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联欢会里破事多
    猝不及防,古怪的叶子竟裹着柳江直至的飞向了山府之上的画卷中。

     柳江倒没有慌张,反而一脸惊奇的表情。在融入光滑如镜般画卷中,柳江的身体好像被无限拉长。

     “欢迎,欢迎!”

     “欢迎来到我们大家庭!”

     “我们都会爱护你的!”

     “哈哈…”

     脑袋仿佛停固了的柳江,思维渐渐地清明起来,并吃惊的看着周围四五十个各色人影围成的圈,大家大都面带笑意的看着自己。

     环眼四顾,柳江发现自己身处的是一座山头的半山腰上,百丈方圆的平地上,稀疏的果树在四周环绕,正中位置摆了一些石桌和石椅。

     拜山头?山神联欢会?吸收着叶片上传递而来的信息,柳江有些疑惑。

     这时,一位面色枯黄、须发斑白的老者,越众而出,拱了拱手道:“老朽愧以年长,凭此担任山头一职。因该片山头排号丁位,吾又被称作老丁头。”

     看着眼前这个倒三角眼、脸颊枯瘦的老头,柳江眉头微皱,不由打了个寒颤,默默的在心底告诫自己,这肯定是个阴险的老家伙。

     看着半天没有反应的柳江,老丁头眼底闪过一丝晦暗,清咳了两声后,向着左边人群使了个眼色。接着老丁头转了个身,顺着人们让出的通道,踱步走向案首的石桌前坐定。

     柳江看着一句话说完后,自顾转身离开的丁老头,心底有些莫名其妙。突然,一个手臂搭在了柳江的肩上,“小家伙,怎么这么没礼貌?幸亏山长是个开明的人,不跟你计较。”

     噗嗤,当说到山长时,柳江明显听到人群中传来了笑声,当听到开明时,讥笑的声响更大了一些。

     一位面容同样枯黄,瘦弱矮小的中年男子一脸自来熟的模样,勾搭着柳江的肩膀,硬拖着柳江走向老丁头不远的一座石桌旁,混没在意旁边的讥笑声。

     待人群坐定后,场面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中。安静的让柳江有些发毛,该死的老鬼,对于面前陷入假寐的老丁头,柳江心底咒骂连连。

     半天后…

     “你的领路人是谁?师从哪道山脉?我看你的灵山资质不俗,敢问定山格的时候用的又是何物呢?

     老丁头的突然声响,吓了柳江一跳,至于问的是什么?每个字柳江都能听懂,但组合在一起,柳江就懵了。

     原本面色就很勉强的的老丁头,看着傻傻半天没反应的柳江,面容直接垮了下来,自觉心中有数后道:“原来只是个野路子啊。”

     老丁头面色一整,摇了摇头,不再理会柳江,直接对着人群说道:“吉时快到了,红岩,快上水晶弥络枣吧”

     红颜?对于那老头的忽视,柳江也没放在心上,听到红颜这个词时,不禁面色冒光,哪呢哪呢,刚刚自己扫了一圈,可是没看到有女山神的身影。

     “来喽”,一道两米多高、身材壮硕的男子,应声走了出来,然后如变戏法般,变出一个个精美的碟子,摆放到每个石桌上。

     看着这名老农打扮的高大男子,那黝黑的肤色、朴质的衣物,重要的是那国字脸上堆出来的憨厚笑脸,都让柳江对他的好感大增。

     柳江看着刚摆放到自己面前的碟子,眼神一瞬间就被碟子内的那个东西吸引了。这是一个拳头大小的果子,表皮晶莹剔透,让人看着不禁食指大动,而且透过表皮仔细往里看,一层错综交错的果肉脉络仿佛就在眼前,看的久了竟给人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仿佛过去好多当时不明白的东西,瞬间悟通了一样。

     柳江的眼中开始泛起了光芒,水晶弥络枣的名字听起来就很牛逼,看着那那诱人的果实,还带着短短的一截枝叶,数滴晶莹的水珠在上面凝结着,再深吸一口气,浓郁的草木清香,嗅的让人上瘾。

     啪的一声,柳江忍不住抓去的手,被旁边飞来的手一掌打掉了。柳江尴尬的抬头一看,那名被称作红颜的男子,正一手挠头,憨厚的对着自己笑。

     “小家伙,现在还不是吃枣的时候,再等等,再等等!”

     看着面前犹如哄骗小孩的男子,柳江竟有些暖暖的,不禁与其相视而笑。

     接着,红岩不由分说的把柳江拉到了远离中心的一角,紧靠在自己身旁坐下。原本眯着眼睛的老丁头,睁开了一道眼缝,对着背身走远的柳江二人,哼哼了两声,也没多管。

     “小家伙,你山头叫啥名?”一位身材胖大如缸的男子,大大的脸庞笑起来,眼睛都没了一样。

     柳江刚坐定,周围四五个人就围了过来,看起来应该和红岩是个小集体,人都透着和善。

     “我山头原来叫白玉…”

     ……

     随着交谈,柳江知道了他们的山名,分别是红岩、虎啸、绿影、藤桶和好大一座。

     好大一座,这名字刚听到时把柳江乐坏了,据说是这位成山神时,定山格的物品变了个异,导致他的灵山的体积瞬间增大了数百倍,震惊的他喊了句“好大一座山”,结果山名就成了好大一座,改都没法改了,气的他后来无数次想撞墙自杀,尤其在众山图里别人叫他名的时候。

     柳江与红岩五人间的隔阂,在交谈中,慢慢的消除掉了,当然中间柳江更多的是充当倾听者,也趁机询问了好多自己感觉疑惑的地方。

     比如拜山头,就是每一位刚踏入的山神,在其立言时,根据其大体位置,倒映到那幅众山图内,然后自动划归到某山头分管。当然,那枚将人拉入众山图中的绿叶,只有拜山头时,才会强制拉入。

     至于山神联欢会,只能说柳江的运气好,恰逢其会。每一片山头,都管辖着不超百数的山神,每过几十到几百不等的年岁里,上面会有一笔物资发下,山头有部分的分配权,剩下的会直接赏赐到这些年表现最佳的山神那里——这就是山神联欢会的缘由。

     古神体系靠的是什么?靠的是人脉!听着他们斩钉截铁的话语,柳江的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你们在说啥?古神难道还跟官场一样不成?天庭还在?

     天庭还在不在,他们摇了摇头也没太细讲,只是语焉不详的讲了讲,古修修外天地、近修修内天地的区别,总结成了一个靠量、一个凭质的两个迥然不同的体系。最后更是隐晦的提醒柳江,一定要积累起人脉来,就算再怎么吃亏,只要能交到有用处的朋友,就是赚的!

     此次上面下拨的是一道种子,不同于一般概念,它是一道入了蓝品的灵泉之种。

     种子直接飞到了红岩的山府内,这还用分啥?老丁头的肺都气炸了!他的灵山卡在白品三阶多少年了?也许就差这道蓝品的灵泉,自己的修行就能更进一步,这也是老丁头今天一天都摆着脸色的原因。

     看着远处相谈甚欢的柳江几人,老丁头,眼珠转了转,然后清了清喉咙道:“对了红岩,你之前说,会拿出五十份水晶弥络枣来,对吧?”

     红岩憨憨一笑:“是的,山头。”

     老丁头身旁那位黑瘦男子,看到老丁头瞥来的一个眼神,心领神会道:“哼,原本我们这片46位山神的时候,你说拿出50水晶弥络枣,其中5个贡献给山长!现在,不知从哪突然冒出个野山神。你说这45个水晶弥络枣,我们剩下46个人怎么分?”

     “这,这…”原本没有多想的红岩,不禁有些傻眼了,自己只说拿出50枚水晶弥络枣,来充当此次联欢会的点缀之物,也没明说5枚贡献给他啊!

     看着红岩有些语塞,站在他旁边的好大一座急了:“50枚水晶弥络枣,现在47人,怎么就分不下去了。”

     柳江脸色有些发黑,虽然知道主要针对的不是自己,但终归是当枪使了,还哪里冒出来的野山神,简直欺人太甚,柳江忍不住,想要说点什么。

     但藤桶,就是那个缸粗的男子,一把捂住了柳江的嘴巴,并把他拉到了身后。那一道巨力袭来,柳江根本无法反抗,顺从的推到身后,只是一瞬间,柳江发现,藤桶不光笑起来眼睛像是没了,凶起来也一样。

     “好了,黑子,我并不是一个严格的领头,那位,那位小山神的水晶弥络枣,就从我那份里出吧。”老丁头看着拥簇在一起的红岩五人,又看了看周围冷眼旁观的人,再次清咳了一声:“不过,红岩,你是曾说过,这次的50枚水晶弥络枣里,会出现一枚水晶弥络枣的真种?”

     听着老黑头的话风一转,红岩五人心底好像明白了什么。

     “是的。”红岩语气硬绷绷的,老实人不是傻,自己的水晶弥络枣树是这片唯一的一株白品四阶灵植,这次把数千年的收成,一次性全拿出来了,这老头竟然还算计着什么。50枚啊,50枚水晶弥络枣的价格足以抵上小半个蓝品灵泉的价格了,更别提自己那枚水晶弥络枣的真种了,其价值丝毫不比50枚水晶弥络枣差。

     老丁头双眼再次眯起,丝毫不在意红岩牙齿交错的声响:“那我要求,将我和黑子这五枚水晶弥络枣,与你们五人的交换。”

     老丁头充满怀疑的话,就像一道缝隙,将红岩五人与其他人等分隔开来。

     “哈哈哈哈…好,好,好!”红岩的面色有些僵硬,然后竟突然大笑了几声,爽快的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