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年度大戏(新年快乐~)
    珍宝阁的大管事,听到那一枚五阶灵石的出价,心下一跳:“我珍宝阁之前与这肖贵宾有些生意上的交往,略有几分薄面。也罢,老夫凑个热闹,出价两枚灵石!”

     假如,那声称肖白玉为妹夫的,还有几分托的嫌疑的话,这珍宝阁就有些不在套路了,哪就有些薄面?下面围观的群众都有些听傻了,那可是五阶灵石,怎会有人白扔灵石玩的道理?这很不珍宝阁!

     场面再次陷入沉默。

     “呦呦,我买我妹夫个水萝卜,竟然还有人截胡!姑奶奶这暴脾气,我出五枚!”之前那座阁楼再次传出了一道清脆的声响。

     这就提到五枚五阶灵石了?阁楼上看似随手报出的价格,让下面坐背椅的人们跪服了,您这尊位确实应该高在空中!围观的人群早已收起了嘲讽的面孔,转为羡慕,甚至都有人想上去问问,如此便宜小姨子哪里找到的?

     锦衣男子的脸色有些僵硬,如此哪般,怎么就涨到五阶灵石这一层次上了?你们,你们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少城主的那些妾妃们,看着低声念叨着“你们都是托,你们都是托…”的少城主,也都有些惊慌,不知该如何反应。

     “哈哈哈哈”一声轻狂的笑声从半空传来:“肖兄弟,我悟某作为你的大哥,在你有难的这个场合,该当义不容辞!出价十枚五阶灵石,聊表心意!”

     怎么又出来个大哥?这就提到十枚的价格了?吃瓜群众,脸上的嫉妒略微消散,纷纷将异样的眼光投向那云中城的少城主,该不会要被打脸了吧?

     等等,有细心的修士,分辨了出来,这位为肖白玉出头的五大哥,貌似就是之前略懂玄学,截胡了肖白玉的莲蓬的那位!

     围观人群纷纷交头接耳讨论起来,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刚刚砸场的现在却又装亲热来捧场!

     下面讨论的声音越来越大,原本还都有些顾忌的压着声音,后来发现大家都在八卦,正所谓众人成虎莫去欺,法不责众,也就放开了嗓音。

     各种猜测纷纷出炉,什么爱恨情仇的桥段都被群众演绎了出来,最离谱的猜测却是,这五大哥原本是这肖白玉的小姨子的前夫,后来这肖白玉与这小姨子好上了,一脚把这五大哥给登了,现在这五大哥狂追前妻,刚开始自然给肖白玉下绊子,现在发现自己前妻在捧场,自然假装亲热的上去捧场。

     这还要脸不要?离了就离了!少部分单纯的群众,听着周围讨论的剧情,主干逐渐完善、细节逐渐拓实,心底最终肯定的确认了这个事实!

     阁楼内的敖青三公子听着下面的讨论声,脸色变得漆黑无比,忍不住重哼了一声。恰在此时,正感到莫名其妙的悟公子,听着自己平白带了顶绿帽,还死皮赖脸的去挽留,也忍不住发泄,怒哼了一声。

     这哼哼二重奏,简直默契无比。听着半空传来的两道声响,围观人群有些乐了,还说不是夫妻?

     玩笑归玩笑,阁楼上很多原本不甚在意的人,随意听着下面的讨论,原本以为只是一个乐呵,可是随着种种迹象牵连在一起,他们心底的疑云渐渐增加,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老道我虽不是这肖白玉的亲友,但看着投缘,随性来份香火,作价20枚五阶灵石!”

     “呀,邋遢老道要来份香火?我醉鬼作为老道的大仇家,自然不能让他如愿!我出25枚!”

     ……

     下面群众讨论的正激烈着,这部现场推演的伦理大片,刚被他们加入了上一辈人的爱恨情仇,这肖白玉俨然化身成了五大哥失散多年的亲弟弟,面对亲情爱情的纠缠离舍间,迸发着各种人性的光和热,有人斩情超脱,有人融情超脱,更有人转世再次入凡寻求超脱。区区一愣神的功夫,一部荡气回肠、可歌可泣的悲壮事迹跃然眼前。

     还有完没完了?看着价格飞速狂奔,激烈的人群就如同被人掐住了咽喉,那八卦的激情一丝一丝的被抽离出去,最终一个个瘫软的坐在座椅上。

     世界怎么了?一个白嫩水萝卜,如今正以惊天的价格一路走高着,尼玛,是我们眼瞎了吗?谁还敢再说这肖白玉是个穷逼?谁敢鄙视他是个屌丝?他穿身麻衣怎么了,他修为低劣怎么了,你有本事掏出个大萝卜也卖这个价去?

     其他人心底吐槽不止,勉强还在接受。可这云中城的少城主,完全就傻眼了,那张大的嘴巴久久没有合上。他的内心早已从咒骂转为了麻木,不,我还是不相信,你们都是没见过世面大穷逼,要么就是肖贼的托,少城主还在心存侥幸的挣扎着。

     价格逐渐被抬到了75枚五阶灵石。

     原本还只是十数个阁楼参与竞拍之中,相互间试探着彼此的底价,整个场面不温不火。

     这叫拍的价格,在剩下的那六十多座阁楼看来,也是有些超出了想象了。很多原本不屑、轻视的人们,渐渐的将目光再次集中在那株怪异的参身上。这确实是一株极其特别的参,可它的特别怎么看,都是废参的标志。到底是哪里不凡?很多境界深厚、自视极高的人,内心陷入了苦思,个别精通算术的,也陷入了茫然的卜算之中。

     100枚,价格瞬间被提高到了一百枚,并且这个价格还在以很快的速度刷新着,就好像大家突然找出了那株参的不凡之处一样,瞬间四十多个阁楼加入了竞价之中。

     悟公子再次被骂惨了,成事不足的玩意,怎么就突然勾出了这么多争夺的人?他们是真知道了点什么,还是单纯的赌直觉?如此数目的灵石,他们是如何敢去购买的?就不怕真浪费那么多灵石,东西砸手里,最终以死谢罪吗?

     作为挑起五阶灵石争端的珍宝阁大管事,此时恨不得扇自己几巴掌,自己嘴贱跟龙域的人竞什么价,让给他们,左右最多多一家竞争者,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现在这情况还不知要惹多大的风波出来

     此时的少城主,泪流满面中。服,我服了,为了让我下跪,你们竟然联合导演了这场大戏,我少城主何德何能,何德何能啊?锦衣男子瘫坐在椅子上,内心开始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