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帝赐楼
    转眼又过去了一天,血冠鹤还是那副凄惨的样子,半点要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

     这时候,柳江才想到,自己还有另一套系统可能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急忙将自己的神念扎进子鉴内。一瞬间,又是数十万的“聊天记录”再次疯涌而来,噎的柳江眼白都翻了出来。

     等柳江好不容易将记录消化掉后,四道忽闪忽闪的信息停在眼前,好奇的一一点开后:

     一、目前四十七人观看自己(47/879941);二、现寿元缺失一年九个月零十七天,请宿主尽快补足;三、目前荒点4833;四、你有一道恩典可以使用;五、宿主热度榜排名有变动,请注意查看;六、鉴坊开启(73/80);七、荒点兑换系统正式开启;八、武斗场开启,宿主已进入武斗榜;九、凌境第一场福缘盛会,将于四个月二十三天后进行(周年庆)。

     第二道信息是一名为刘厚存的人,对自己的感谢言语,还附赠了一个长颈瓷白瓶。

     第三道是一道打赏的提示,有人送了自己一匹宝马。

     第四道最为离谱,居然在说,因为自己现在夹杂在多方大势力之间,已经不适合被域内普通势力围观,现已经保密提级,宿主可以自主取消。

     看着这些信息量极大的消息,柳江竟感觉脑袋有些不够用的了,聊天记录大都是对于自己的消遣,包括自己之前窝在灵山内和后来参加拍卖会这段时间产生的,而在自己返回灵山,并开始升阶后,“聊天记录”瞬间锐减。

     看到第一条信息,柳江才发现自己欠下的那堆荒点早已还清,现在更是积攒到了4833点,这也意味着荒点兑换系统,可以查看了,还有那武斗场也可以进入了。只是这武斗榜是什么鬼?福缘盛会又是要闹哪样?

     随着柳江疑问的产生,子鉴开始对柳江解释起来。首先,荒点兑换系统现在已经与鉴坊勾连在了一起,相当于鉴坊那广场旁,修建的一座官方楼坊,顺便解决现阶段鉴坊容量低的问题。武斗场,就是个内部切磋的场所,子鉴持有者下场搏杀,来赚取“大量”荒点,母鉴持有者场外下赌赚取“大量”灵山。所谓武斗榜,自然是胜场次数的排行榜!只有关于福缘盛会的解释,语焉不详。

     翻看第二条信息时候,柳江就瞬间想起了那鉴坊内遇到的“非洲难民”兄,对方说要报答,还真的来报答自己了?柳江很感兴趣的打量着那长颈瓷白瓶,可惜现在看到的只是影像,只有带出子鉴后,才能知道那瓶子具体是什么。

     至于打赏的宝马和保密提级,柳江倒没在意,看见鉴坊73/80,抬步推开鉴坊那门,走了进去。

     入眼的广场大概五十米长宽,比自己上次进来时,足足大了一圈,而且摊位也变成了16个。当然,最显眼的还是位于出口对面的那栋高楼,楼上挂着“帝赐楼”的牌匾。

     “激情壮阳之神秘剑鞘,疑似近古之物,求换练气后期的紫品丹方!”

     “八哥滋补,信誉保证!干了这碗热汤,保证怼天怼地!”

     “外器黑又硬,自带神通,瞬间变身外家高手!”

     ……

     摊布上满满的,还是那个壮阳的套路,看的柳江都有些无语了。

     随着稀疏的人群,柳江缓步上前逛去,那一个个摊位看下来,也是乐趣重重,尤其是那自称八哥的滋补汤,简直就是一碗昆虫大杂烩,虽然柳江看的恶心不已,但旁边一大堆人争相竞着价。

     柳江路过了那诡异的剑鞘,看过了那黑又硬,也询问了两个售卖灵植和灵种的摊位,可惜价格都没谈笼。就这样,不多时,已经把这十六个摊位逛了遍。然后,抬眼打量着广场边那高楼,整理了下衣衫,抬步走入。

     走进门内,入眼的是一个简朴的大厅,四根雕花的柱子竖在中间,几张宽大的座椅靠在北墙,柳江环顾了一圈,也没有人招待,只是在大厅正中,立着一面牌子,牌子上写着“今日,甲丙间开启!”

     甲丙间?一头雾水的柳江,跟随三两个人的身影,顺着大厅左边的楼梯,往上走去。随着一圈一圈的往上去,转过的一道道进入楼层的房门,基本上都关闭着的。

     随着楼层的越爬越高,柳江内心充满了疑惑,在外边看不过七八层的高楼,为何爬了十几层了,还未到头?柳江顺着楼梯间的缝隙,往上看了几眼,发现往上看去,这楼层竟显得望不到边。

     直到爬了三四十层楼的样子,柳江终于跟随前面几人,走入了一间房门大开的楼层。入门看到那门上写的甲丙间的字样,柳江心底有些了然。

     有了前面那无数层的楼梯铺垫,看到如足球场般大小的大厅和里面上千的人群,柳江感觉没那么难以接受。

     顺着稍显拥挤的人群,,慢慢挤进里面的柳江,发现大厅的里面竟是一个高台,上百个案子摆在上面,大都放着一些青葱的绿色物体,只有一小部分上面是空的。

     耳听着周围人的低声讨论的声响,柳江好奇的学着旁人,将意识集中到一个个摆放物体的案子上:

     “三伶叶,可用于锤炼筋骨,亦可用做培育骨甲,三万六千荒点。”

     “苍桦草,可用于炼器定灵,亦可用作培育骨器,七万九千三荒点。”

     “伏蜥根,咒杀绝佳媒介,亦可用作培育骨器,有几率使孕骨兽产生变异,五十一万荒点。”

     ……

     “散了吧,散了吧!今天是培育骨器的冷门专场,估计大部分人都用不到!”

     “如此昂贵的价格,用的到也买不起啊!好不容易等到第十二轮的珍贵物品场,谁知竟是如此冷门的!”

     “谁不说呢?假如把上场那被一抢而空的百道灵甲,与这场互换一下,就完美了!”

     “别做梦了,再等两天,下次换场地的时候,再来看看吧!”

     ……

     耳听着周围的讨论,子鉴的解释也适时出现在柳江的心底,原来这荒点兑换的帝赐楼,每三天为一个赐场,卖出一百份的同类型宝物,而且其定的价格虽然基本遵循其本身价值的原则,但总有一小部分会以超低或超高的价格摆出,供人捡漏。至于他们说的十二之数,是每到第十二之数开放的赐场,称为小福场,摆出的物品品阶会上一个台阶;而每到第九个小福场,即108个赐场后,摆出的物品品阶相较小福场,再上一个台阶,此被称为大福场!

     小福场36天一次,大福场324天一次。至于大福场之后,有没有超大福场,子鉴的解释是,当能活到那个时候,就知道了!柳江略微心算了下,这要举行超大福场,应该是十年之后,所以才说,活到那个时候就知道了。

     而每三天的赐场主题,柳江只能查询到已经开放的,比如这一场是培养骨器的植株,上一场是炼器出产的灵甲,上上场是各种用途的灵酒场。当然,想要查询当天荒点兑换的主题,只要意识进入子鉴,询问一句就成,不需要非得进这帝赐楼来。至于,能在子鉴内询问主题,为何还有上千人进入帝赐楼,那是因为好不容易来了场小福场,他们有些不死心,顺便过来看看,能不能捡个漏。

     想到帝赐,柳江突然想起那道以一当万的福利,赶忙询问,结果子鉴的解释也是很霸气,此赐现阶段可以用于任何一件楼内展出的物品,能等到后期的话,昊天大帝会直接开启一座宝库供他们挑选。

     柳江在这大厅上待了好一会,案上的那些宝物,都被柳江翻看了个遍,其中最珍贵的是一小截万年乌木藤根,有概率练出一丝心头火,用于培育骨器的话,最低也是可成长的传承骨器,可惜作价二百亿荒点。二百亿啊,这肯定是虚高的价格,看的柳江内心火热无比,却只能干瞪眼。

     就算用上帝之赐那以一当万的福利,也得二百万的荒点,自己之前欠下的二十万废了好大的劲,围观总人数都刷到了快九十万,才勉强还上。其他人的荒点,能破万的都是大户吧?

     案台上的东西没有完整的,有枝有叶,有花有果,有茎有根,可惜的是,柳江详细的询问了一番后,发现它们只是脱落下的“死物”,根本无法去种活的,所以柳江也便死心的离开了。

     大厅的一角,雪儿原本满脸痴迷的看着案台,那微张的小嘴巴,只差流出口水来了。当柳江向门外走去时,雪儿心有所感,回头看了一眼,那顺着缝隙看到的身影,让她的嘴巴瞬间张的好大,“大,大哥哥,是那位大哥哥!”

     可当雪儿顺着人群的缝隙,艰难的挤到门口时,那道身影哪里还看的到。

     出了帝赐楼,柳江竟直接出了鉴坊。看着鉴坊那提示的80/80,柳江无奈的摇了摇头,原本还想去那鉴坊再逛逛呢。既然去不了,柳江转过头来,看向另一道大门,柳江,满脸好奇的进入了武斗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