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我这暴脾气
    红岩的笑声,让老丁头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自己想错了吗?真种不在他们五人其中?不可能不可能,那可是水晶弥络枣的真种,谁舍得平白送出去?

     交换很快完成。

     面对腾桶他们询问的目光,红岩肯定的点了点头。好大一座一时没忍住,笑出声来。

     看着红岩五人的反应,再听到好大一座的笑声,老丁头的心有些慌了,不对劲。

     谁都知道红岩是个老实人,更是个厚道人,这些年任劳任怨,得到的贡献点是最多的,修行也是最稳健的!所以,对于红岩得到那枚泉种,除了老丁头那一派系,其他人都很认同的,况且红岩还有水晶弥络枣的补偿!

     “红岩,老朽细想了下,这样怀疑你是不对的。要不,还是再换回来吧?”老丁头的脸皮功力终究浑厚,面色如常,公然反悔。

     太不要脸!不光红岩五人,其他围观的吃瓜群众,神色都有些厌恶。

     “无耻!”

     就在人们对着老丁头怒目而视之时,一道怒吼传出!谁?谁竟然敢公然顶撞山头?还如此大声的喊了出来!真是…真是深得我心啊,人们都大感解气!

     一句无耻,原本风轻云淡的老丁头,面色阴沉了下来,接着听到人群中的哄笑,面色更加难堪,“谁在如此诋毁老朽?是谁?可敢站出来?”

     老丁头的语调骤然变得尖细,阴森森的在耳边环绕。

     “是我说的,山头你想怎么样啊?”藤桶横跨一步,站在几人的前面。

     “呦,没想到你这头猪长本事了?”被唤作黑子的黑矮男子,几步闪到藤桶的面前,语气轻蔑的笑道:“忘了黑牙虫群了吗?还想多试几次绝望怎地?”

     “你…”藤桶脸上的肥肉抽搐不停,一双小眼睛变得血红一片:“竟..竟然是你们,断,断我修行…”

     听着藤桶的声音都有些哆嗦了,虎啸和绿影赶忙走到藤桶的身旁护住,怕藤桶在盒子手底吃亏,更怕的是藤桶主动动手,触犯禁律。

     依然稳坐案首的老丁头,冷眼看着黑子的表演,作为自己手底下养的狗,如果咬的让自己不满意,他不介意亲自下场。作为一方的山头,高高在上的姿态是不允许顶撞的,至少明面上的顶撞是不允许的,老丁头眯起的眼睛里,满含着阴狠和毒辣,尤其眼珠随便转动一圈后,一条条歹毒的计策浮于心头。

     此时的老丁头,感觉自己就是个枭雄,再三推演着毒计,推演到自嗨尽兴的时候,心底不自觉的涌起了一股这方圆舍我其谁的感慨,阴凄凄的笑了起来。

     就在老丁头渐渐陷入脑洞的时候,这边的对持正在继续着。

     “我就是看不惯你这副肥大的嘴脸,明明是普通白品的豆荚藤类,竟然能晋升蓝品缚地藤。”黑子面色扭曲,语气满含愤慨,“结果呢?晋升蓝品你还不满意,竟想再上个红品。攀天藤岂是你……”

     啪的一声脆响。

     “你…你…”黑子伸手指向突然冒出的柳江,气愤、恼怒、羞愧,各种表情夹杂在一起,脸色青红不定。

     所有人都在猝不及防下,围观了柳江那酣畅淋漓的一掌。一个是犹如新生的雏儿,一个确是修行数千年的成年人;一个是毫无底蕴的野路子,一个是多年波爬滚打、手底不乏血腥诡诈的人物。这打脸的反差,超出了围观人的思维极限。他是如何打到的?

     黑子也懵了,自己不是没有防备,相反,在嘴里嘲讽的时候,自己手里可是时时刻刻凝着法决的,见了鬼了,他就像突然闪到我面前一样!这脸真是丢大发了,黑子听着安静半天后轰然而起的笑声,脸色羞的血红,这血红色更是流进了眼中,黑子恶狠狠的看向柳江,那呆直的目光,是捕猎前的气血在凝聚。

     我这暴脾气,柳江是实在忍不了了。刚开始那句无耻就是他喊的,只是被发现的藤桶甩个法术禁锢起来后,自己走上前去。留下不能说话,也不能动弹的柳江立在原地。在想着这事毕竟不是直接关系自己,柳江也就忍耐了下来。

     可强按下去的脾气,听着对方的话语,看着对方的嘴脸,腾地一下,柳江再次沸腾了起来…可此时看着自己豁出去的手掌,柳江也有些傻眼,心有所感之下,自己很自然的运转起了那仅会的皮毛山临之术,一个瞬移,这就怼了对方一脸?

     此时,柳江的子鉴内还剩下600多人,因为柳江子鉴引来的红光虽然最终没能形成紫光,但光芒衰减下,一抹红意并未散去。

     柳江子鉴内还剩下的人也沸腾了,天呢,他们看到了什么?在别人的灵山之上,使出了山临之术?你这是真的要逆天啊!原本还留下来的人以为,观看一场山神的正名,犹如看一场过家家。水晶弥络枣?我家宠物都不吃;蓝品灵泉?给我洗脚都不配!

     聊胜于无的心理预期,竟被这略显曲折的过程一点点的拔高了,区区山头?你是在搞笑的吗?对于古神体系的没落之态,没有人惋惜,更多的是乐见其成。

     ..俗不可耐:小哥儿,再打那山头一巴掌,爷给你刷个礼物。

     ..富丽堂皇:两巴掌,刷个气泡。

     ..名利难收:红盒,三个巴掌。

     ..俗不可耐:怎么,比财?哥几个盘盘?每一个巴掌,我三个红盒,上!不!封!顶!

     ..富丽堂皇:一巴掌,十个红盒!

     ..名利难收:五十。

     ……

     子鉴内的600余人,看着身边突然冒出来的三个正在斗富的土豪,只有少数人才能保持平缓的心境。一个红盒,标价一块四阶灵石——俗称一阶仙石!那可是入了仙品,虽说一枚一阶仙石价值千枚三阶灵石——又称极品灵石,但在场的600多人,每人都可以拿出几千极品灵石,却极少有人能拿出一枚仙石。

     你们有钱,你们牛逼行了吧?子鉴内的人们纷纷调整好心态,继续围观这难得的斗富场景。可渐渐的,他们的额头开始冒汗,呼吸急促,双目更是赤红一片,这价格,不,你们仨不是人,你们都是仙啊!

     红岩一把把柳江护在了身后,表情平静了看着黑子。原本跃跃欲试的黑子,扭曲的脸庞竟平静了下来。看着还没动手,就怂了回来的黑子,老丁头鼻孔哼出了一股粗气,满含不满的瞥了黑子一眼。接到眼神的黑子身体竟如抖糠,垂下的双眼里满含委屈,不怂我也怼不过啊。

     眼看着日头已偏,围观的人终于走出了一个年龄略显大的人,僵局很快就被打破,看着连同柳江那枚,一共十一枚水晶弥络枣飞入一道法术中混在一起,并越转越快,然后一阵叮叮当当的声响后,再次落回了各自身前的碟子内。

     由旁人再次分配,这是老丁头唯一能接受的解决方案。

     事情闹到这一步,原本还要相互交流经验的环节,自然被取消了,甚至上面下达的最新贡事,老丁头也不愿细讲了,冷冰冰的说了句“近期将开起彩虹桥,早做准备”后,转身离去。

     “您老是不是忘了什么?”红岩面容有些羞涩,但语气显得很强硬。

     “少了什么?没有啊。”

     看着面前装傻的老丁头,红岩鼻子有些抽搐:“我兄弟刚成山神,其他东西你可以克扣,山牌呢?这你总得给吧?”

     黑子讥笑了声:“刚认识,这就成兄弟了?”

     藤桶他们面色平静:“又没说你是我们兄弟,你管的着吗?”

     “你!说!我!克!扣?”谁也没料到老丁头会突然爆发,那神色狰狞,一字一顿,暴跳起来,犹如谁踩了他的尾巴。

     “没…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面对老丁头的质疑,本性淳朴的红岩,第一反应就想道歉,毕竟当面说出还只是猜测的话语。

     好大一座反应特别快,眼看红岩气势迅速衰减,跳到了前面来:“这么说,就是没克扣喽?那就让我们大伙看看,你那的新丁福利还剩多少!”

     面对怀疑,老丁头面色缓缓回复平静,甚至心底暗暗嘲讽对方挑事的手法,太过拙劣!如此手法,也敢跟老朽过招?且看老朽如何给你打发回去。

     “咳咳,既然这样,那么老朽就把准备的最珍贵那份新丁礼物拿出来吧。”老丁头笑眯眯的说道,只可惜那双倒三角眼太破坏慈眉善目的形象。

     哇~

     大家眼前突然冒出了一堵墙,确切的说是一截树干,厚度只有一指,直径却有3米多,圆木的边缘甚至还粘着一段树皮,但怪异的是,它上面竟没有年轮。

     看着老丁头拿出的物体,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老丁头这是疯了吗?就这段树心,估计都能占他积累财产的一半。如此完整的神树树心,甚至神树的边缘都在凝结出了树皮,这是树要活啊!

     没人愿意相信老丁头真的愿意拿出此等神物送给新丁,就连黑子都一脸怀疑的眼神。

     迎着别人怀疑的目光,老丁头忍不住对自己的急智,大加赞赏起来,叫你们见识下什么叫明谋!一股智商上碾压感,油然而生。哼,竟敢挑衅我的威严,不教训教训你们,我这山长一职不是形同虚设了?可惜,美中不足啊,黑子竟也投来怀疑的目光,自己养狗没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