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子鉴内的琐碎
    入门之后,直接置身于一所环形走廊的一角,身后是一面被封死的墙,走廊往前带点弧度,一直往前延伸着。柳江靠在走廊里侧的护栏往外看,下方竟有足球场大小,像是棋盘般分隔成了许多的小格子。细数之下,柳江发现那一个个真如围棋盘般,纵横各十八,共计324格。

     每个格子都被浓雾笼罩着,并散发着各色的光芒。

     “战王!战王!战王…”

     旁边一大堆人都在那高呼着战王,震得的柳江的神识都有些波动,无奈只得往远处走走。

     这时,子鉴的科普终于来了,柳江梳理了下,才发现这武斗场真是赚荒点的“好地方”。这走廊是根据修为自动调配的,像柳江是练气四层的修为,便自动进入同属练气四层的走廊,而每一层走廊的最深处,会有一方石碑,也就是之前提示的武斗榜,也就意味着每一层修为,都会有一个武斗榜首!

     武斗榜的排名依据,是净胜场数,即总胜场减去总负场的值,所以,别看柳江一场武斗未参加,其在武斗榜上的排名肯定是在中部位置,而且武斗的基数越大,这个位置越稳定,柳江运用自己那数学理论,喜滋滋的得出了这么个结论。

     至于赚取荒点的方式,就是胜利,而大量赚取的方式,则是连胜!每多赢一局,赚取的荒点数就翻倍,这就是个从一开始算起的二的N-1次方。作为一个精通高中数学的大学生,柳江表示呵呵了,连赢11次才1024点,连赢到21次才刚过十万,之后还能连赢,才算大量赚取荒点!

     值得一提的是,子鉴持有者们并不能看到格子内武斗的过程,只能通过格子内代表双方的各色光芒强弱,来判断优势弱势,母鉴的持有者才能一览无余的观看每个格子内的打斗情况。

     一路漫步往前,柳江边听着周围人们的讨论声边走,打算到这层的石碑那儿看一看。耳听到讨论最多的,是一名叫吴刚的剑修,其在练气二层疯狂武斗一个月,最终以473场净胜场的傲人成绩位列榜首,并甩出第二名近二百场,虽然期间手段狠辣了些,但其接连不断的疯狂比试,还是赢得了越来越多人的赞赏。

     历时两个月,吴刚以823的净胜场再次傲视练气三层;又是两个月,在练气四层这个层次,不负众望的将净胜场,推到了过千之数,再次位列头名!面对吴刚催拉腐朽般横扫了三层的武斗榜,围观的人群惊呆了,战王之名也不知谁第一个喊出来的,后来竟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

     如今战王吴刚,修为再次突破,走上了横扫练气五层的路上。

     这砍砍杀杀的,竟积累起来如此大的人气?柳江听着一路走来全是讨论他的声音,内心有些酸酸的,尤其这吴刚刚从练气四层离开,很对败于其手的人,一脸骄傲的在那吹嘘着什么,这尼玛输了有什么好吹的?

     柳江不服气的快步往尽头走去,转眼一道两人高的石碑映入眼帘。第一行竟是人头大小、朱砂红色写下的‘吴刚-1033-榜首’几字。再往下排,从第二名到第十名,人名拳头大小,净胜场在200到500之间,跟吴刚真是差了一个很大的层次!再往下,蝇头大小的,写满了人名,柳江废了半天的劲,才在偏下面的位置找到自己的名字,排名两万多。

     柳江直接看向倒数第一名,其排名为31042,就是说,突破到练气四层的人数,竟超过了三万!这是份很惊人的数字,毕竟从重生到现在,只过了区区七八个月,这点时间,放到学院、山门,还不够练气前打磨体魄所用的时间长,想跨入练气中期,一般几年都算少的,十几甚至几十年才算是正常的。

     你们这群开挂的人,柳江有些酸酸的想着,至于自己也突破到练气中期的情况,柳江很没自觉,因为在他心底一直感觉自己的突破莫名其妙般,只是样子货!

     柳江再次靠在栏杆,往下方看去,那三百多个格子大都被迷雾笼罩,并散发着各色的光芒。看着其中几道淡黄色光芒亮起的格子,柳江内心有些跃跃欲试,那些是他此时可以响应入场战斗的格间。最终想了想,柳江还是没有下场,因为他都想不到,假如跟鄙人比试,他应该怎么打斗!

     修炼养山决,简单方便快捷,基本上没有小瓶颈,功效只是简单的锤炼肉体,没有其他什么像样的招式、法决,更不可能形成神通,自然第一时间被柳江忽视掉了。忽然,柳江想起了自己当时搬树时借来的灵山之力,那估计有十几万斤的力量,在现阶段堪称惊人,可惜,这股力量借用起来太过笨重,当时搬树时,柳江只是想换个施力的方向,足足调节了好几分钟,才勉强换成,而且离山越远,这借来的力量控制起来越发艰难。

     柳江当场尝试调动灵山的力量,结果整整沟通了十多分钟,一股比搬树时更为浩大的力量,传递了过来。等等,柳江才想起来,自己此时只是一道神念,结果沟通而来的那道力量带着柳江的神念,向着前方飞出。

     碰~

     一声巨响,整个走廊都有些颤抖,周围人们的目光,瞬间被这道巨大的声响吸引而来,可惜只看到一个抖动不已的身影,身体扭曲成麻花状,瞬间化光飞走了。

     这是被子鉴踢出去了?人们满脸好奇的走向近前,纷纷在心底猜测,巨响是从何处发出的。

     嚯,走到近前的人们纷纷深吸了口气,发出了惊叹的声响,之间那走廊的栏杆,竟出现了一处裂痕!之前不是没有试探过这走廊的硬度,有些得天独厚之人,神识夹带着异宝进入此间,各种刀劈斧砍试验,结果走廊丝毫未损。

     这是练气四层又来了一位狠人?人们纷纷猜测到,前些日子来了个御火少年,张狂的要拿榜首,这几日闹腾不休,现在竟又出现一神秘高手!随之,这道神秘高手的消息便在私底下流传,引来人群的种种猜想,以及对于武斗场内更加高涨的期待感。

     迷糊的脑袋逐渐的清醒过来,柳江抬眼一看,自己身处在山府之中。柳江低头打量了下自己身体,并没有发现什么损伤后,轻松了口气。这是自己一拳,把自己震出了武斗场?柳江有些哭笑不得,虽然现在从灵山处借来的力量,像是又大了七八分,可这借用一下,还得平心静气十多分钟,真到打斗的时候,如此长的时间,相信自己早已死了好几遍了,而且就算借到了巨力,那缓慢的挥动速度和巨大的惯性,自己完全驾驭不来,到时候肯定被戏耍的不像样子!

     柳江叹了口气,把武斗场这事情,暂时放到脑后,既然被踢出了子鉴,自然趁机查看一下那长颈瓷白瓶,当然,还有那道被打赏的宝马。

     柳江先取出的是那打赏的宝马,入手一道巴掌大的泥塑彩马,柳江翻来覆去看了半天,丝毫摸不着头脑,只得等了一会后,子鉴的解释才算到来。

     总结来说,这是一道提供一个来回的传送符,需要花费荒点的传送符。想到上次莫名其妙欠下的巨额荒点,柳江心底一惊,毕竟上次震天憾地的三道火山,换来的只是至今不知何物的灵脉。在柳江的详细询问之下,这宝马的花费清晰的展露了出来,虽然不像上次直接坑掉自己的荒点,此时柳江的眉头也是皱了起来。

     宝马花费的荒点有三个档次:次级的是一百点荒点,可以飞去临近的府城;中级的是一万点荒点,随机进入某一秘境;最高级的是一百万点荒点,可进入昊天域某一府城的宝库,直接挑选一件。

     子鉴还提示,花费一百万,有机会直入皇都的宝库、药园等等密地,随便选择一样宝物都发达了。面对子鉴赤裸裸的蛊惑,柳江心底竟有些按捺不住,百点荒点飞去府城,实数浪费,其他两个选择的荒点数,却不是柳江此时能满足的,无奈之下,只得把这泥塑彩马放到了那案台之上。

     再次意识沟通之下,子鉴一阵光芒闪动之后,那个长颈瓷白瓶浮现在了柳江眼前。柳江好奇的一把抓到眼前,往瓶子里抬眼打量着。

     这是?柳江轻轻摇晃了下瓶子,果然一阵液体激荡的声响传出,结合鼻子闻到的浓厚醇香,柳江明白了,这是一瓶灵酿?上次遇到那‘非洲难民’兄,果然是个厚道之人,应该是上次自己跟他交换猴儿酒,以为自己是好酒之人,才特意给自己送了壶酒来。

     柳江慢慢倾倒瓶子,滴入掌心一滴酒水后,细细分辨了下,有些惊喜的发现,这是一份百花酿,偏阳属性的百花酿,可祛寒、祛瘴,能鼓动血脉沸腾,修炼之前饮一口,能凭空增长三成的提气速度。

     柳江看了眼墙角还剩半池的猴儿酒,心底一道念头萦绕,传说酒水能壮自身火气,是不是对血冠鹤的现状有所帮助?

     抬头看到山外的黑夜将逝,柳江取了些猴儿酒,掺着一点百花酿,喂给了血冠鹤,然后抬着血冠鹤走出山府,来到灵山的东首,等待着朝阳的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