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死局
    穆老脸色一沉,语气却也平静,“兆掌柜果然实力惊人,这么快就破了老朽的布设的画卷!”

     “那是当然,不像你这个被碎了灵的废人,我等修为多多少少都还在增长着!”兆管事的语气满含讥讽:“只是不知,青阁堂堂的前阁主,如今还剩下几分实力!”

     “自是不及兆掌柜你了。”穆老随着也冷笑了声,转手摸出一网兜状的东西,瞬间往自己和柳江身上一罩。

     转眼,原地形成了一道半径两米多、高三米的白色茧状物体,将穆老和柳江二人包在了其中。

     寒螟索?兆管事看着眼前的茧子,脸色一变,寒螟索的资料瞬间在心头过了一遍,然后抬手现出一口玉脂瓶,神念激发下,瓶口处瞬间喷吐出了淡蓝色的火焰。火光从拇指粗细的瓶口喷出后,瞬间膨胀了何止千倍,熊熊的烈焰将茧子包围其中。

     烈焰扑打在茧子上面,反而激起了寒螟索发出了一股股更为浓烈的寒意,茧子的表面渐渐凝结出了一层冰霜。就这样整整灼烧了半刻钟,茧子丝毫未损,而且从茧子里面隐约出来了讥讽的话语。

     “呀,刚刚还冷的直哆嗦,没想到就有人送火来了!你是个雪中送炭的大好人,谢谢哦!”

     兆管事脸色真的变得难堪了,之前在灵山前兜转好几圈,浪费了半个时辰,再加上自己赶路的将近一个时辰,算一算界壁的神罚雷光差不多也要消退了。再想到,那九个飞行之物中,明面上的就有枣核船这一飞行利器,想来赶超到灵山来的时间,也就半个时辰多一些而已,再预留自己逃走的时间……兆管事的脸色阴沉不定,最终仿佛做出了什么决定。

     此时围观的人数缓缓的逼近了六百万之数,可以说昊天域内近半的正统修士都围观着这场直播,许多没有资格观看的小势力,有如此长时间的缓冲之下,在许下种种承诺后,也都纷纷举教去了较大的势力出观看。更有很多散修,或凭关系,或耍手段,寻得了一处处观看的场所。

     这场围观的消息,更被域内修士们疯传,因为天之垂青,因为许多大能的出现,更因为主角是一个修行不足一年的练气期修士,种种噱头下,被人们癔想出来的好处早已超出了其实际可能产生的好处,甚至这场直播被好多人称作“通天之视”。

     “什么啊?好不容易等到大能的出现,结果一个躲到乌龟壳里,另一个却在外边束手无策!”

     “心急什么?传言中,十数位大能正在赶往战场的途中。”

     “要说起来,这青艺倒也不错,虽然可能不如丹艺、器艺等来钱那么快,但它也是一条炼心的路,更能形成专属青宝!”

     “得了吧,三十年后的定艺大会后,青艺还是不是修行二十七艺尚且两说。这可是一门真正需要偏门天分的修行之艺。“

     “哐哐哐,众师兄弟们且听好,此时对战的双方为珍宝阁的大能兆宏彦和青阁前阁主穆束,一方器修大能常赋多宝之名,一方灵修大能旧伤未愈。来来来,兆大能对穆伤残,胜十五赔一,负一赔五十,平就庄家通吃了!”

     ……

     兆管事收起了玉脂瓶,转而郑重的取出了一方翠绿的琉璃盏,掀开盖在盏上的那方晦涩状黑布后,露出的是一枚鸭蛋大小的赤红色珠子,没了黑布的遮盖后,原本色彩黯淡的珠子逐渐飞起,并冒出一道道的光芒。【零↑九△小↓說△網】很快的,半空中一道兽影被珠子散发的光芒勾勒出来,龙头、鹿角、虎背、马蹄、牛尾,竟是麒麟状。

     “天哪,竟是传说中的麒麟果!”

     “他想做什么?那可是麒麟果,看样子应该属于火运的麒麟果,价值简直惊人,莫非他要……”

     “暴殄天物!杀鸡牛刀!鼠目寸光!我,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愧素有多宝之称的兆大能!”

     “我只能说兆大能的心太大了!牺牲麒麟果,去换天倾物,佩服!”

     ……

     兆掌柜的一个动作,再次引爆了围观的修士。

     浮在半空的麒麟果,在兆管事的催动下,瞬间爆裂开来,喷发的火光转眼将那光芒勾勒的兽影填充实了。

     吼~

     这真是一道火红火红的麒麟兽,组成其的火焰早已返璞归真,颜色如同普通薪柴燃烧出的凡火一般,平淡无奇却自有一番韵味。麒麟兽仰天一声嘶吼后,都不用兆管事的指挥,就仿佛火与寒的自然相斥相吸,直扑那道寒螟索围做的茧子。

     火光与寒气相互碰撞,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响,转而引发了一声声剧烈的爆炸,茧子自然被震的颤动、形变,隐约中,爆炸声里夹杂着柳江骂娘的声响。

     当麒麟果被兆管事取出时,穆老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算了算,距离约定的时间尚差半个时辰,但穆老知道,寒螟索绝对支撑不了这么长时间了。

     再转头,看到柳江那一脸恼怒的样子,穆老心里涌起了一分怜意,这就是命,非你所愿,却引出了各方窥探的势力,天倾之物更是在你藏身之处暴露后出世,真是身有厚福奈何薄命啊!

     穆老那异样的目光,柳江丝毫没注意到,此时茧子被火光炸的四处凹陷,不时贴在自己身上的茧壁,有的冰寒刺骨,有的烈火焚身,这两种感觉夹杂着从身体上冒出,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刺激的柳江都快高潮了。

     不过一刻钟,茧子终于不堪重负,轰然巨响炸成了无数片,吸引着火光随之四分五裂而去。

     “小子,保命要紧!事不可为,一定要尽早献上那祸端。”穆老此时的身形单薄如纸,脸色苍白无力,浑身的灵力早已全都榨出,用于支撑寒螟索维持的更久些,如今茧子已碎,穆老的这道画身自然也到了消散的时候。

     “穆老……”柳江被这道爆炸波及的身体,正在乳黄色的光芒中修复,可耳听穆老画身的‘遗言’,眼看着其一点点的散作星光,柳江的双眼忍不住的蒙起了一层雾气。

     兆掌柜看着穆老那消散的身影,眼底闪过一道怨毒,自然的将这笔账记在了心里,等到这件事了,定然要让青阁赔偿那枚麒麟果的损失。再抬手,兆掌柜的手上多了一把绑着弯勾的锁链,挥手抛出后,锁链死死的将柳江全身缠住,那弯勾的一抹寒芒紧贴在柳江的喉咙处,隐隐散发着嗜血的腥气。

     “将那混沌兽卵交出来吧!”兆掌柜牙齿有些磕碰,“老夫保证给你留个全尸!”

     感受着脖子处的寒意,柳江终于意识到了现在的将死之境,一时脑袋竟有些空白,隐约听到对方说的全尸的话,顿时悲从心生,豆大的眼泪滴滴落下。血冠鹤就算没有受伤也不是这老头的对手,唯一肯来救自己的穆老已经消散在了空气里,想来也不会再有人来救自己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柳江突然传出了一阵大笑,左右是个死,为什么还需要卑躬屈膝?那就像个男人一样死去吧!

     柳江双眼一闭,脑袋往前一压,瞬间脖子一道寒意略过,瞬间一道思绪升起,‘妈的好疼’,然后昏迷了过去。

     兆管事的脸拉的好长,看着对方脑袋落地便无声的消融了,无头的躯体在一道乳黄色的光芒里,脑袋逐渐的长出。兆管事万没想到,自己威胁的话语,竟起了逆反作用,看着对方正在恢复身体,内心真是吃了屎一样难受,这山神在古神体系里,也素有打不死的小强之称。

     兆掌柜心底一阵发狠,再抬手,掌心旋出了三十六柄牙签大小的精巧小剑,挥手间,这三十六柄小剑在空中舞出了一道道美妙的图案,更是从柳江的肉身上削下了一缕缕的血肉。

     灵山罩来的乳黄色光芒更胜了几分,灵山上的植物成片成片的枯萎倒地,就连那株近两千丈高的万年凡植,也被波及后枯黄伏地。

     半刻钟植物将要死寂,一刻半钟灵山厚土灵气就会枯竭!兆管事在心底估算了下,加上破掉寒螟索那一刻多钟,自己寻找混沌兽卵并逃离的时间只剩一刻钟的时间,这是一个接近危险的时间节点。

     就在兆管事心底算计着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异响。

     “咯呵呵呵呵~”

     这道很诡异的笑声,兆管事听着特别耳熟,很快便反应了过来,是那红纱鬼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