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你要战
    紧接着,柳江又走进了帝赐楼。可惜,这次的展品相当偏门,吸收煞气的功法、器物、活物,柳江失望而回。

     当柳江手上突然出现一根有些怪异的棍子时,围观的两百万修士,反应跟之前顶级势力的修士惊人的相似。

     “我没有眼花吧?这家伙在搞什么?”

     “进入子鉴,只是拿出这一根凡品的武器?”

     “有没有之前看过他直播的,请告诉我,这人是不是智障?”

     “别人在布阵,你却在行如幼儿和泥般的低等事情,厉害了我的哥!”

     “有没有想和我赌的?我赌这家伙肯定输!现在,输而不死一赔一,死亡二赔一,胜一赔三!”

     ……

     各方势力的首领,看着柳江此时的行径,也是眉头微皱,任凭底下的人,发出着一声声的讥讽、嘲笑。如此天之倾垂的盛事,假如这名为柳江的小家伙,被对方几下就击败了,那自己召集势力成员来此围观的命令,岂不成了笑话?

     之前也没有什么可以对比的武器,所以面对这凡品的武器,柳江心底有些打鼓,但也是有几分期盼的。毕竟,相对于赤手空拳,手里持着东西的感觉总要好的多。

     ‘外器黑又硬,自带神通,瞬间变身外家高手!’这句很有气势,柳江迫不及待的挥舞了几下这棍子。只是,哪里有什么神通?哪里变外家高手了?

     是不是因为招式太随意了?柳江疑惑的歪了歪头,心底想了想,然后回想了下西游记里大圣那耍棍的风采,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

     看着柳江双手小心翼翼的抡着那棍子,围观的两百万修士惊呆了。不要告诉我们,其实你不会用棍子,你买它只是灵机一动!可柳江那慢悠悠的笨拙姿态,渐渐的验证了人们的猜测。闹什么?众修士们的吐槽更加浓重了,就你这抡棍子的手法,还不如买把菜刀来的实在!

     又尝试了一番的柳江,眼睛转动了几下,莫非这看似凡品的武器,也能内含传承?柳江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放出一丝神念,投入到棍子上。

     轰然一声巨响,只是分出一丝神念的柳江,整个神念竟被拉扯了进去。

     入眼是一片被血红色烟雾笼罩的空间,其他方向雾蒙蒙的看不到边,只有神念的前方不远处,有一道模糊的身影,手持一道棍影,一遍遍的挥舞着几个简单的动作。

     柳江的心神渐渐的就被这道舞棍的身影吸引住了,虽然它反反复复就挑扫格三个动作,可这三个简单的动作细心琢磨下,又分别细分为刺拨,劈斩,架荡三招六式,再琢磨,竟感觉这六式再次细分了下去…

     直至这简单的三招在柳江心底如千变万化般后,原本毫不相干的三招,开始相互组合起来,挑扫、格挑、扫格等等,如此就有六种组合。当三招连在一起,当挑接着挑、扫接着扫、格接着格,相互衔接转化的花样更加繁杂,用招的力势虽有起伏,却始终圆润如一。

     柳江做梦也无法想象,区区挑扫格三道简单的招式,竟也能给人博大精深的感觉,一瞬间,大道至简这四个字充盈着柳江的心头。

     这棍法三招,说起来变化无穷数,可展示完毕,现实时间不过经过了几个呼吸。最终,那模糊身影展示的棍法,如刀劈斧刻般,深深的烙在了柳江神念深处,就好像那演示的身影就是柳江本人,各种精妙的变化一丝不漏的刻入了柳江的骨髓之中。

     柳江再睁眼,一道精芒闪出,双手再次舞动棍子,竟感觉如臂使指,那简单而又不平凡的三招如成为了身体本能般,一个念头闪过,棍影沿着一道道精妙的弧度飞动。

     耍了足足上百棍后,小过了一把瘾的柳江停了下来,闭上双眼,细细体味这棍子带来的改变。

     此时围观的人数,缓步迈向二百五十万大关,聚精观看的修士们,看着柳江一愣神后,棍子竟舞的有模有样起来,虽然嘴里还是鄙视和嘲讽,但原本对其不抱任何希望的心底,竟有一丝期待的苗头冒出。

     “这招式虽然简陋了些,也算勉强可以入眼!”

     “不错不错,莫非刚刚这小子是扮猪吃老虎,故意装不会?”

     “得了吧你们,他这也就勉强算是从一块彻底腐烂的木头,变成一块朽木!总之,主体还是渣渣。”

     “就算他棍子招式不俗,如此凡物如何对抗死物?层次不够,一棍棍的抡出去,只是垂死挣扎!”

     “师弟的观点我很不赞成,能成为这道天垂的第一位接触者,打出的棍法,怎么可能如你们想象般平凡?这样,我改改赔率,胜一赔十如何?师兄弟们,多投投这名小兄弟赢啊!”

     “无良师兄”“滚!”

     ……

     围观的修士,都是以势力为单位,分别在现实里讨论的,而柳江的子鉴内却久久没有人留言。一方面是因为现在手持母鉴的大都为一方首领,自持身份不愿多言;一方面是因为乍闻天之倾垂,如此惊人的消息,让人不知应该摆出什么样的姿态。更主要的是,没人能猜出此刻昊天大帝的心理,如此大事,肯定会引发波澜不断,不知多许的外域势力会飞身扑来,称得上外患重重。可昊天大帝还是将这个消息公开在域内传播,这份根本不惧出现内忧的自信态度,让各势力首领心底掂量了一遍又一遍。

     ..凌府毓小姐的二丫鬟:“鉴人加油!蟹宝宝快跑!!”

     二丫鬟的声响,也被各势力丝毫不差的转播了出去。

     哈哈~楞了一会,场下的大部分修士,才意识到这是凌境鉴的留言讨论功能,再品味了下这道稚嫩的声音,槽点太多,人们禁不住乐了。鉴人这个别致的称呼也就算了,你这鼓励他加油,鼓励蟹宝宝快跑,不就是鼓励他加油去送死嘛?

     ..煮海成汤:鉴人,干翻他们!你有实力,怕啥?大不了煮一锅美食,毒翻他们!!

     ..家传七分清光田:鉴人兄,我向你忏悔!同为古神体系的一员,我竟多次因嫉妒,诅咒于你!哎,只希望你下辈子能原谅我,星空、希望下辈子别做如此遭人愤恨的人了!

     ..俗不可耐:鉴人兄,相识一场,看到你遭难,我心情很沉重,尤其在回忆你上次随随便便搞了两百五阶灵石,那是我这商业奇才平生第一次拜服!这样,趁着你还没死,我出笔巨款,为你请九十九道往生咒,保证你来世平平安安……

     就这样,原本平静的子鉴内,突然被这几个冒出来的人,生生变成了追悼会。鉴人的称呼、会毒术、赚过二百五阶灵石,这些话里透漏出的信息,成功的勾起了众修士的好奇,各势力间,一些知道内情的人兴奋的站了出来,开始讲解这‘山神新秀肖白玉’的光辉事迹。众修士,看着转播的追悼,听着对其过往的讲解,竟在目瞪口呆中忍俊不禁起来,脸色在惊讶和大笑间转换不定,面容都有些僵硬了。

     柳江的感悟没有持续多久,那棍子再次在其手中飞快的舞动着,这次不光在空中带出了呼呼的风声,更是不时传出炸响,在地面崩起一个个的浅坑。柳江的棍影越舞越快,当其身影渐渐被棍影遮盖时,沉浸其中的柳江,内心突然传出了一股浓浓的躁动,流畅的招式被瞬间打断。

     怎么了?柳江定下神来,再次感应那份躁动,却发现那感觉只一瞬间就消失无踪了。柳江有些好奇,再次把那棍子舞起来,当再次沉浸其中时,又是躁动感将柳江的思绪踢了出来。停下了的柳江,还是没有丝毫发现,不死心的一遍遍舞动起来。

     结果是残酷的,在柳江的默数下,发现这躁动感只与连续挥动的次数有关,四百二十七次的时候,无一例外的传出躁意。

     这个问题,是柳江现在完全无法理解的问题,不过在试验中,柳江发现了这棍子的另一个功能。那就是每一棒的挥动,看似轻描淡写,实则早已调动了全身的力量。也就是说借助这棍子,柳江的实力能够百分百发挥出来!这个发现让柳江不禁大喜起来。

     围观的修士只是莫名其妙的看着柳江突然大笑起来,但假如他们知道柳江大笑的原因,肯定一脸不屑的看着‘练气四层’的柳江,如此孱弱的实力,就算发挥出百分百的力道也是弱鸡!

     转眼,时间就这样又过去了两个时辰,鱼背上布置的阵法,渐渐接近了尾声。方九满意的看着自己眼前这道即将完成的繁阵,对于自己阵法上面的天赋不禁自得起来,然后忍不住再次走向前去。

     “兀那小儿,赶紧献上那异兽之卵,九爷还能给你留个全尸!否则等通幽繁阵展开,恐怕你会一点点的从这世间磨掉,最终彻底被抹除!”

     果然是通幽繁阵,那些对阵法感兴趣的修士,目光泛光的看着鱼背上的大阵,由繁至简、由简到繁,两条殊途同归的阵法大道,相互之间会自然的产生很多奇妙反应。

     看着鱼背上仰头大笑的方九,柳江脸上再次浮现怒意,我山神新秀小白玉,何曾惧过什么?于是,忍不住一声大喝:“你要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