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被印证的另一份危机
    当珍宝阁的大管事,心神渐渐平缓下来后,轻抚额头,坏了!

     虽说此时那肖白玉的位置已经曝光,可他的秘密并没有曝光,之前都折损了数十枚五阶灵石,现在再出几十万三阶灵石打发他走,也不是难以接受的事情!

     大管事派出打探的人,很快就返了回来。

     “什么?那肖白玉去了商阁驻地?”大管事面色难看的挥退了杂役。

     然后,大管事的眉头突然邹起,再次回想起上一道昊天域内传来的密信,一丝不安感渐渐萦绕心头。肖白玉手上有37万灵石,近期也没听闻有何需要使用灵石的地方,那么他要灵石做什么的?渐渐思路捋顺的大管事,心底咯噔一跳。

     ……

     此时的柳江往回走着,哼,我山神新秀小白玉,哪里混不开?虽然有些在心里准备,但没想到珍宝阁那老头竟会如此羞辱自己,还好那商阁管事听到自己的来意后,笑眯眯的为自己提供了整整三十万三阶灵石后,抱起那根水萝卜便不再搭理自己了。

     既然灵石到手,那些令人不愉快的细节,被柳江很快抛在脑后,快步向牌楼走去。

     不多时,白玉亭与白玉泉之间,再次堆起了一堆白花花的灵石。

     血冠鹤和泉内,都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引力,黑气和烟雾一阵翻腾,很快那黑气和灰白之气,再次如蟒蛇出洞般冲出。

     柳江再次躲到一旁,安定的看着它们的争抢。

     不多时,这堆三十万灵石,再次被消耗一空,那黑气和灰白之气,依旧在半空不满足的晃动。

     柳江的脸色有些难看了,估算了下开启财富楼的时间,已经过去三个多时辰了!此事,柳江自然不想半途而废,只得再次跑向那堆水萝卜,再次拔出一棵,匆匆的走向财富楼。

     此刻,柳江郁闷的发现,自己之前竟忘了向商阁讨要一枚大一些的储物符宝,而自己手上的储物符宝,只有一枚能够装下一株萝卜!要不,柳江突然想起之前卖树的场景,直接抗进去,在牌楼处卖吧!

     因为实在不知道那黑气和灰白之气,需要多少灵石才能满足,趁着财富楼还剩的不到三个时辰里,自然卖出的萝卜越多越好。

     当柳江来到牌楼前,取出符宝里的那枚萝卜,并大声呼喊起来后,临近牌楼的街道处,渐渐的有些沸腾了。

     “来来来,低价甩卖罕世的巨参王,看一眼你不会吃亏,看一眼你不会上当,大家都来瞧瞧了啊!”

     肖白玉在卖万年萝卜参?这道消息,以极快的速度,传到了几方有心的势力耳力。

     面对渐渐围聚来的人群,原本单调的大声叫卖的柳江,眼珠转了转后,将皮革厂的歌词改改,现场演绎起了一股悲惨凄凉的摇滚风。只是,围观人们大都眉头微皱,各种回忆,是否听说过那名叫黄鹤的坑爹大能。

     就这样,柳江足足卖力表演了一刻钟,人虽然越堆越多,但始终没有人来叫价。最终,还是珍宝阁的大管事阴沉着脸,越众而出。

     “胡闹!简直是胡闹!竟然还想拆分这套宝物!真是气煞老夫了。也罢,也罢,以后就当老哥从没有过你这小弟,你也从未有过我这一老哥。”

     大管事情绪似乎特别激动,那浓重的感情流露着,眼睛里更是满含泪光,啪的一声将一枚储物符宝甩在柳江的怀里,然后抱起那根十多丈高的大萝卜,跌跌撞撞的离开了。

     看着这老头变脸如翻书般,柳江有些发愣,就这样任凭对方将萝卜抱走,半天没有反应过来。果然还是心怀叵测啊,柳江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大管事那离去的背影,心里有些了然。

     “这珍宝阁的兆掌柜果然高义啊!”

     “一份爱护宝物的拳拳之心,值得我等敬佩!”

     “就是就是,这肖白玉再次卖参,摆明了是想坑兆大管事!”

     “哎,如此贪得无厌之人,他的修行之路定然走不远。”

     ……

     人群怀着对兆管事的敬佩和对肖白玉的鄙视,一边讨论之中,一边转身散开了。

     耳听着周围传出的话语,柳江竟感觉一脸的莫名其妙,怎么他就高义,我就小人了?自己凭实力卖参,竟会遭受大家的讥讽,柳江也是满脸的不服气,只是想着那两个吞吃灵石的无底洞,赶忙平缓下心神,高声喊道:“大家请不要走远,下一枚巨参王即刻送到!下一枚巨参王即刻送到!下一枚巨参王即刻送到!”

     看着连喊三遍的柳江,一个闪身,离开财富楼后,原本打算离开的人们,相互好奇的对视了几眼,再次围了上来。

     听到柳江喊着还要再次卖参,抱着巨参的大管事,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尼玛上次这肖白玉可是说,他那一套三才八卦九宫十绝套,足足30株,大管事的脸色有些发黑,心底的那份猜测再次加深了。还要不要买断这些参?

     大管事的内心有些踌躇,毕竟那肖白玉的位置已经暴露,再花费如此代价,为己方不一定能得到的机缘保密,真有些冤大头了,再想到自己刚刚暗坑了那肖白玉一把。最终,大管事给另外知道内情的四方势力发了个信息后,便不打算过问此事了。

     快步走回的柳江,来到白玉亭旁,翻看那大管事给的储物符宝后,一口老血差点喷出,自己在珍宝阁只是扫了一眼数目,足足四十万枚!现在仔细一看,柳江才发现这四十万枚竟是二阶灵石,柳江心底将其换算成三阶灵石,竟只是区区四百枚,还没盛放灵石的符宝的价值高呢!这还不算低阶灵石兑换高阶灵石的折损,尼玛啊,柳江在心底狂骂不已。

     当柳江用符宝再次收起一株萝卜,并怀抱两株萝卜,快步跨步走回财富楼时,等候在牌楼前的人群,竟有些沸腾起来了。

     “来了来了,那肖白玉再次出现了!”

     “果然还是同一品种的萝卜!体态、形状、年份丝毫不差”

     “不瞒各位,上次拍卖会内,那株萝卜被高价哄抢的奇异场景,至今还深刻在我的心头!我也不怕这是有心之人设的局,我取出了半生积攒的二十五万三阶灵石,希望侥幸能买下一份!”

     “呵呵,我怀揣五十万三阶灵石,都没有信心拿下一株!你这二十五万颗如何够看?”

     “兄台此话就不对了,这肖白玉可能一口气要卖出三十株巨参的,而你看看周围的各位,能当场拿出二十五万三阶灵石的有几人?”

     “哼,我等积蓄是不多,但若有大势力插手,拿出几百万的三阶灵石出来,也是轻松无比吧?”

     ……

     听着人群的吵闹,把手上那两株萝卜立在地上,并从储物符宝内取出第三颗萝卜的柳江,才明白之前人们之所以久久未曾报价,是被上次拍卖会上那二百枚五阶灵石的惊人天价吓住了,然后才被珍宝阁那老匹夫诓了去。

     “咳咳,请大家安静一下!由于本人时间有限,原本应该价高者得的,现在让利大回馈!二十万一株,统统二十万一株,你没有听错,不是二千万,不是两百万,二十万三阶灵石您抱回家!”

     在三阶灵石四个字上,柳江咬着牙重重的说出来的。

     这堆萝卜有什么用?柳江完全看不出来,在他的实验之下,只是一堆空有年限的样子货,上次拍卖会上卖出200枚五阶灵石的惊天高价,当时也是把柳江震的心惊肉跳,当时珍宝阁大管事将那方玉玺递过来时,柳江的双腿不停的在打着摆,有几分得到那灰泥的兴奋,可更多的是难以压制的恐慌,来自未知的恐慌!

     随后大管事将买下的那株参强硬的要自己收回时,柳江的魂吓得都要飞了出来,这是什么都没要,反而送自己价值200枚五阶灵石的宝物!虽然心底也有一丝贪欲,但柳江还是坚定的将那玉玺再次推还了回去。

     还放不下心的柳江,拿着那株参,甚至找到了穆老那里。然后,穆老拿着那株参端详了好半天,才一脸惊疑的表情,让柳江把那参收了回去。

     柳江的灵山可能出了了不得的东西!穆老详细询问了之前的好多细节之后,才郑重的对柳江说,因果已起,这份祸事不知何时会爆发,更不知柳江能不能逃此一劫!当柳江询问穆老有何建议时,穆老也是掂量着,对柳江说,将这水搅的更浑些,才可能出现更大的转机。

     自己灵山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此时柳江也不甚在意了,现在自己灵山的危机还未解决,那血冠鹤还半死不活的躺在那里,所以有些自顾不暇的柳江,这些日子都有些忽略珍宝阁这事了。

     恰巧这次急需灵石,柳江便灵机一动,卖些参出去,顺便试探试探珍宝阁的态度。

     现在这个结果,自然柳江有些心凉,但此时却不是细想此事的时候,柳江定了低价的参,遭到了哄抢!就这样,柳江连续进出了四五次,足足卖出16株参之后,财富楼的大门终于关闭了。

     看着三百多万枚的灵石,直接堆成了三丈多高、七八丈方圆的小山堆,柳江的心底也有些成就感,如此庞大的一堆灵石,相信应该能满足那黑气和灰白之气的需求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