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我只是想喝口热水
    时间如隙,转眼到了黄昏。

     柳江在沉思中度过了大半天,作为一名伟大的穿越者,作为一名身兼双系统的男人,作为一名拥有高端知识的学者,怎么会被一只螃蟹欺负的那么惨呢?

     假如不是自尊心在作祟,柳江早已泪流满面。

     无论下药还是美食,柳江暂时都愿意在去想了,因为他想家了!记忆从脑海深处翻滚了出来,有儿提时父母呵护中的温暖,有成长中的倔强,有初恋的美好,婚姻内的包容和女儿的出生……

     这些在自己离世之前,早就已经回不去了。但,家的味道,就像一杯白开水,平淡无奇,可失去的时间越久,对它的想念就越发着魔。

     我想喝口白开水!柳江翻身而起,混没在意旁边密切关注着的宝石蟹。

     当宝石蟹发现,柳江再一次洗刷那只奇形怪状的物体时,炯炯有神的眼睛里冒出了希冀的光芒,双螯微微上扬,身体前倾,摆出了一副随时出击的姿态,也不知是准备出击抢夺东西,还是准备出击胖揍柳江一顿。

     但据子鉴内还在一直观看的四个人猜测,肯定是去胖揍去的!原因很简单,柳江又开始洗锅了,他那造型古怪的破锅,一共做出了两份东西,一份让宝石蟹放屁不止,一份让宝石蟹狂吐白沫!现在又要动锅,哪里讨的了好?

     柳江根本正眼都没看过宝石蟹或者子鉴内一眼,情怀上来了,真是挡都挡不住,反正我不管,今天就要喝口热水再睡觉!

     山上,或者说岛上并没有发现任何淡水源,煮鱼汤的时候,直接放的就是海水。煮汤可以用盐水凑合,煮水怎么能行?海水煮出来的,肯定不能叫白开水了啊。但这都难不住柳江,在尝试了几次后,顺利的将海水内的矿物质都提取了出来,试了试剩下的液体,感觉与淡水相差无多后,架起锅,燃起火。

     或许是这两天的压力太大了,烤着火,侧脸辉映着晚霞,卷曲着身子睡着了。

     火静静的燃着,子鉴内却不平静了起来。

     ..煮海成汤:大掌兄,大掌兄,那家伙又做东西了,虽然只是在烧水唤*儒雅如小烹

     ..儒雅如小烹:勿扰,吾正观之!

     煮海成汤是厨阁这代年龄最小的儿徒,外号汤圆,是众徒师兄弟中唯一的一个异种。这几天闲的没事待不住,被安排在柳江的子鉴内,死盯柳江的动静,一经发现其燃火动锅,马上呼唤徒兄弟们。

     子鉴内的人数缓缓增加到了12.

     汤圆是个很闲不住的人,所以面对寂静,越发心急,不禁抓耳挠腮起来。

     ..煮海成汤:大掌兄,有啥发现没?

     ……

     没人去加柴,火苗渐渐熄灭,锅内的水也在经历过翻滚后,渐渐的静止了下来。

     看着蹑手蹑脚,鬼鬼祟祟的靠近那口锅的宝石蟹,子鉴内的17个人都屏住了呼吸,思绪里满含期待,仿佛盼望着又一道奇迹的出现。

     这是一只不怕烫的螃蟹,汤圆看着宝石蟹这次毫不迟疑的牛饮起锅里的热水。

     三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一刻钟……

     ..食若水:天呢,大掌兄快看!

     就在子鉴内的人们面面相觑,打算离开的时候,阿水那惊喜的声音在子鉴内响了起来,如一道惊雷,原本无精打采的厨士们都震惊了。这一刻,子鉴内嘈杂一片,每个人都在大声呼喊着什么,他们听不到别人说了什么,也不知道此刻自己嘴里吐出的是什么,反正这一刻,所有人嘴巴都在激动的张合着。

     宝石蟹身上终于出现了他们期待已久的变化。原本金黄色的外壳,渐渐变得赤红,一股浓烈的热气从其身上蒸腾而出,扭曲了它的四周。它在痛苦的翻滚着!

     不管是作为厨阁一方管事的香御四海,还是大掌兄儒雅如小烹,心底都如一杆大秤砣重重的落下,烧个水都能烧出毒性来,前人庇佑,这是厨艺要出战斗厨宝的节奏吗?

     每个人的眼睛都不自觉的盯到了,尚在酣睡的柳江身上,那炽热、激动、不敢相信,各种思绪交杂一起的复杂目光,竟让睡梦中的柳江有些不适应,卷曲的身体不自觉的扭动了几下。

     在人们视野的边角,宝石蟹赤红的身躯爆发出一阵阵灼热的光芒,此时如果有人细细感应,定然能感受到一丝大日东升的韵味。

     水深火热中的宝石蟹吱吱的叫唤着,乌溜溜的小眼睛急的一直在打转,有心跳进海水里降温,可到了海岸边兜了好几圈,还是没敢下水。眼看着血丝一点点的爬满了乌黑的小眼睛,宝石蟹眼睛一闭,钻进了沙子里。

     肉眼可见,沙子很快凸起了一个小丘,而且小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转动着,速度在稍快些的时候,看着那一道道如同连贯起来的小丘残影,看的人不禁毛骨悚然起来,就好像沙子下面不是一只脸盆大小的螃蟹,而是一只一丈粗细的远古巨蟒,在里面伺机跃出,择人而噬。

     等速度再快些的时候,沙丘变成了一条长龙,而且那突出的沙土还在往上冒着滚滚的黑烟,渐渐的,突起的沙土像是被烟沾染了一样,也变得深邃黝黑。

     宝石蟹的惊人变化,终于吸引来了人们的目光,看着那道由黄转黑,还热气腾腾的长龙,除了目瞪口呆,还是目瞪口呆。就连外表一向严肃的大掌兄,都感觉今天已经把往后多年的表情一起预支掉了,否则这么目瞪口呆接着目瞪口呆,表情根本不够用了。

     咚,汤圆重重的咽了一口唾沫,原本灵巧的嘴巴此时仿佛失去了力气,张大着却一字不发的,看着那道黝黑的长龙转个弯,直奔酣睡中的柳江而去。

     咚,对比汤圆吞咽的声响,这到声响的音量何止加大了上千倍,撞击的一瞬间,除了汤圆,子鉴内的其他人们都选择了闭上眼睛,如此巨大的声势,如此迅猛的速度,如此刁钻的角度,所有人都后庭一收,菊花一紧。

     啊~啊~啊~啊~

     鬼哭神嚎般的惨叫,沿着一条陡峭的抛物线传来,落地后的柳江,脑袋整整空白了五分钟。灵山可以修复身体的创伤,但它永远不能修复心灵的创伤!这一刻,鼻涕和眼泪糊了柳江一脸,被称作某花的部位,可以说是男人最柔软和宝贵的位置之一,也是男人尊严最需要捍卫的一个部位,而如今,它,它破了……

     柳江的双眼血红一片。

     子鉴的人再次惊呆了,从未见过一个原本欢快无厘头的男人,会变得如此狂暴狰狞,有如魔神。那时而哭、时而笑、时而面色扭曲的面容,彻底震惊到了香御四海。这是一个永远不能招惹的男人,这是一个发起疯来他自己肯定都害怕的男人,香御四海在心底默默的告诫着自己。

     ..煮海成汤:这人怎么了?起床气这么重?

     起床气?其他人都翻出了白眼,都这样了,还起床气,你这认知还是不是人?哦,对啊,汤圆本来就不是人。人们把白眼默默的翻了回了,换上了撇着的嘴角。不过经此一闹,子鉴内人们紧张震惊的心情慢慢舒缓了下来。

     大掌兄甚至还有工夫,心底里嘲讽了自己几句,堂堂未来阁主,竟然差点被一个还不算修士的人吓到,太丢人了。

     深吸了几口气,慢慢冷静下来的柳江,提步往回走,并将目光扫向了四周。

     看着面前有如死狗般躺在那的宝石蟹,看着面前横七竖八的黝黑沙滩,看着锅内仅剩一线的白开水,柳江的脑袋嗡的一下子。

     “你给我出来!我看到你了!”柳江双目圆瞪,一声怒喝,中气十足,震耳欲聋。

     子鉴内人们渐渐平静下的心境,在柳江的一声怒吼中,再次波澜四起。他看到了什么?人们将询问的目光四处投放,并最后都集中到了大掌兄身上。

     大掌兄神识幻化的身影,双目一挑,双肩很自然的怂了怂,摊摊双手,示意自己也不知。

     右手一挥,食指指天,下巴微扬,柳江那张愤怒的面容渐渐收敛,一抹邪异的笑容布满脸上。

     “哼,如此雕虫小技,还在我这遮遮掩掩,简直不自量力!”此时柳江老气横秋般,如同指点方遒。

     子鉴内的众人再次面面相觑,他到底发现了什么?

     在柳江的姿势维持了将近半刻钟后,四周风平浪静,悄无变化。

     柳江面容再变,古井无波般,双目深邃缥缈,双手背于身后:“到现在,你还以为我在诈你吗?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藏在何处吗?天真!仔细想一想,这两天,你至少露出了三处破绽!莫非,还要我一一为你解析出来吗?”

     此时的柳江,毫无违和的拿捏起了高人的风采,至少子鉴内的人们是被他唬住了。

     人们面色大都变得有些苍白,毫无意外的陷入了深思,苦苦回忆这几天的观看中,是否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渐渐的,大掌兄的双目,一道精光闪过,一抹浅笑,他瞬间回复到了往昔傲然稳重的姿态。

     ..煮海成汤:大掌兄,快说快说,你想到了什么了吗?

     神念最活跃的汤圆,第一个发现了大掌兄的异常。

     ..儒雅如小烹:呵呵,其实很简单!把一切不可能的结论都排除,那么其余的,不管多么离奇,难以置信,也必然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唉,柳江的一声长叹打断了大掌兄的解释,看着瘫软在地上的柳江,香御四海目光闪动,仿佛想到了什么。

     “竟然真的没有别人?怎么可能?我辅修过得《论演员的自我修养》,早已炉火纯青,演技绝对没问题啊”,刚装了一波逼的柳江,双眉紧紧拧挤在了一起:“没有别人,那是谁在下毒?煮东西也就算了,煮个水都能祸害成这样,没有妖孽在四周,简直难以理解。”

     听着柳江的悄声自语,子鉴内渐渐反应过来的人们,面容大都扭曲了起来,时而苦涩、时而大笑,表情忍的很辛苦!还“没有妖孽在四周…”诈了半天,演的跟真的似的,难道你就没想到,那个妖孽很可能就是你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