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老奸巨猾
    看着眼前男子原本高大壮硕的身体,如今竟瘦若枯槁,柳江满脸的惊悚。【零↑九△小↓說△網】这哪里是自己印象中那仙气十足的鹤?这分明是吸血**的蝙蝠啊!

     “嫣儿…嫣儿…”

     男子虽已倒地不醒,但语气微弱沙哑,一遍遍的呼唤着‘媛儿’二字,字里行间透漏着的是满满的深情,听得柳江都有些起鸡皮疙瘩了。

     尼玛,要死的人了,临了还撒了一波狗粮,秀什么深情?当老子没有女人?柳江小袖一甩,抬头45度仰角,想我山神新秀小白玉也曾在红尘炼心,不光有个貌美如花的媳妇,还有个古灵精怪的女儿!

     我媳妇叫什么名字来着,柳江突然愣住了,这位严格意义上的前任媳妇,自己以为这辈子都忘不了的一位内心坚韧强悍的女子,如今竟想不起她的名字,就连她的面容也模糊成了一团,只记得她爱穿的那件橘黄色外套。

     还有自己的女儿,每每自己喊出‘玲儿玲儿,玲儿响叮当’的话后,对方蹦蹦跳跳的从房间角落跑出的样子竟也成了一团模糊的幻影。

     自己重生了多久?三个月,五个月,十个月?

     柳江已经记不清楚了,但感觉这不足一年的重生时光,竟比自己上一世二三十年加起来都厚重的多,厚重到自己现在很少去记起车祸之前的时光。

     一时间,柳江的内心陷入了惆怅,耳听着男子还在低声喊着嫣儿,心头一股邪火冒出,冲上近前抬脚狠踹了几脚。

     柳江几脚下去,没发现对方的异常,反倒自己的右腿反震的有点麻,便停了下来。算了算了,柳江奋力举起了棍子又悻悻的放下了。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五好四有新青年,柳江感觉自己做人还是保留些底线的,趁着别人昏迷下黑手的做法,明显不符合自己伟光正的形象!

     还是埋了种花吧,阳光温暖!柳江面带笑意,抬手将男子陷入地下,挪到那万年凡植的根下,顺带滴上一滴泉水便不再管了。【零↑九△小↓說△網】

     “这肖白玉好残忍的手法,他如此频频的将敌人身体种花,实在是辱人太甚!”

     “就是就是,人头落地不过碗大的疤,这肖白玉的心性何其歹毒!”

     “赞同,反正我要是知道自己会被埋了种花,死了也要再爬起来与他拼命!”

     “师兄弟们眼界不妨在放的远一些,对敌人心狠一些怎么都是可以原谅的,毕竟你死我亡的危机下,发泄一番也无不可!更何况,埋得都是男的,倘若是女的也被埋掉,那就……”

     “嘿嘿嘿,有理有理!男的埋了就埋了,女的可万万不能埋!”

     “师兄们,你们,你们讨论的是什么?”

     “你们好坏哦,师姐听得都羞红了双颊,忍不住拿小拳拳捶你们的胸口哦~”

     ……

     血冠鹤那团血雾,又维持了近一刻钟后,才逐渐消散,然后血冠鹤瘫软在地的样子吓坏了柳江和宝石蟹。在仔细检查了一番,发现其只是脱力后,柳江忍不住松了口气,把宝石蟹扔到自己头顶,然后双手抱着血冠鹤的一侧,一闪身来到了山府之中。

     山府内的灵气自然要比外面的浓的多,所以血冠鹤那瘫软的身体一震,然后艰难的睁开了双眼。

     喔~喔喔~

     吱吱~

     喔~

     柳江听得有些挠头了,自己身为一方山神,竟听不懂山内灵兽的语言,真是让人羞愧脸红。但没办法,自己现在的实力不够、境界不到,暂时还无法“解锁”这项神通。

     索性,宝石蟹身为巡山之兽,通过灵山这道联系,柳江还是能将宝石蟹对自己表达的意思理解个七八分。

     “什么,它想躺到后山的山洞里?”柳江惊讶的表情很快变成了了然,毕竟那可是紫品仙茸,曾经自己灵山上品阶最高的宝贝,换成自己,只要还剩一口气,死也要看护在那旁边。

     柳江扶着血冠鹤,一个闪身来到了后山那个方圆上百平米的山洞。

     血冠鹤一睁眼,看到变得如此宽广的洞穴,明显楞了下。

     喔~喔~

     虽然山洞变得让血冠鹤有些认不出,但摆放在正中的那三株仙茸,还是让血冠鹤的眼神里露出了喜色,勉强提起一点力气,挥舞几下翅膀,竟作势将柳江往外赶。

     尼玛,柳江忍不住吐槽了句,竟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要是图你的仙茸,早在你昏迷的时候给你霍霍了!再说,自己可是坐拥混沌兽卵的男人,谁还看的上你的仙茸?我看的上!柳江鄙夷的疑问刚冒出,瞬间自己又肯定了这份贪念,怎么说自己这山神也是隶属仙庭的一员,以后万一能得到一道“仙气”,也能蕴养一株仙茸出来!

     这些柳江也就心里想想,没好意思都直接吐槽出来,谁让自己刚刚被其救了一命呢?柳江悻悻的离开了。

     ……

     此时,沉塘海的域界处,兆管事这六位大能身边,竟再次多出了三人,而四艘飞船、枣核船、大剑和灯笼处,也是多了两艘飞船和一头巨大的异兽。

     几位大能之人,因为害怕天倾之物提前出世,终于失去了耐性,相互暗语协商后,一场混乱正式掀开。

     虽然昊天域一方是域内势力最为强悍的一方禁军,奈何人数只有区区一千人,而且除了首领是大能修为外,其他人大都在凝元和孕灵之间,在其他几方大能带领的势力下,一时只能勉力维持阵型不散。

     那十个飞行的宝物,四个配合大能压制禁军,剩还有五个纷纷围聚在一起,试探着破开域界。

     轰然几声巨响,表面光滑的域界,竟起了几道波澜。

     看着方法有用后,大剑上的修士们脸上浮现了喜色,再次运转剑决,配合着脚下的大剑斩出凌冽的剑弧。

     其他几方势力击打在域界上的攻势都如石沉大海般,一时间只能看着大剑出挥出的一道道剑痕,对于拥有切割灵气这种高深莫测的能力,他们忍不住对剑修一方投去了羡慕的神色。

     大剑的剑光,看起来晦涩无比,却透露着凌厉的锐意,仿佛这一剑斩下,那星空都要被切开一道缝隙。

     域界在大剑的攻势下,平静的表面开始涟漪不止,很快上面便出现了一层蜘蛛网状的裂纹,如同重拳击打过的车窗。

     禁军的首领,在指挥交战间,一直注意着对方攻击域界的举动,当发现域界竟出乎意料的出现了裂痕,内心一阵沉重,忍不住睚眦欲裂的高喊道:“尔等如此犯我昊天域,这是要置吾昊天大帝于何地?置大周天帝于何地?尔等这是作乱!”

     没人理会首领的咆哮,禁军依然被死死的压制在原地。

     波的一声轻响,那网状的裂痕处出现了一个小洞,大剑上的修士们脸上不禁大喜,刚想唤回自己的师叔时,眼前突然一花。

     要说老奸巨猾,还是首推珍宝阁的兆掌柜,不论是与禁军的战斗,还是破除域界的行动,兆管事一方的其他修士都在其暗示下,在一旁划水。当域界露出一个小洞时,时刻准备着的兆管事,飞身上船、驾舟硬闯,飞船急剧缩小,瞬间如同拉伸成了一道光线钻了进去。

     整套动作在兆管事的手底一气呵成,其他人眼前一花后,域界外便失去了珍宝阁一方的身影。

     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刺激,域界在飞船闯入后,那破损之处瞬间愈合,整个域界的墙体更是抖动不休,一道道青白色的细小雷电,在界壁上此起彼伏般游动着。

     “老匹夫!”“无耻!”“羞与为伍!”“竟将我等当做了踏脚石!哼,再见面,定让你饮血与吾等剑下!”

     看着界壁上的惊人变化,众人的脸色无比难堪,一阵阵咒骂更是大声传出。原本商量好的,等破出的洞口大些,众势力一起进入,若是被抢先一步倒还是小事,关键是他越境的动作过激,竟刺激到了界壁,众人要等界壁静止下来,估计一时半会是不可能了。

     这万一让珍宝阁的拔了头筹……剩下的众势力真是越想越恨,相信此时若是兆掌柜出现在他们面前,肯定会被一通乱拳打成肉渣。

     而就在众人懊恼之际,那红纱鬼笼却突然飞出,贴近到了界壁旁。

     “她要做什么?”人们看着灯笼那诡异的动作,心底一阵惊疑不定,要知道刚刚针对禁军和域界的行动,她们可是都没参加的。

     灯笼的动作快到了极致,旁人只看到一阵光影闪动后,那原来破损的界壁处竟如时光倒流般,电光逐渐消退,小洞渐渐露出。

     什么?剩下大能们看着这有如回天一般的力量,忍不住色变,然后突然醒悟后,架起飞行宝物准备跟随其后。

     可当大能架着飞行宝物堪堪启动时,才发现界壁外灯笼如一道幻影消散在空气中,再看界壁上电光四溢,哪里还有什么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