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神游开个挂
    当悟和墨展开生死对决的时候,持续处于受伤和修复状态的柳江,不堪重负的心神,清醒的承受着非人的剧痛,就连想要昏过去都做不到。在这种煎熬中,每一秒对于柳江来说,就好像一个世纪,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柳江的心神逐渐承受不住,几近疯狂的时候,困住心神的囚笼仿佛出现了一丝细小的豁口,而柳江在求生的压力之下,对着那细微的豁口撞了过去,也不记得撞击了多少次,只记得轰然一声巨响后,自己的心神终于有些昏迷的感觉。

     “小兄弟,醒一醒。小兄弟,小兄弟,新来的吧?”

     一道低沉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天边传来,柳江意识很混沌,一阵阵的眩晕感袭来,强行挣扎了很久才睁开双眼。

     当意识逐渐清醒,一道疑问升起后,柳江才注意到,原来自己躺在一片狼藉的草地上,身周几米方圆内,被自己压倒的绿草和掀起的黄泥四散在旁边。这是在做梦吗?柳江下意识的伸手抓了一把潮湿的泥土。

     我这是在哪里?刚刚不是悟和墨二人突然袭进灵山,自己在一合之内被打翻在地,然后就是无尽的痛苦…嘶,回想到那剧痛,柳江忍不住深吸了口气,缓缓的站直了身体。

     “小兄弟,回过神来吗?”

     这道声音突然在耳边乍响,然后就看到一只宽大多毛的手掌在自己眼前晃动了几下,柳江心底一惊,下意识的双臂交叉护在胸前,抬眼看到的一幕让柳江楞在当场。

     妖…妖怪…

     此时,柳江身前不远处,伸出多毛手掌的竟是一头长着羊头的类人形生物,其身高超过两米半,身披一件树叶层层叠起的衣衫,露出的体表长满了洁白卷曲的长毛。最奇特的便是那一颗标准的盘羊脑袋,脸型狭长,倒三角形的鼻子下,U形的嘴巴咧的老长,也就那一抹胡须修剪的美观之极,头顶拳头粗细的两只螺旋状羊角冲天而起,竖起的两只耳朵在头顶的毛发遮盖下,不显起眼。唯一正常的地方,就是那四肢与人类无异。

     听到柳江口说妖怪,羊人长脸拉的奇长无比,长方形的瞳孔眯成了一条缝,一脸不善的盯着柳江,随即竟大嘴张开,嘴角一道口水潺潺流出,对着柳江一脸淫相靠了过来。

     啊啊啊啊……

     柳江的第一反应就是,妖怪要吃人了,连滚带爬的开始逃跑。

     “好了,阿昌,不要闹了!”。

     就在柳江一脸惊悚的往后退时,旁边的树林里在此传来了一道嘶哑的声音。

     “无聊嘛,就当找点乐子。还说我是妖怪,也不看看自己的模样,我要是羊妖,你就是猴妖!”被唤作阿昌的羊人,一抹嘴角的口水,凶恶的脸相转眼变成乐呵的笑脸,嘀嘀咕咕的拐进了树林里。

     “放松放松,不要紧张。我叫阿荣,你是这批新召来的嘛?我好像没看过你?”

     当看到眼前出现的另一道身影时,柳江再次楞在当场,自己这是掉进妖怪窝里了吗?

     走到柳江面前的,是一位鸡首人,不过一米半的身躯略显娇小,除了四肢,其他部分都是槽点。首先,身上片衣不存,全靠那一身鲜红、华丽的羽毛遮盖着,身后更拖着一条半米余长的尾巴。当然,最惊悚的依然是头颅,巴掌长的巨喙、乌黑有神的双眼,还有那鲜红如血的鸡冠。

     “我…我不是…”柳江看着对方,自来熟般揽过自己的双肩,绞尽脑汁的思考怎么应付对方。

     “我懂,我懂!想当年,荣哥也是过来人。不过,今天二公主不会出来巡视了,快快随我去锻兵场吧!”阿荣乌黑透圆的眼睛眨巴眨,一副过来人的样子,拉着柳江就往树林里去。

     哧~呵~哈~嘿~

     一阵嘈杂的喊号声,有小转大,逐渐传入柳江的耳里,而此时的柳江才恍然感觉出,自己现在这具身体的不凡之处,在林间闪转腾挪间,十几里的路程也就四五分钟就跑完了,更关键的是,自己一路跑来,感觉体内一股继续大力奔跑的欲望蠢蠢欲动着,身体在这风驰电闪中竟有种酣畅淋漓的快感。

     直到被阿荣一把拽住,柳江才恍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巨大的空地面前,而阿荣刚刚的动作正是阻止了自己越过空地护栏的行动。

     “走正门!”

     柳江也不挣扎,随着对方的牵引,慢步移向左边,顺便,抬眼观察场地内的景象。

     哧~呵~哈~嘿~

     一道道呼和的声响,正是从里面传出,而喊出话语的,不出所料的就是一群“兽人”!

     一眼看不到边的场地内,间隔立着许多树桩,数目几百上千的妖怪在其间大力挥舞着棍子。

     羊、狗、鸡、鹿、马、牛……

     柳江数了数,光认识的就七八样了,更别说还有很多模样古怪,柳江认不出来的。

     等等,原本被这一大堆妖怪震得心惊肉跳的柳江发现,场内注意到自己二人的兽人们,将目光投过来时,只是从自己身上一扫而过,更多的是将一种崇拜的目光投向阿荣。再联想到,之前那羊妖还称呼自己为猴妖,柳江的眼睛左右转了转,轻吁了口气,原来自己也是“兽人”的一员。

     “百长,怎么劳烦你亲自押送回来了?放心,我会好好收拾他的!”

     柳江刚被引到正门前时。一只硕大的猪头出现在了眼前,柳江听着对方谄媚的话语,再看着对方低头哈腰的作态,忍不住挖了挖耳朵。

     “你这劣仆,还不快进去修炼?”猪妖眼角瞥到柳江轻慢的姿态,怒斥道。

     “好了好了,自家兄弟,下手别太重了。”阿荣一副很享受奉承的样子,叮嘱了一句后,施施然的转身而去。

     “得来,百长您走好!”

     猪妖弯着腰殷切的把对方送走后,转过头,一根粗大的黑棒出现在手间,接着劈头盖脸的抡向柳江。

     噼里啪啦的声音不绝于耳,那舞动的棍影,每一击都入肉三分,直疼的柳江龇牙咧嘴,痛叫连连。

     “还躲?再躲我耍起的力量可就翻倍了哦?圣兵,快唤出你的圣兵,与你栱爷大战三百回合。”

     听着对方不善的话语,再想到兽人们手拿的武器全是棍子,柳江心底灵光一闪,是那柄黑又硬!想到这,柳江感觉手上微沉,入手的可不就是那柄黑又硬?

     无暇细想对方说的圣兵是什么意思,柳江下意识摆出一个格挡的架势。

     啪的一声脆响,对方的棍子诡异的绕了个弯,从柳江的侧面袭来,差点将柳江打翻在地。

     “嗤,就这幼儿般的水平?你怎么有脸偷出去?”猪妖一脸不屑的样子,手下的动作更疾了三分。

     就这样,在噼里啪啦的棍声、柳江的惨叫声和猪妖的“直言不讳”的嘲笑声中,时间慢慢走过。柳江慢慢习惯了挨在身上的痛感后,才听懂对方藏在嘲讽里的教导,那印刻在心间的挑扫格三道简单的招式,在柳江手下的演练更深刻了几分,从被猪妖棍下压着打,渐渐的也能做到守住十几招后攻出一式。

     “蠢,蠢,你到底有多蠢?”猪妖的声音更加暴躁,“圣兵是如何选中你的?你那超过一钧的巨力呢?说了多少遍,将全身力气拧成一团,你聋了吗?”

     ……

     随着声音的高亢而起,猪妖舞棍的力道也越来越重。已经逐渐习惯一开始的力道,变得与其有来有往的柳江,再次被对方按在地上摩擦摩擦。

     “你的力量呢?现在软趴趴的像什么样子?”

     感受着对方的唾沫如喷壶般喷在了自己的脸上,柳江委屈极了,自己明明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对方为什么还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

     “来来来,把棍子耍起来,让栱爷满足一下吧!”

     “看,栱爷屁股撅在这里了,有没有很兴奋的感觉?使出你全身的力气捅过来吧!”

     “你的姿势不标准,棍子也软绵绵的,你让栱爷怎么爽的起来?”

     ……

     越听,柳江感觉越不对味,明明自己在挨打,怎么听出一股施暴的感觉?再看了两眼对方那肥大的猪脸,柳江浑身拧成绳的力道,差点恶心的散了去。

     就这样,再次过了很久,柳江感觉对方现在挥舞的力道比一开始强了四五倍还多,索性自己已经适应了对方的节奏,局面也算稳了下来,这时候,柳江才隐隐感受到,对方意有所指的地方。

     灵山之力!

     是了,要算起来,自己身为山神,灵山的力量自然也归自己!想一想那一股十几万斤的力道,柳江心底不禁兴奋了起来,假如这股巨力能如臂使指般为自己所用,相信自己的实力不止十倍的提升吧?

     一念起,柳江的动作不由迟缓了两分,自然在此被猪妖劈头盖脸的打了下去。可渐渐的,柳江发现自己竟真的引动了一丝灵山的力量,与自己本身的力道拧成了一股绳,真的自如的化为己用。

     就在这时,正当柳江心底狂喜,试探着引动灵山更多的力量时,对面的猪妖一闪身跳出了战场,傲慢的对着柳江说道:“小子,你以为打你一顿就是惩罚吗?错!在你明明有所领悟时戛然而止,才是真正的惩罚。”

     看着对方那裂开嘴大笑的猪脸,听着对方哼哼唧唧的声响,柳江的脸色有些黑,刚想追向对方时,突然感觉身体一晃,一股用力过度后的强烈虚弱感涌入心头,竟止不住的双腿打颤,倒向了地面。

     啪~

     猪妖看到柳江倒地后两眼翻白昏迷过去,嘴角一咧,无声的吐了几个字。

     “圣兵自行觉醒的弱崽,等着你正式加入锻兵场!”

     和柳江操练了如此久的时间,猪妖自然感受到了柳江身上的那丝不同,猜出其是突然降临此间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