         “幻颜公主,?不就是影国的第一公主传闻三年前性格大变一年前追着俞王到处跑的奇葩女子,听说她可是大胆之举前前后后闹了很多笑话”旁边的黑衣男子缓缓讲着至于本人他还真没有见过…

         “恩,是的她现在已经是俞王妃了”黑衣男子淡淡道,说出这句话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得郁闷。

         “既然她如此失态那就有可能不是你所谓的…”幽绿长袍服男子适当的再次打断他们的话,眸子同时也不再是平淡如水而是深深的意味。

         “我让玖儿继续留意了”黑衣男子回道,忽略着心里那么不舒服的感觉。

         “看来我们的努力我们的计划了,好啦我帮里事情较多先退下了”另一黑衣男子说着直接站起来阔步离去…

         “你也回去吧!多加小心”幽绿长袍男子看着某人消失在黑暗的身影影对面前的黑衣男子淡淡的语气,显示出微微丝丝的关心。

         “恩,王兄也是多加保重”黑衣男子站起来说完也大步离去…

         此时幽绿长袍的男子眸子里全是森森笑意…

         这这个早晨东方欲晓,万物初醒,空气清醒…幻颜一袭白色轻纱披头散发漫步在后院的花园旁,不得说她此刻的装扮实在有些…

         “小环这花好美”幻颜看着那形形色色朵朵绽放的花朵上面还滚动着清澈的点点的露珠,显得生机勃勃,徐徐如生,富有活力般惟妙惟肖…

         “小姐,我们该去用膳了”小环提醒着,不免看了眼那些花朵的确很美,看来她家小姐很喜欢花以前在相府就一直守在荷花池旁。

         “恩”幻颜闻言点点头,其实她并不喜欢花因为再美也只有短暂的时光…幻颜移开目光向着前院而去…

         小环连忙跟上幻颜的步伐她怎么感觉她家小姐走的这么快,而且她想说的是应该先回房让小姐换件衣服疏洗一番再去前院用膳的然而幻颜已朝前院而去…

         连俞寒坐在膳桌上正郁闷幻颜怎么还没来,然而一抹白色倩影翩翩而来,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她那曼妙的身段,连俞寒脸越来越黑。

         “怎么太漂亮了?”幻颜直接坐到他的对面一脸笑容自恋道。

         小环相继而坐一脸黑线暗骂她家小姐怎么这么不自觉没看见王爷的脸色都变了吗?小环连忙低下头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她想王爷肯定会怪罪她没有给小姐装扮好…

         果然

         “小环虽然你不算丫鬟,但是你既然是王妃的侍女就必须尽好本分特别注意王妃的仪容”连俞寒淡淡提醒,他看着幻颜那一头明显没有疏理的青丝和身上少的轻飘的衣物他敢断定她只穿了一件里衣…想着一般良家女子都是里外三层,这反倒好她恐怕连外面的轻纱也没有几件吧?连俞寒的脸色直接变的铁青。

         “王爷,小环知道了”小环虽然无奈但还是连忙点头认错…

         “王爷你干嘛怪小环?不是王爷说颜儿可以不用疏发簪像以往便好的吗?”幻颜脸色也直接不好了起来,这丫头竟然说她不注意依然,她望望自己上下也没有露出什么她顿时觉得窝火…

         “本王有说让你这么披头散发,穿的这么轻巧似女鬼般出现在王府,”连俞寒冷冷地语气有些指责意味,她是他的王妃他是说过她可以不用那么严肃的妆容,可也没让她如此轻浮的有*份,想着晚上休息时她里面连肚兜裹胸都没有穿就穿了里衣他就一阵不爽,现在她穿成这样他不得不想到她里面有可能…

         “你才是女鬼,本小姐哪里穿得轻巧了?本小姐穿了肚兜的”幻颜一听直接怒气腾腾的站起将筷子子扔出多远掉落在地发出“叮咛”一声响直接碎成两截,她披个头发算什么?现在又不冷而且她虽然脱掉了一件里衣但是也刻意穿了肚兜的,他竟然说她穿得轻巧像个女鬼她能不生气吗?

         这话一出周围气氛凝固都没有想到这王妃会说出这么不文雅的话…

         小环一听差点跌倒她想这下完了…

         连俞寒见她如此不雅行为不雅言语,脸色铁青,他想还有什么话是不敢说的。

         “去捡起来”连俞寒脸色似结冰似地寒冷对着幻颜厉声道。

         “我去捡就好”小环连忙站起来弱弱的说道。

         “凭什么?就不捡”幻颜一把拉开小环以昂高气质的姿势瞪着连俞寒没有一丝畏惧,有的全是不服输的倔强。

         连俞寒看着如此傲气禀然的模样,忍耐到了极限,气的用内力一掌拍在膳桌上,桌上瞬间破裂连同食物盘子掉了一地发出“叮咚”的声响,地上已是一片狼藉。

         小环自觉拉着幻颜地往后退心想这下是真的完了…

         周围下人连忙吓得低下头都怕牵扯到自己。

         “来人将王妃关到柴房,饿她三天”连俞寒冷冷道,他就不信治不了她,既然已经嫁进他俞王府,他就不能任由她胡闹非的改改她那不知天高地厚的脾气。

         听见连俞寒的命令立马来了两个侍卫虽然犹豫了下但还是听从命令将幻颜押了起来。

         小环见状很是紧张可是她又不敢出声生怕再次惹怒王爷。

         “连俞寒,你有种,王八蛋,我诅咒你”幻颜被人扣住挣扎着双目恶狠狠的瞪着连俞寒气急得口不则言的大骂。

         “押下去”连俞寒一听脸色铁青毫不留情道。

         看着被押的王妃还这么大骂着王爷,下们人更是不敢出声。

         “放开我”见侍卫扣着她往外走幻颜开始大力挣扎着。

         “王妃多有得罪但是这是王爷的命令,求王妃不要为难我们”一侍卫淡淡说道,他没想到这个王妃力气竟然这么大他险些抓不住。

         “放开,我自己会走”幻颜安静下来大叫一声,侍卫都被这如此嗓音震到自觉放开了手。

         幻颜最后狠狠瞪了连俞寒一眼转头自觉往外走,侍卫见状连忙跟上步伐。

         幻颜走了几步脸色瞬间难看,她没想到这时也能看见她讨厌的人,看着缓缓而来的陈玖儿幻颜继续超前走一副没看见的样子。

         “咦,王妃妹妹这是怎么了?难道失宠了?”陈玖儿假意关心询问嘲讽意味明显,一见便知状况她可不会放过打击她的机会。

         “本王妃就算失宠也比你这个只会暖床的工具强多了”幻颜直接嘲讽回去,想到这个女人以前被自己一脚踢下水的样子她就后悔自己以前太仁慈了些,不然她怎么还会有机会在这嘲讽自己,但是在怎么样自己好歹是王妃总比她这个无名无份的强多了吧!

         “王妃”侍卫一听脸色微变他们没想到这个王妃竟然如此不害臊讲出这么露骨的话,连忙提醒生怕她在讲出什么来。

         幻颜也不想和这个陈玖儿继续纠缠听见了侍卫的呼唤直接迈步而去…

         望着幻颜的背影陈玖儿眼里有了恨意,气的在原地直跺脚,她发誓一定不会让这个幻颜好过的。

         “小姐,我们还去前院吗?”小翠看着自家主子气成这样小心的询问着。

         “不去了”陈玖儿丢下去转身离去,想就知道现在王爷心情如何,她才不会这时候去碰刀口子。

         小翠见自家主子转身而去连忙跟上去…

         前院良久的平静。

         “好好照顾王妃”连俞寒看了小环一眼淡淡道,没等她回答就站起直接向王府外而去…

         见王爷离去下人也都呼了一口气

         小环也松了一口气,她虽然弄不懂这王爷的意思,但是刚刚那句话意思就是她是可以去看小姐的,这说明王爷生气归生气也还是在乎小姐的不由得小环也放心了下来…

         幻颜进了柴房侍卫锁门离开了,幻颜显的很无语嘀咕着“这什么人嘛说翻脸就翻脸”她记得上次明明还相处那么愉快,幻颜看着周围黑漆漆脏兮兮一片她嫌弃的撇撇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