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鸽皇(支线可不看)
    此时,柳江子鉴内,完整看完柳江整个装逼过程的人数只有不到五百人。柳江的修为着实太低,各种遇事都有些胡闹,没有打斗、没有可以感悟的地方。在柳江窝在岛上的那段时间,固定人数就散了一大半。剩下的人,原本看到柳江去参加拍卖会,还兴奋的以为自己苦等在其子鉴,等对了,结果呢?一开始就只有被人嘲讽踩脸,忍无可忍之下,又散去了一波人,仅剩下不到两万。

     可这时候,突然一道消息传疯了,古宝李再次重出江湖,携第四枚新得古宝之威,再次杀向金阳城。什么时候得了第四枚古宝了?每一个听到这消息的人,除了一点点好奇,剩下的全是麻木了,古宝专业户、鸽皇、真命主角……

     上次李青在凤鸣海湾处,遭受金阳城钱家公子的狙击,得了那古宝青云翅之后,便随着那衔物鸽直飞青云阁。青云翅?青云阁?围观人群才恍然,上次李青子鉴内产生的那道紫气便是被青云阁主得到的,事后还意味深长的对李青说了句“你我因缘颇深,汝日后自知!”

     青云阁前,青云阁主刘长生带着一大帮弟子,满脸笑意的看着远处飞来的李青,然后很自然的牵起了他的手,带着他直入祖堂,更是在路上小声解释着拜师过程中的注意事项。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李青,忍不住回头看向那早已飞远的衔物鸽。跟随阁主身后的众弟子们,满含羡慕的看着一脸蒙圈的李青。

     这大难不死,来的后福也太迅猛了吧?这就直接成了青云阁主的亲传弟子?堂堂大能,你的架子呢?你的尊严呢?这际遇,远比李青得到两枚古宝,更让人羡慕。而李青也成了重生的百万众里,第一个被昊天域“土著势力”接纳的人。

     在青云阁主的细心指点之下,三个月的时间后,李青的修为就突破到了练气四层,如此短的时间内便踏足练气中期,速度堪称迅猛,刘阁主害怕其根基不稳,便安排其进入一秘境磨砺,哪想到又遇狙杀!

     在这处只能容纳练气期修士进入的秘境内,李青遭遇了足足十三个修士的伏杀,更甚至这十三个修士里,除了三位练气后期,其他都是在练气中期磨砺许久的狠角色。这次丝毫没有取巧的厮杀,这一战直杀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直将李青的双眼杀得红起,理智全无。虽然仗着便宜师傅赐下的宝甲,拼杀死了四名敌人,但体内灵力渐渐的空虚,还是唤回了李青的理智。

     逃,面对对方的九人众,李青知道,虽然自己的宝甲尚且坚固,但那震入体内的劲道,使得五脏早已移位,大口的鲜血止不住的涌出。

     面对李青晃个虚招,转身就逃开,剩下的九人众竟一时未反应过来,毕竟之前那李青拼杀的犹如疯魔般,显得毫不惜命。看着前方低空飞行的李青,九人咬牙切齿的跟了上去,心底对于那青云阁主更是咒骂连连,竟在一高阶宝甲外层套了一层低阶宝甲,害得己方准备不足,损失惨重。让九人众唯一庆幸的是,这处秘境的高度也就十多米,一个起跳就能够的到,否则那腾空的李青,己方只能无力兴叹。

     李青体力渐渐不支,眼前发黑,身体摇摆不定,随时都有可能从半空跌落。远远的,一道白影从远处飞来。

     “小鸽子,是你吗?”看到白影的一瞬间,李青的精神一震,揉了揉眼睛,一脸不敢相信的自语道。

     当李青满脸欣喜的从鸽子嘴里取下一卷古物时,忍不住亲昵的顶了顶它的头,缓缓展开那卷古物的李青,入眼发现,这是一张粗细不等、连纵交横的线条图。李青有些疑惑,完全搞不懂这些线条是何意,只是发现那一坨坨线条中,有一小块是亮着的,李青一个没忍住,将神识集中到一处亮着的线条处观察。

     就在此时,古图骤然冒出了耀眼的蔚蓝波光,转瞬间连同李青和衔物鸽,消失在了原地,独留不远处那追杀而来的九人,傻立当场。

     随着李青被青云阁主收为亲传弟子,李青子鉴的关注度就遥遥领先着,毕竟,跟随其能够倾听到一位大能的耳传身教,虽然可能不是很对口,但产生启迪之处绝对少不了,当然结果也没让子鉴内的人们失望。

     所以,虽然此时母鉴闪动红光早已够了100之数,没有母鉴提醒之下,还是有超过10万的人,看到了此幕。那是水泽图?早有见识宽广的修士,认出了那方古图,竟又是一枚古宝?而且还是那种极其罕见的挪移之宝?所有人都发疯了,还是那一头鸽子,那头凡品的衔物鸽,短短几个月,送来了三枚古宝!很多势力翻翻家底,都不一定能凑出三枚古宝出来啊!

     难以平静的人群,在李青的子鉴内展开了铺天盖地的讨论,话题更多的围绕在了那只鸽子身上,所有人都看着那鸽子心头火热,最终恨恨的给李青取了很多诸如古宝专业户、鸽皇等等称号。

     虽然只是再添一枚古宝,但青云翅加水泽图,堪称飞天遁地,相信非大能,很难再擒获这李青,可大能出手,必然会引出青云阁主,所以很多势力渐渐息了伏杀李青的心思。

     李青转瞬来到一条百米宽的大江之上,看着手上黯淡下来的古图,渐渐想明白缘由后,内心大喜,爱不释手的把玩着古图。直到嘴角再次溢出鲜血,李青才在衔物鸽的指引之下,寻一地开始疗伤。

     半个月,再出现的李青,修为赫然突破到了练气五层!子鉴内的人群简直惊呆了,这修为突破如吃茶喝水般,更可怕的是其根基丝毫不显虚夸。

     李青独自顺着大江往下飞,试图确定自己的位置,而那衔物鸽早已离开。就这样,李青在这条不知名的大江上飞行,时而遇到妖兽搏杀,有一次更是险些闯入妖兽的老巢。

     就这样又过去了俩月,当远远的一座巨城映入眼帘时,李青稍微做了下伪装,便混进了城去。

     这是金阳城?钱家主宰的金阳城?一瞬间,李青想起了那一次截杀自己的钱不富一行,心底怒气升腾,竟生出了一股天意让其来报此仇的感觉。

     当两日后,李青直杀向出城而去的钱不富一行时,子鉴内的人简直惊呆了,才明白李青这些天在周围闲转是为了踩点狙杀,在钱家大本营前狙杀其公子?而且是在十数万人的围观之下狙杀对方?子鉴内的人们不光为其如此急切复仇的心理震惊,更为其如此胆色跪服。这绝对是个不可招惹的狠角色!

     子鉴内与钱家有交情的修士,赶忙联系钱家,告知其公子在城外被伏杀的事实。而等钱家家主飞遁而去时,远远的看到自己的次子被对方一掌劈飞,而其右手所持武器更是被穷六以自己身体为饵,死死的卡在胸口。

     “畜生,尔敢!”钱家家主一声怒喝远远传去。

     发现事不可为的李青,弃刀转身就走。

     钱家家主发怒狂追,一道道法决更是远远的打向对方,无奈对方身形狡猾无比,速度更是丝毫不比自己差几分,最终只能看着对方一头扎进了一条江里,不见了踪迹。

     ……

     昊天都城内。

     雪儿脸上满是笑意的推开房门,满意的看了看怀中抱着的那五柄黑褐色的骨刀,蹦蹦跳跳的向远处走去。

     “四柄白品骨刀,三把早已抵给了怪叔叔,一柄需要卖了添置些生活用品,还剩一柄蓝品的骨刀。哈哈,蓝品骨刀!”自言自语中的雪儿,脸上更是乐开了花。

     快走几步,雪儿远远看到前方那一窄小破旧的店面,鼻头不自觉的皱了皱,一张笑脸变得不情不愿,推门进入后,没好气的喊了声:“老头,欠你的骨器给你送来了!”

     半天,才从内间转出了一位蓬头垢面的中年男子,一身素色衣衫倒是平整干净,只是让人侧目的是,其右肩处明显空荡荡的,明显少了一臂。

     男子仰头痛饮了一口酒水,左手随意将那酒壶放到桌子上,伸手拿起雪儿怀中的那些骨刀:“你这丫头,老以为本殿欺你,本殿哪里显得像个老头了?快叫哥哥!”

     男子双眼有些迷离,只是看着雪儿,脸上明显露出了笑意,语气里满是揶揄。

     “咦?”男子眼睛一瞥,瞬间看到了那柄蓝品骨刀:“小丫头不错啊,区区十头铁隅豪猪,不光出了五把骨器,竟然还被你养出了一口蓝品刀?肯定是因为我给的食料品质出众!”

     雪儿听见对方让其叫哥哥,满脸有些羞红,再听着对方自夸起提供的食料,忍不住皱着鼻子喝道:“你,你那破食料简直差劲到极点!害得自己都出城几趟,去寻挖叶根!羞不羞?”

     “哈哈哈哈,”男子忍不住发出了爽朗的笑声,原本有些佝偻的身板瞬间挺直,满含神采的双眼盯着雪儿:“若非老友托我照顾你,那样的食料也不会有人赊给你!丫头,你要知恩图报,这样,你拜我为师吧!”

     雪儿那原本就显得大的眼睛瞬间瞪的更大了:“大骗子,你说啥?别以为装出一副认真的样子,我就会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