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鉴坊的开启
    凤鸣海湾,在昊天域的内陆海边,是一所非常凶险而又著名的地方。形似一个犀牛头,常年有凤啼传出。

     在那道深深楔进海洋的犀牛角尖处,有一座青葱的山头。

     此时的钱不富,静静的趴在山背挖出的浅坑之中,身上盖着一层浮土和草皮,仅留一双眼睛遮掩着,还露在外边。

     连同左右的六名护卫,他们已经趴在这儿两天整了。

     金阳城里的居民总说,城主生了个不似钱家血脉的二公子,不仅对于钱财的打理毫无兴趣,而且生了一颗躁动的心!

     穷六,紧紧挨着钱不富的左边,作为钱家从小培养的家奴,耳听到身边从二少爷处传来酣睡的轻呼,穷六的脸上挂上了一抹笑意。虽然到这把年龄才成长为家族为数不多的练气七层护卫,穷六的努力是毋庸置疑的,而被家主选作少爷的护航者,不止是因为有实力,更重要的是忠心。

     少爷性子野、做事不羁,从小看着他长大的穷六,已经不记得多少次,接手少爷奇思怪想后的行动。少爷饿了、少爷渴了、少爷睡着了…少爷每次组织行动的兴致勃勃,都被自己记在心里,然后在少爷萌生退意的时候,顶在前方。他还是个孩子,穷六心底想着。

     七天前,有人看到一只衔物鸽从这个港湾飞入大海。所以这次行动的目的是围杀李青,现在排在凌境鉴内热度红榜第二名的人,为的就是那枚雷神珠。

     这样围杀的局,不止一处。

     自从孙不才在母鉴集体乍起那道紫光后,多数人都心思浮动了起来。当时观看的近二十万人,谁都没有看清孙不才最终得到了什么,只看到一头牛影裹着白光,没入了孙不才的体内。

     依托在目标子鉴内的周详查探,准确判断出目标所在方位,然后各凭手段,宝物德者居之。这不是空想,而是有迹可循的,在火尊者的通天图(直播系统)时,就出现了好几位通过猎杀那些重生(直播)者,而势起龙腾,其中最有名的七个已成大能的修士,又被称为“天狼七杀才”,他们的事迹,就算在昊天域最下层的散修都有耳闻。

     白开水事件之后,已经过去了两天。

     柳江疑神疑鬼的病症,越发严重了,没日没夜中,拼了命的试做着一道道菜肴。

     每一份出锅的东西,都有毒!单纯的宝石蟹验证了这一点。这两天的柳江在玩了命的创作着各种“美食“,而宝石蟹也在亦步亦趋的品尝着美食,他们都在乐此不疲的折腾着自己。反正出锅的东西,柳江是一口也不敢吃的,每次都在旁边傻看着宝石蟹饱餐之后的剧烈反应。宝石蟹那一次又一次的惨烈的下场,一遍一遍的刷新着柳江的承受底线。

     就在一次眼睁睁看着,宝石蟹那水桶粗的身体,被横向拉伸成了手指粗细,十余米长的圆柱形后,疯狂做菜的柳江,终于心生不忍了。

     说来也怪,这两天柳江至少出锅了二十几道菜肴,每一道的分量都是足够几个成年人填饱肚子的,但每次折腾完以后的宝石蟹,都睁着一双萌萌的小眼睛,眨巴眨巴,看着柳江准备的下一道菜。

     把火堆和挫锅收拾了下,柳江再次静静的坐在了沙滩上。

     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天,也就是五个月了。现在柳江的心思,都放在了岛上的神秘人身上。那天宝石蟹如死狗般躺在地上时,柳江已经把它全身摸了一遍,最终失望的发现,蟹背上的那五颗珠子里并没有山神珠!加上有毒的饭菜这一条,宝石蟹这个结果更加深了柳江的怀疑,一定有人在旁边捉弄自己,该死的,这人肯定在旁边看着自己的窘态偷着乐呢,可恶!

     咦,什么在扯自己?

     转头的柳江发现,宝石蟹螯钳夹着自己的蓑衣,脸颊在后背上左右蹭着,痒痒的。

     “别闹”,柳江背着手轻轻推了推宝石蟹,结果目瞪口呆的看着这货顺势翻倒在地,五对爪子挠动着地面,滴溜溜的旋转了起来。

     面对那双无辜、委屈的乌黑小眼睛,柳江不禁扶额,那赖上来的架势,柳江竟感觉有些招架不住。

     这两天,子鉴内的人数一直维持在20+,包括大掌兄在内的厨士们都赤红着双眼,默默的看着柳江做菜的过程。

     每一次被折腾的很惨的宝石蟹,都在显露着柳江菜肴的奇异之处!可渐渐的,大掌兄发现,那!并!不!是!毒!!宝石蟹是极道兽,更是寻宝兽,甚至它的寻宝本能才是它极道的根缔。而一个寻宝兽,怎么可能一次一次的去尝试有毒的东西?这不合理的背后,只能说明,他做的菜肴是补品!而且是大补的补!凝视宝石蟹的时间长了,大掌兄甚至有种宝石蟹突破了一层滞疐的感觉。

     厨阁的阁主早已被惊动,虽然暂时弄不到柳江做菜时候的感悟,但其做菜的影像,早已被翻看了无数遍,每多看一次,便多了一层心惊,每多观一遍,又多了无穷的猜想。

     以其大能的身份,模拟柳江的做菜过程再做一次,简直轻而易举,但对比着影像,阁主心中总有点玄妙的闪光。

     就在柳江实在耐不住宝石蟹的哀求,打算再尝试一道菜的时候,子鉴闪动了起来。

     这是?将意识集中到子鉴的柳江,发现子鉴内竟然多了一道门。接着五道消息传了过来:一、目前二十三人观看自己(23/743);二、十年内寿元特赐九年,而且在没有与本命山相合时,寿元达三十倍流速;三、目前荒点31;四、你有一道恩典可以使用;五、鉴坊开启。

     鉴坊?柳江的疑问刚从心底浮起的时候,子鉴的解释就传了过来。这是一片仅支持子鉴持有者相互交易的场所,现容量50/50,因九成子鉴持有者跨入练气境,特此开启。容量50/50就意味着,现在鉴坊最多容纳五十人,现在里面已经存在五十人,而鉴坊容量并不是一成不变,而是随着子鉴持有者们的修为增长而增加。

     介绍里说,在鉴坊内可以兜售任何物品,前提是需要花费荒点将该物品摄入子鉴内,扣除的荒点由子鉴判断,但最低额度5点荒点。

     现在已经有九成人跨入练气了?柳江再次泪流满面,但想想还有十分之一,也就是10万人陪着自己体验30倍的流速,柳江心情突然好多了。重生时,基本上已经具备跨入练气的肉体需求,至于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没能跨入,柳江的心底满含恶意的揣测着他人的遭遇。

     在专心查看子鉴的柳江,回过神来,才无语的发现,那只螃蟹正爬在自己的头顶晃荡。柳江也不知道是下毒的效果,还是美食的效果,宝石蟹对他的防备快速的卸了下来,甚至不到一天的时间,就表现的亲昵了起来,尤其在柳江起锅很慢的时候。

     没有在宝石蟹身上发现山神珠,最初对于宝石蟹的隔阂很自然就消退了。然后柳江才发现,萌宝之明当真不是盖的,就算自己被其肢解了好几次,就算某花部位被破,心底的怒气还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着。

     柳江把宝石蟹从头顶抱了起来,顺势躺下后,双手把它紧紧的捂在肚皮上。同样肚皮朝天的宝石蟹自然不安分的扭动挣扎了起来,只是那双螯钳紧紧的闭合着垂在一旁,好似生怕螯钳伤到柳江一样。

     “好吧,好吧,在给你做道…嗯,清蒸酸麻紫色花!”柳江起身把宝石蟹放到了地上,“不过做完这道菜后,今天就不能再烦我了哦。”

     看着拼命点头的宝石蟹,柳江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至于为什么给螃蟹做清蒸酸麻紫色花,因为螃蟹吃过后,效果有如炫彩烟花,非常适合在夜晚燃放,柳江心底很不厚道的嘀咕着。

     刘厚存还在猴子窝里煎熬着,因为这些天不光没有吃东西,连觉都不敢睡,所以蓬头垢面、肤色煞白,双眼内布满血丝,形象凄惨无比,甚至这境地差一点点就能排进热度黑榜前百名了。

     原本刘厚存天真的以为,运转功法,从外界吸收灵气,可以有效的减缓体力的流失,但结果事与愿违!原本还能坚持五六天的身体,现在感觉最多两天,肯定灯尽油枯而亡。在发现把神识集中到子鉴内,可以减弱无穷的饥饿感后,刘厚存的神识就常驻子鉴了,相比于子鉴内的空虚无聊,现实的饥饿恐慌更让人难捱。

     当子鉴闪光的时候,愁眉苦脸的刘厚存也没多想,一步跨进了那道门里。当了解到鉴坊的介绍后,刘厚存的心底真的狂喜了起来,嘴里不住念叨着“得救了,得救了……”

     但结果如一柄重锤,砸的刘厚存眼冒金星。

     荒点是什么?在子鉴详细的解释后,刘厚存的脸色夸了下来。你还不如直接饿死我算了,给个希望,再把它剥夺去,这不是玩人吗?

     心有不甘的刘厚存,咬牙决定尝试一下,幸亏第一次租赁摊位免费,要不自己真的就没什么办法了。很快,鉴坊内,挂起了第一道摊布,上面写着;“极品绝世猴儿酒,一杯开胃,两杯壮阳,三杯破境如破竹,四杯仙念九转、通宵达旦……”布角还有很不起眼的几个小字——“先付款,后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