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举头三尺有神明
    灵山整整抖动了三天,期间山体缓慢恢复形态,渐渐的从千丈高涨回了两千丈高。原本九成多的山体是浸泡在海里的,仅露的那座三四百米高的山头,看着真像一座岛,现在好了,海面之上一道千丈多高的大山巍峨的耸立在海面之上,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山体的大部分布满了白色晶状物体,而且坑坑洼洼甚是丑陋。

     当灵山的抖动停止下来时,柳江的身体竟陷入了僵硬之中,一股股原本潜藏在体内的各种药力终于迸发了出来,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柳江的养山决连连突破,直接进了了练气四层,也是一举推到练气四层大圆满的境界。

     闹呢?这就跨入练气中期了?说好的修行如吸du般的舒爽感,自己可是丝毫都未体悟到,就这样修为连连突破了?而且是以这种强j的方式来的?柳江无力吐槽,更无力吐槽的是,当修行到练气四层大圆满之后,修行的灵觉告诉自己,短时间内修为不会再有突破了,多多在体内积攒些药力,等待下次修为的突破。

     图的是什么?柳江无语凝噎,自己辛辛苦苦,又是想办法提高灵气,又是费心机修复山体,为的不就是多体验下修行的感觉?这样自己辛苦了这么久的意义何在!

     柳江深深叹了口气,唤出了灵山的界面:

     灵山名称:白玉山(可修改一次)

     灵山品阶:初级一阶(1/5)

     灵气值:白品三阶

     灵植:未知

     灵兽:宝石蟹(巡山之兽)、血冠鹤(暂牧养百年,失灵中)

     灵泉:白玉溪(红品五阶灵泉,虚弱中)

     灵脉:三道未知灵脉

     灵山附属设施:暂无(已遗失)

     注:山体土质异常,请尽快解决!

     ……

     看着界面上说道,土质异常,柳江脸带不屑,不就是土质盐碱化吗?自己身后背靠中华上下五千年的阅历,区区盐碱化,区区盐碱化……渐渐的,柳江的面色有些发黑,多么熟悉的一个命题,自己竟然没多少印象了,只记得多开挖渠道灌溉、施农肥,还有一些钙磷钾什么的玩意。

     开挖渠道?别开玩笑了,自己挖了去哪饮水?还不如等着天上下雨冲刷,比较靠谱。至于农家肥?两千丈高的大山,靠自己和俩兽的粪便去挽救,简直强人所难。

     灵山进阶的条件,自动的浮现在了柳江心底,丰富并平衡灵山的生态。柳江挠了挠头,得,这土质盐碱化问题看样子是绕不过的坎,好在自己还有些思路,总比之前升阶条件全凭巧合解决的好。

     山体的突然增大,柳江还有些小不习惯,接连两天都在山上查看着,最终才勉强将水面之上的山体看了一遍。这是原来那不足两平方公里的小岛状,能够比拟的庞大山体。

     面积大了那么多,可植被覆盖的面积经历上次攻山时间后,反而缩小了一圈,查看完山体的柳江,看着那些光秃秃的地方,别扭的难受极了,连连感慨自己灵山升阶之路,任重而道远。

     血冠鹤至今未曾醒来,那满身缠绕的黑气一丝丝的慢慢飘出,诡异的集中到了血冠鹤的头顶三尺之上的黑云中,而黑云时不时的凝结出一滴黑色液体滴落而下,竟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平衡。

     对于其处于失明中的状态提示,柳江翻遍了自己的山神知识储备,至少找到了几条语焉不详的描述,看的柳江更加摸不着头脑。

     血冠鹤作为临时牧养在自己山上的灵禽,假如因为帮助自己守护灵山而发生意外,相信上面的人也不会听自己的任何解释,一个玩忽职守的罪名,都够自己喝一壶的了。

     算算时间,明天就能再次进入财富楼了,柳江焦躁的心情暂时按捺了下来,相信穆老肯定能为自己解惑。

     看着血冠鹤,柳江突然想起了上次其带回的那个篮子,还有后山筑的巢。看着身处昏迷的血冠鹤,柳江内心很不好意思的对其抱了声歉,偷偷摸摸的摸向了后山。

     原本几十米高的陡崖,现在直接扩张成了四五百米高,看着半空那处巢穴,柳江一个闪身,稳稳的站在其中。

     巢**竟有上百平方大小,也不知是血冠鹤当时掏出的就这么大,还是后来随山体扩大的。洞内东西不多,所以柳江一眼就看到了那坨两米长宽的乳白色土堆,更看到了土堆上那三株拳头大小的翠绿幼苗。其中两株幼苗,四五片叶子挂在上面,状态有些不佳。可另一株幼苗就有些诡异了,主干的上方,原本应该开枝散叶的地方,竟长成了别的形状,柳江细看之下,越发感觉其长得像血冠鹤,更奇特的是,对方看着柳江的接近,竟唧唧的叫了起来,竟如活了般。

     当柳江把三株幼苗看全了后,灵山内传来了一声轰响,一道信息传入柳江心底。

     仙茸?紫品灵植?柳江一脸惊讶的看着那三株幼苗,可随着信息的逐渐梳理,柳江深深吐了口气。原来,这仙茸的作用是炼化出一道身外化身,不,应该称作为影外化影。幼苗经多日神形烙印之后,就如那株化形为血冠鹤状的仙茸一样,长成其形状,当仙茸长成之后,会有一道影子融入其身体,各种侦查、刺杀、诱敌、保命等等,甚至还有一道神通专门配合这仙茸生成的影子修炼的。

     看着剩下那两株仙茸,柳江虽然内心火热无比,可惜的是想要烙印这仙茸,需要一股气,一股自我标榜为“仙气”的气,血冠鹤能够烙印成功,估计跟其后台仙庭有关吧?

     柳江心情压抑的离开了,入宝山却空手而回的感觉,太不爽了,早知道自己还不如对血冠鹤的巢穴保持一份期待更好些,自己之前还猜测这血冠鹤是不是**了哪头小母鸟,抢了些鸟崽回来看护呢。

     转眼到了第二天,柳江再次开启财富楼。

     一步跨入的柳江,眼前白光消散之后,第一眼竟又看到了那位屈歧管事。

     矮矮胖胖的屈歧管事,笑起来跟个小弥勒佛似的,搞得现在柳江一看到他,就有种看到招财猫的感觉。

     屈歧笑眯眯的说道:“肖贵客,我们又见面了!”

     柳江也满脸笑容的拱手道:“屈歧兄,又来给我送好处了吗?”

     屈歧学着柳江的样子,也拱了拱手道:“是极是极,上次的拍卖会上,贵客走的匆匆,那川少城主打赌输给你的千年李果,本阁这些时日帮您暂为保管,现在终于可以物归原主了!”

     听到屈歧的话,柳江接过那枚李果,才突然想起来那妻妾成群的少城主,想起对方还说要跪地认错呢。

     屈歧对着柳江点了点头,便退下了。

     柳江手捧那枚李果,满含意外之喜,脚步轻快的走向青楼。

     ……

     “失明中?”穆老听完柳江的描述后,眉头皱了起来:“你可听过一句话?举头三尺有神明!”

     举头三尺有神明?听到这很熟悉的话,柳江竟有些失神,这句话不是说人在做、天在看,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吗?

     看着柳江那疑惑的目光,穆老接着解释道:“其实在人的头顶三尺出以及两肩上方,各有三处神位,而头顶这处便称作明位,虽然多数人修行时根本用不到此三处神位,但当这三处体外神位遭遇意外时,要么会身体衰退,要么就气运衰减!尤其明位,一旦遭遇意外,甚至会有性命之忧!”

     柳江听着穆老的解释,都有些傻眼了,这分明是人身上三把火,或者说三盏灯的传说,与举头三尺有神明的结合体,过去听闻的民间传说,在其口中,竟如同真有此事般。

     柳江半天才收拢思绪:“敢问穆老,可有解救的方法?”

     穆老依旧邹着眉,摇了摇头:“涉及体外神位的典籍,都是各大势力自仙古传承下来的,珍之又珍的收藏起来,轻易根本不得见人,老朽确实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听到穆老说的那么玄乎,柳江的脸色垮了下来,连穆老都没有办法,看样子血冠鹤是小命不保了,连带着自己,不死估计也得脱层皮去。

     穆老看到柳江那难堪的脸色,安慰道:“这种事情,其实要多往好处想想,自身神位有碍,还是要靠自己去克服!假如能够克服神位的危机,所收获的也肯定超乎想象!”

     “还能靠自己挺过去?”柳江有些欣喜的问道。

     “自然可以,过去又不是没有过先例!”穆老心底那句‘虽然概率几乎为零’的话,没忍心说出口:“对了,据说多晒晒太阳,聚攒些浩然之气,有助于神位的恢复!”

     听到穆老说多晒晒太阳,柳江的第一个反应,这还是人身三把火那一套,明明身处一个修仙的世界,竟让自己有种回到前世迷信社会的感觉。柳江满脸狐疑的看着穆老,久久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