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买椟还珠
    珍宝阁的大管事,脸色漆黑无比,事态发展到这一步,还是要挽留一下,咬牙再次联系其他四方势力。无辜又被指责一通的悟公子,面色愤红无比,只是考虑到事情的重要性,强忍了下来。

     最终,赶在价格无法收拾之前,珍宝阁同其他几方势力私下协商之后,以160枚的价格买下了这棵水萝卜。

     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柳江的承受范围,一脸傻乐的捧着交割来的五阶灵石,甚至,连那灰溜溜的逃走的少城主,都没注意到。

     展台上的仇阁主,一脸思索的看着台下,对于输不起的锦衣男子,心底的评价又低了几分。原本一脸羞红的锦衣男子,带着自己那十多个妻妾,灰溜溜的要离场时,突然听到了半空传来的一道哼声,胸口憋屈的眼前发黑,一口血没忍住溢出嘴角,羞红的脸色瞬间发白,咬牙掏出那枚李果放在座椅上后,被搀扶着离开了。

     围观的人,都一副痴痴的神色,看着那枚大水萝卜被收了起来,心底的羡慕和难以置信,都化成了崇拜,这天价水萝卜,这化腐朽为神奇的肖白玉,这一刻定格在了他们心中,成了多年未曾消退伟岸身影。至于云中城的少城主,没兑现承诺就溜走了?谁在意?脸已打肿的人,提他做啥?

     仇阁主清咳了几声,对着台下说道:“现在,让我们继续这方伐道玉玺的拍卖!之前,就有贵客拍到了155枚五阶灵石,可有更高价的?”

     现场陷入了短暂的安静,所有人好像还在消化那水萝卜的事情,暂时没反应过神来。

     “老夫出价161枚五阶灵石!哼,哗众取宠的萝卜,在老夫看来,就是你们这**商自导自演的一场戏!”一方阁楼处传来了一句苍劲的声响。

     161枚五阶灵石?刚刚比那萝卜多出一枚来?这是搞事情啊!

     现场再次陷入了无言的沉默中,柳江一脸茫然的抬头仰望,自己凭本事卖萝卜,凭什么就被你鄙视了?

     围观人群看着柳江那一脸懵逼样,脸上涌现着憋不住的笑意,虽然对于这肖白玉满含敬意,但内心嫉妒的情感还是需要发泄一下,谁让整个拍卖会上就属你肖白玉最浪呢?哈哈哈哈,嘲讽的笑声潮水般涌出。

     阁楼上的人,也似默许了这151枚的价格,久久不曾有人竞价,就连仇阁主也暂时选择性的遗忘了师兄对他的嘱托,一脸出神的模样,任由这价格发酵,久久不曾询问下去。

     这果然是在搞事情,看着大家如同宣泄对刚刚那“神奇”水萝卜的不满,台下的人群的笑声更加欢快,让你肖白玉拿出个萝卜来挑战大家的无知。对于那萝卜依然满头雾水的大家,心口憋得那口气的呼了出来,畅快无比。

     珍宝阁大管事,原本肉疼的脸色,随着一波波的笑声,也逐渐舒缓了下来。毕竟,别人不知道这万年参有何奇效,他们几方势力是知道的,除了那一丝难以有效利用起来的混沌之气,其他一钱不值!悟公子此时的脸色非常难看,自己买了个莲蓬,报了下价,竟平白被其他四方势力认定,自己在这里面起“推波助澜”的作用,原本平分的150枚灵石,硬生生让自己方多拿10枚出来,简直欺人太甚。墨公子等几方势力,也在暗暗握拳,思索着,如何尽快搞到这肖白玉的位置,时间久了太容易生变。

     至于现在肖白玉陷入这尴尬之中,悟公子几人心底有的也只是冷笑,他们只是想要保守那秘密,谁管你肖白玉能否买下自己心喜之物?

     柳江瞪着无辜的眼神,环视着嘲讽的笑脸们,内心的怒火再次点燃,你们,你们刚刚明明被我吓住服软了,现在又不知悔改的跳出来?哼,想我山神新秀小白玉一向与世无争,你们竟然再次强行来辱我?

     柳江施施然站起了身来,小袖一挥:“列位,小子有个请求,不知当讲不当讲?”

     柳江原本就是人群的焦点,如此动作、话语,自然引得人群注目。不由得,笑声渐渐低下,大家瞪着双眼,内心竟都有些突突直跳的感觉,又是如此装逼的做派,这肖白玉莫非又想逆天不成?

     仇阁主神游半天的状态,终于回复回来,一脸好奇的看着柳江:“小子,你但讲无妨。”

     柳江清了清喉咙,又装模作样的整理了半天下衣袖,看着周围越来越不善的眼神,才结束自己这装逼的行为:“说来惭愧,之前我做事考虑不周,才想起一个天大的问题。”

     天大的问题?什么问题?人们纷纷竖起耳朵仔细听着。

     恩?下文呢?看着再次闭口打理衣袖的柳江,大家内心剧烈吐槽着,你这说话三句半的瘪三,以后别落我们手里,竟敢如此吊我们胃口。

     直到周围目光盯得自己心底发毛,柳江终于面带笑容的接着说道:“其实,其实我是个穷人,真的,大家一定要同情我,不对,是相信我!只是因为穷,所以就没什么大的储物宝贝。实不相瞒,我那水萝卜是一套的,三才八卦九宫十绝套!我,我还有29个同款水萝卜,大家可容我去取?”

     听到肖白玉还有29个水萝卜,碰的一声,阁楼内的珍宝阁大管事,直直的跪在了地上。墨公子悟公子几方势力,听完肖白玉的话,也是面色大变,无力的瘫软在了靠椅之上。

     大家听着肖白玉开始的一段鬼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而当大家听到那三才八卦九宫十绝套,心底不由得讥笑几声,什么乱七八糟的套,简直外行中的外行。最后,听到那肖白玉要去取29个同款水萝卜,29个?众人嘲讽的面容彻底呆滞了下来。

     看着周围那一个个被自己震傻了的人群,柳江心底满意极了,竟然惹我山神新秀小白玉,简直不知死字怎么写!柳江将身体挺直,双手背在身后,45度仰视的面容正在出神之中,一股浓重的装逼气质铺面而去。

     一个卖了150枚五阶灵石,30个就是4500枚五阶灵石!每个算出这个价格的人,浑身上下,忍不住的开始发抖起来,这是,这是何等庞大的一笔财富?相信小一些的势力,卖光身家也凑不出这笔巨款了的!慢慢的,人群纷纷将绿油油的眼睛投向了柳江,大款、神豪、粗大腿,恨不得化身成其狗腿子,只求赏棵萝卜吃!

     珍宝阁的大管事强提精神,一边跳脚问候着肖白玉的爹娘,一边咬牙切齿的跟其他几方势力商谈主意。首先,这4500枚五阶灵石是他们根本无法承受的巨款,如此大的损失就算得了那造化,也难说多久能弥补过来,但假如坐视这肖白玉取回如此多灵植卖出,先不说造化还能不能轮的到己方,就算刚刚那150枚的五阶灵石,都是各方无法损失之痛。

     一定要阻止肖白玉,随着私下讨论的迅速展开,大管事他们逐渐摸出了解决此困局的脉搏,他不就是想要那方伐道玉玺吗?那就满足他!悟公子、墨公子他们这些人简直都气疯了,明明多次都被这肖白玉戏耍,偏生却要为对方擦屁股,内心憋屈的直欲吐血,但无可奈何,只能在内心深处,暗暗发狠。

     仇阁主听到柳江的请求,也是心底一惊,没有有人回去取物的前例,毕竟如此庄重的场合、如此多的有身份之人参与,谁的时间耽误的起?只是,看着有些混乱的现场,仇阁主发现自己心底也涌现了一股很浓烈的好奇之心,可真同意此事,就算大家不反对,仇阁主自己心底迸发出了一股深深的不安感!万一,万一那自己完全看不懂的水萝卜真的只是样子货,自己的拍卖会上高价卖出一堆假药,自己商阁的招牌可就砸了!

     正在仇阁主满脸踌躇之际,珍宝阁的大管事再次开口了:“肖小兄弟,万万不可啊,这三才八卦九宫十绝萝卜套,可是你压箱底的宝贝,老哥之前就是不忍这套宝贝被拆散,才暂时帮你存下!事到如今,老哥,老哥只好舍命来满足你的愿望吧!快快,快快收回你那套宝贝萝卜!”

     大管事那一番苦口婆心,把大家都听呆了,这老大哥又是什么情况?你怎么又上来了?

     不待人们反应,大管事语调一扬:“仇阁主,那方玉玺,我珍宝阁代肖小弟出价200枚五阶灵石,敢问可有人出价更高?”

     此时,连阁楼内的人们也愣住了,刚刚还在怀疑这肖白玉和珍宝阁他们是不是设局坑人,现在看着这一套一套的,脑袋竟有些浆糊了。

     价格被一口气推到了200颗,真的算是很虚高了,很多人有心跟个价,但是实在看不清现在是什么情况,纷纷安静的看着现场,内心思绪涌动。

     看着珍宝阁与肖白玉这扑所迷离的发展剧情,内心有些不宁的仇阁主,连问三声价格后,火烧一般迅速的将这单拍卖定了下来。

     珍宝阁那大管事,强颜的走出阁楼,来到柳江身前。柳江交回了那160枚五阶灵石,换回对方手上那方玉玺,心底莫名其妙中的欢喜起来,浑然不在注意对方取出的那颗水萝卜。

     大管事看着对面欣喜中的肖白玉,想想只花费了200枚五阶灵石就把这件事情解决了,心底竟有种赚了大便宜的错觉,尼玛,这是被坑出病来了。但看到对方捧着那方玉玺发呆,丝毫不在意自己舔着老脸不情愿的还回这萝卜,大管事真是气疯了,自己刚刚说什么不忍整套宝贝被拆散,为求逼真,现在还得捏着鼻子把买到手的萝卜还回去,结果你肖白玉什么态度?

     柳江小心翼翼的伸手触碰向那块龙尾处的灰泥,只见指尖刚沾染到那灰泥,一阵流水般滑动,那灰泥竟渗入了柳江的手指里。这诡异的情况,不止柳江看的目瞪口呆,其他人也都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的看向柳江的手指,他们错过了什么?

     “给,玉玺还你!”虽然不知对方为何要帮自己,柳江拿完灰泥,还是决定把玉玺还给身前这老头。

     珍宝阁的大管事脑子有些反应不过来了,这是什么情况?摸了摸手心的那方玉玺,看着对方收起那萝卜,大步洒脱的向外走去。

     “对了,老头,谢谢你了!”柳江头也没回的对着身后摆摆手。

     作为摸爬滚打如此多年的老江湖,这一瞬间,大管事心底竟有些小感动,虽然这感动升起的瞬间就被他掐灭了。

     怎么又把玉玺换回了?围观人群纷纷感觉智商需要充值,竟然完全看不懂这发生了什么。但想想这场有着肖白玉的拍卖会,真是一波三折,这肖白玉的行事之浪,也是无人能出其左,人们将崇拜的眼神投向那远去的背影。

     只是,很多阁楼上的人,心底都起了小心思,纷纷将此事记在心底,打算回去之后,彻底调查一下,这肖白玉与珍宝阁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