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我早警告过你们
    虽然被陈天光单手拎着,但柳江依然很享受,毕竟想了想,这也算自己第一次在天上飞。陈天光的脸色就难看多了,明明自己把他救了出来,竟然还在半空中大喊大叫的太丢人了,所以在进楼之前,陈天光顺手就把柳江扔到了门外。

     虽然是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柳江感觉自己的心里很受伤,好歹自己是来给其送东西的,什么态度?但张了张嘴,考虑到实力的巨大差距,默默的把愤怒咽了下去。

     等等,那锅汤!不知道为什么,刚刚的经历就像一个警钟,现在柳江心底对于那锅汤的阴晦更加浓重,越发的不安起来。

     就在柳江紧随陈天光的身后,一副轻门熟路的模样,跨入大门的时候,守门之人也不阻拦。所以柳江趁机四处打量了一番,浪费了不少时间,再等他一把推开房门时,正看到陈天光一脸好奇的凑在锅前嗅着味道。

     “小子,看够了吗?我这商阁重地是出了名的扒皮允血之地,你这穷鬼还是早早出去吧!”陈天光一副了然的语气。

     柳江也不脸红,跟着凑到锅前:“晚辈进来,是有事要讲…”

     “你这汤有毒?老夫知道了。”陈天光挥了挥手,示意柳江可以出去了。

     今天陈天光的威风,柳江可是看到了,一声喝退那群杀才,更是震的围观群众无声退场,好不容易搭上话了,还不再要点宝贝?

     “咳咳,不瞒前辈,其实我家是开造锅厂的,锻造锅碗瓢盆,那可是祖传手艺!不是晚辈自夸,晚辈做的锅,千里方圆内,没有一个说不好的……”柳江一开始还小心翼翼的,后来发现对方一脸倾听的模样,声音逐渐高亢了起来,指着那口奇形怪状的锅,睁着眼睛说起了瞎话。。

     陈天光,突然真有些欣赏这个脸皮巨厚的家伙了,抛开实力上的差距不谈,你这犹如哄骗儿童的话语,对着商阁的副阁主谈,真是丹阁面前卖药膏、器阁面前卖盔甲。

     “说完了吗?”陈天光笑语盈盈的问道。

     “马上就完了,对,刚说到,我可以再送你十个锅,保证各个造型别致,只要换一个能飞天的宝贝。”柳江一口气说完后,信心满满的看着对方。

     “哦,”陈天光轻应了声,大袖一挥后,犹如赶走了一只苍蝇,再次将心神对着柳江那口丑陋的锅研究起来。

     柳江只看着对方手抬起了一下,接着一道狂风袭来,竟然几个翻滚,扑通一声落到了大门外。

     老匹夫,柳江在心底大声咒骂了一通,不给换早说嘛,浪费我宝贵的时间。

     大门处守门的两个修者,面带鄙夷的看着之前还一脸喜色的家伙,紧跟着副阁主进去,这才过去多久,竟是被哄了出来。紧接着,看守的二人竟目瞪口呆的发现,对方弹了弹身上的尘土后,一脸鄙夷,施施然的迈步走开,犹如刚刚丢人的不是自己一般,世上竟真有如此厚脸皮之人啊。

     在这一刻,柳江辅修的《论演员的自我修养》再次立功了,一瞬间的情景转换,仿佛刚刚滚到门外的并非自己,而是他人,此刻目睹他人如此被踢出门外的遭遇,心底不禁浮现出一副嘲讽的姿态,对着之前自己倒地的方向,无声的讥笑几下。

     完美!渐渐走远的柳江,感受到周围怪异的眼神不在出现后,对于自己刚刚的表现大大的赞赏了起来,心底记挂这青楼一事,脚底下速度不禁加快了几分。

     这便是修行界的青楼?打量着眼前的小楼,柳江心底不禁狐疑起来。

     这是一座不足二十米长的二层楼房,与周围的店面相比,明显矮了不止一层。细看招牌、窗纸、墙雕,虽然没有破败之感,但一副淡雅恬适,丝毫没有秽乱的意思!

     这肯定是内骚,柳江在心底默默认定着。

     推门而入的柳江,再次认定了这内骚的事实,一层何止是简陋,除了满墙挂着的画像,也就几副桌椅,当然,还有个老头在奋笔抄写着什么。

     看到墙上挂满的画像,柳江第一个反应就是花名册!跨步上前的柳江,越看,眉头皱的越紧,心底泛起了嘀咕,莫非这修行者的口味都千奇百怪的吗?

     墙上的画像有不少美女,可更多的是男人,尤其是老头居多,谁会点一个老头接客呢?柳江托着下巴,陷入了思考。

     “阁下可是为学这青艺而来?”老者一抬头,看到了衣着寒碜的柳江,心下有些不喜。莫非这是听闻青艺对寒门子弟免费,特意来求学的?只是这扮相,也太刻意了吧?虽说持有财富楼的钥匙的家族,后代也有衰败的,但在财富楼内打个杂工,出了财富楼,人前也是一个光鲜体面的人物。

     学,学习青艺?墙壁上那些男人的画像,在柳江的脑海飞速的闪了一圈,隐隐的,柳江猜到了什么。一瞬间,前世的一些画面蜂拥而至,什么钢管舞、皮鞭、蜡炬等等,这不是一个单纯容纳风尘女子的店子,这还招收风尘男子啊!

     虽然内心有些跃跃欲试,但柳江还是坚定的摇了摇头。

     不是的?老者心下有些疑惑,只是想到对方眼底闪过的那抹渴望的眼神,又有些了然。

     “你是担心报酬的问题吧?放心,很优厚的!”

     听着对方那语气,真如大灰狼般,有点沟起了柳江的兴趣,最多,最多只是去看看,探寻下鸭子们的日常生活是个怎样体验。

     柳江再次摇了摇头,对于操守的坚持,战胜了好奇心。

     竟不是?老者稍微提起了些兴趣:“那就是资质问题?不要担心,保证你会有很多收获的!”

     老者的话,引起了柳江的思考。这一刻,柳江的眼睛左右闪动,小心脏噗噗直跳,这是暗示自己可以学到很多那方面的散手吗?房中术、固阳功、各种刁钻的体位等等,各种遐想犹如魔鬼般引诱着,柳江发现自己的坚持岌岌可危,自己的操守一文不值。

     看着柳江那一脸纠结的样子,老者深叹了口气,对于这些年青艺如此快速的衰落,心底只剩下深深的无力。

     “这样,既然你有心学习青艺,那我破例,将我修行青艺的多年感悟手抄本,送你一份。”

     听到这话后,柳江对着老者一通打量,这是个脸型硬朗、面色红润、身材匀称的老者,除了头发已经花白,丝毫看不出其他体衰之相。柳江点了点头,心下满意之极,冲这面相,年轻时候绝对是个大帅哥,现在自然稳稳的是个老司机,说不得,自己只好先答应下来,把这手抄本诓到手再说。

     此时的陈天光,实在按耐不住心底的好奇,取了一碗汤,细细品了两下后,一口咽了下去,味道还不错!

     陈天光是个很孤高的人,只是贪图了点口腹之欲。这次对于老友托付自己,费尽周折才换来的这个锅和锅里的汤,要真说不好奇,那是假的。仗着自己修为高深,陈天光眼看老友还没来取这个锅,还是决定先尝试一下,看看到底有什么怪异之处,竟能逼得老友舍了老脸来求自己。

     就在陈天光慢慢陷入等待的时候,敖方发现了小青的异常之处。那咧的老大的嘴巴是怎么回事?那不断滴落的口水又是怎么回事?更夸张的是,随着呼吸,那嗖嗖嗖的一长串气泡,不断从鼻孔飞出。看着原本聪慧神俊的龙马,成了现在这幅面瘫弱智样,敖方真的快急哭了。

     哪里来的毒?自己可是用上古潼鲲肋骨打磨出的碗,试了一遍的。满腔无奈的阿大,内心一片茫然,眼看着小姐着急的样子,只得劝慰道:“小姐莫急,我们去请陈阁主看一看吧,陈阁主念法通天,肯定有办法。”

     柳江被老者领上了二楼,让其对着一副貌似金丝猴的画像,大礼参拜后,老者接着开始介绍青艺的历史、宣读戒规,顺便提点新人,这一套流程老者已经做得娴熟无比了。

     刚听到老者讲到,笔技之千般变化、万众玄妙时,柳江还跟着大点其头,暗呼肉戏来了。可紧接着,讲的又是什么?青艺多年被丹艺凌辱?还被迫改了艺名?听到艺名这个称呼时,柳江心底还感到有些好笑,可突然一道闪电劈过脑海,被丹艺强迫改了名字、笔技、画像,所有东西掺杂在一起,隐隐,柳江像是抓住了什么——丹青艺!

     老者接下来的话,一步步验证了柳江的猜测,无语凝烟的柳江只想抱头痛哭。怎么推掉这份学艺之旅呢?柳江开动脑筋,费劲的想着,反正不能说自己因为误以为是男女之道,才决定进行尝试的。

     当敖青和阿大二人找到陈天光时,双方突然陷入了尴尬的安静之中,只有陈天光和龙马不是传出的低沉傻笑声和空中时而乍破的气泡声响。

     肖白玉!已经对自己面部肌肉失去控制的陈天光,心底一股剧烈的震怒,还有一丝懊恼和茫然。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的敖青二人,连同龙马,跟在陈天光身后,向着远方飞驰,一股越攒越浓烈的气势,引得整个财富楼都轻晃不止。

     柳江还在愁眉不展的想着,如何拒绝一个真心想拉自己入门的老者,才不显得生硬和无理。直到一道大力袭来,柳江感觉自己腾云驾雾般再次飞上了天,再睁开眼,眼前的场景,让柳江的一张脸僵硬在那里,不知应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那锅汤终究还是出事了!

     陈天光和龙马明显一副弱智般的傻笑状,一串串的气泡顺着他们的鼻孔络绎不绝的往外喷吐。

     这是美得冒泡?柳江的脸上,一不小心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脸。

     轰隆一声巨响,陈天光背后凝聚了半天的气势,终于张扬了出来,一股蔑视天地、血染星河的幻影犹如实质。

     “我,我,早就警告过,过你们的!”柳江结结巴巴的小声说道,心底难掩浓浓的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