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穷人要卖身
    在穆老的要求下,柳江敞开了过往对于宝石蟹的回忆,供穆老查看。

     “呵呵,”穆老细细查看了一番,面色安定的笑道:“别担心,小家伙这是要提前进入成年期了。”

     哦?听到穆老的话,惊喜的抬起了头。

     “不过,”穆老面容一收:“假如你要是没钱,那就等着给它收尸吧。”

     一听到收尸,柳江脸上的喜色都没来及收,一把就想掐住这老头的脖子,让你说话大喘气。

     在穆老的安抚下,柳江终于平静下来,坐着静静的听着穆老的解释。

     原来,宝石蟹原本离成年还有一段不短的时间,它背上同源的三颗火行珠对血脉本源压迫太大,而同系的两颗宝珠,并不能缓解这份压迫力,所以宝石蟹原本应该比其正常成年日期还要晚一些,只是这段时间不知受什么刺激,竟然让背上的宝珠与血脉提前勾连在了一起。一枚土珠,想要压盖海洋之源这颗水中火珠,只能以纯正的土珠才能抵消其威慑。

     “红色土属性,前面两颗依次是火属性、木属性,最容易得到的只有珍宝阁的那枚镇阁之宝——怒岳宝珠。”穆老一脸沉思:“当然,你本领大的话,东皇有一枚先天黄土髓,因为染了禁忌之血,通体血红,勉强一用。还有,农阁阁主有一枚彻地珠,也能用……”

     太墨迹了!柳江心急如焚,最后实在听不下去,推开门,哐当关上,大步向着奇珍阁行去。

     不出一刻钟,青楼的门哐当一声,打开后又被关上。

     柳江黑着脸再次来到穆老身前。

     “可是缺了八万三阶灵石?”穆老一脸调笑。

     柳江的脸色硬绷绷的:“不是,店里看我寒碜,多涨了两万。”

     “十万?”穆老无良的大笑起来:“我只能代表青阁出价三万三阶灵石,买你为青阁做事千年,你看怎么样?”

     柳江脸色更黑了:“小爷山神新秀小白玉,怎么只值三万?你再给我添点!”

     “等等,”穆老一脸怪异:“你真是肖白玉啊?就是那个传说中凌辱了少女的肖白玉?”

     原本还在为着金钱苦恼的柳江,乍听到凌辱少女,嘴巴都张圆了,啥凌辱少女?

     穆老轻摇几下头,深叹口气,“人家还是个孩子,只有七八岁大小,还什么都不懂!结果,出趟远门,就被别人凌辱了,惨,太惨了!她父母都忍不下这口气,高价悬赏凶手呢。”

     “你再说我凌辱少女,我就告你诽谤!陪我十万灵石的精神损失!”这老头说话太气人了,柳江强忍着,没敢真动手去掐这老头的脖子。

     看着气呼呼的别过头去的柳江,穆老依然调笑的语气:“你进牌楼的时候,没发现牌楼上张贴着一道御令?女孩她爹通缉你呢!”

     听到这话,柳江心底有些狐疑的站了起来。

     穆老一把抓住了想要出门的柳江:“对了,还没问你,这身草皮裙是怎么搞得?早就发现你还是个山神,施法做麻,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

     听到穆老的疑问,柳江脸色红如猪肝,竟然忘了这茬了,原本极其简单的一道小法术,就能抽草树皮成麻布,结果自己还废了半天的事,编了个草衣!

     在穆老的提醒下,柳江换上穆老给的一身棉麻衣,哐当一声门响,再次甩门而去。

     自己进来的时候,怎么没注意到这个东西呢?看着牌楼靠里面的那道柱子上,一张金光四溢、形如古代圣旨的东西,贴在两米高的地方。

     只看了一眼,柳江就知道是找自己的了,自己当时报的名号就是小白玉,还惹了个笼域的赛太保,原来不是笼域,是龙域啊!也不知道白龙骨是什么样子的,值不值钱!

     再回到街上,柳江低着头慢慢行走,竖着耳朵打量四周。

     “听说了吗?乌鸦岭的九公子,已经在财富楼内,待了半个多月还没走。”

     “是去年进了风云阁天骄榜单的那位墨公子?”

     “正是,正是!”

     “你们的消息太不落后了,前日,同为天骄榜内的剑道谪仙卓一苇和星辰之子廖瀚,联袂而来,好多消息灵通者,早早的在楼牌前接见,场面惊人。”

     “不不,还有更惊人的,传闻,天骄榜单内前百名的阵符双绝——悟公子,不日将至。”

     “天哪,如此多的天骄齐聚财富楼,简直闻所未闻,一个小小的肖白玉,竟在年轻一辈里,搅风搅雨!”

     “嘿嘿,此等败类,竟然敢玷污敖皇的八岁幼女,也难怪敖皇开出天价的悬赏。”

     “龙域不是极力否认此事吗?不过,要是我女儿经受此事,我也忍受不了!倾家荡产,誓杀此贼!”

     “嘿,如此大的丑闻,换成你,你会承认?据传,这消息还是从百道楼传出的,绝对假不了!”

     ……

     越听,柳江的脸越黑,越想,内心越委屈。这都怎么了?自己平白被暴打了一顿,自己都把这口气强忍了下去,你们,你们怎么还想欺负人?哎,想我与世无争,可总有奸贼想害我!

     啪的一声,突然有人拍了下柳江的肩膀。

     “别紧张,别紧张,我是看你表情有异,是不是知道什么内幕?”

     柳江警觉的看着对面那个瘦脸猥琐的中年男子,心脏狂跳不止,还以为自己暴露了呢。

     “不知道,你去问问别人吧。”

     中年男子听了柳江的回答,眼珠滴溜溜的转动着:“小兄弟,先别忙着拒绝。要不这样,我们交换下信息好不好。”

     柳江心底提起了一些兴趣:“那你先说。”

     “肖白玉现在就在财富楼内!”中年男子小心翼翼的凑到柳江耳边说道。

     他怎么知道的?柳江心底吓了一大跳,再想到自己在财富楼能待的时间不久,脚下不停,继续往青楼而去。

     只是那中年男子一直如狗皮膏药般粘着柳江,所以柳江便决定撒个谎:“我听说,肖白玉和悟是相识,这次悟来财富楼,是为了从肖白玉手上取走一样东西!”

     中年男子听到这道消息后,吃惊无比,双目张开,嘴里一直念叨着什么,犹如着了魔,吓得柳江趁机走开了。

     “我有一个雕宝,是商艺副阁主赐下的,你看能值多少?”柳江再次来到穆老面前。

     “哦,那破亭子啊!你被老奸商忽悠了,那玩顶多值七八千三阶灵石。”穆老继续埋头写着什么。

     柳江下意识的凑了上去,看着对方笔下那歪歪扭扭的字,虽然不认识,但竟能体会其蕴含的几分美感:“前辈,请再看看,我那灵山上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吧!”

     穆老抬头,看着对方一头低下,躬身贴在腿上,只能宽慰道:“你先别着急,那小家伙再撑一两个月还是没问题的!你那灵山,唯一值钱的就是那头宝石蟹了。还有那头鹤鸟要是你敢卖,买个珠子也绰绰有余。其他的…只剩下那口泉可以试试了。”

     想到宝石蟹现在的样子,柳江双眼有些发红,咬牙问道:“前辈之前所说,卖身千年,可以得三万三阶灵石?”

     穆老陷入了沉思,半天之后才回道:“我可以以私人的名义,支付你三万灵石,但你需要在这段时间内勤学青艺,并在百年以后,代表青艺出战一场代表生死存亡的盛会!到时候,就算你取得了一份及格的成绩,我们之间一笔勾销,如果没有,那你做好卖身万年的准备吧,前提是你能活这么久!”

     柳江再次躬身一礼,转身出门而去。

     ……

     龙域,敖方的公主府内,噼里啪啦声响不绝于耳。

     “啊啊啊,气死我了,哪个王八蛋传的?我几时失身于那个混蛋了?”敖方一脸的怒气难平,摔打着房内的各种家具摆设。

     阿大满脸笑意的站在门外,眼看着房间内的东西砸的差不多了,往外一挥手,房内砸的稀巴烂的东西眨眼间飞的不见了踪影,再一挥手,门外堆放整齐的的成套家具摆设,眨眼间照着原样摆放到了屋内。

     敖方眨巴眨巴眼睛,轻哼了声,再砸了几件,竟感觉砸不下去了。

     “阿大,有人欺负我!”敖方飞身一扑,被阿大抱在了怀里。

     ……

     极西之地,一片荒芜,半空一道驭空而行的剑影,眨眼间切开一道乌云,飞入其中。

     透过切开的那角,才发现这片乌云只是一座浮岛的障眼之物。

     “梅师,晚辈姜行,持前辈信物而来,希望能见前辈一面。”剑影一收,一道年轻的身影露出,但见其面目白皙、英眉星目,一张方脸线条刚毅出彩。

     “进来吧。”声音从浮岛上的一座高塔传出。

     自称姜行的年轻男子,落在地上,一步步缓缓走向高塔,竟似在浮岛上受到很大的压制般。

     “梅师。”姜行对着屋内端坐的老人郑重的行了一礼。

     被称作梅师的老者面容消瘦,双眼紧闭着:“信物何在?”

     姜行从怀里掏出一朵透着金属色泽的梅花,恭敬的放在老人桌子前。

     老者出手如电,一把抓起了那朵梅花,放在手间把玩了一番:“哼,谅你们也不敢欺骗我这个老瞎子!什么事情说吧,我很好奇有什么事情能难到你们鹿首姜家!”

     听到老者语气有些不善,姜行却也不显紧张,挺直了身板,“晚辈这次前来,是想求梅师,以梅易之术,帮晚辈测算一个人的位置。”

     姜行略作停顿,发现老者并无反应后,继续道:“此人唤作肖白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