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捡了一根毛
    方九和乌囚为了此次的攻山行动,秘密的准备着,眼看着就要到约定的日子,却被一道消息制止了,甚至陷山的行动也暂时停了下来。因为,这片海域即将有大事发生。

     此时的柳江,正坐在灵泉所处的那块大青石上,准确的说,是坐在青石上的一个两米多高的亭子内。这是一个四方亭,通体洁白无瑕,上面镂空雕刻着七朵狭长形态、含苞待放的花朵,特别引人注目。这亭子干脆就叫白玉亭吧,柳江拍拍屁股,毫不动脑的决定了。

     讲道理,手上并没有什么宝贝的柳江,对于亭子这件雕宝还是珍惜到不行的,再加上其颜色与自己白玉山名号相衬。原本是执意摆放在山府里的,虽然本来就是一个密闭的空间再放个亭子,特别怪异,但那样放着安心!

     可惜,这件雕宝聚集灵气的功能,只有放在空旷的地方,才能发挥其最大功效,所以一个羊是放、两个羊也是放,就干脆把亭子放在了这座山最珍贵的灵泉旁边。

     灵山还是这幅样子,只是装上白玉亭后,灵气值那一栏多了个百分条(灵气值:白品二阶5%)

     现在的柳江,彻底没什么事情可做了,灵气是在提升,可速度太慢,加上山体破损太过严重,灵山无法进阶,修为也就无法提升。子鉴内,因为柳江这些日子吃吃睡睡,没事就晒晒太阳,那不求上进、懒散的样子,看的每个人都心头堵堵的,所以渐渐的,除了煮海成汤,也就偶尔会有一两个人想起他来,才过来看看。

     鉴坊,柳江倒是一直再想去看看,一是那五十人的名额很难抢到,另一个就是自己还欠着两万四千多荒点。

     财富楼?一想到这个地方,柳江的心底就禁不住打起了寒颤,阴影太大,都快大到遮天蔽日了。

     毕竟不是当初百十天就要死,现在可还有七八年的时光,柳江安心的享受着这段悠闲的时光,在日光底下发出惬意的呻吟,甚至都想轻吟几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当然,这其中除了做饭!柳江再也没有动手做个锅,再也没有动过念头去做饭,这是件怎么看都透着邪气的事情。

     也除了那头鹤,鹤大爷!说是牧养,在柳江这里什么都没敢做,不反被牧养就算不错了。说来也怪,明明那血冠更为煞气逼人,柳江却更怕对方那双碧蓝的眼睛。也许是因为实力太差,也许是因为柳江在其面前一直装怂,反正这头鹤并没有太过理会柳江,更多的是把这座山当做一个暂时的歇脚之地,每日在大海上翱翔,偶尔才回来一趟。

     柳江并不知道,一场大难悬于头顶。也不知道,这场也许是灭顶之灾的攻山行动被推迟了,但推迟并非取消,现在只是引而不发,积蓄之中。

     这是件很值得庆幸的事情,事后回想起来的柳江,无比感激这段被延迟得来的时光,让当时毫无还手的自己,迅速成长起来。

     一声鹤唳,血冠鹤急若闪电的身躯猛的停顿在柳江的身旁,仰头对着西方极远处望去,脸上就露出了极为凝重的神色。

     另一边,宝石蟹也是一个急停,小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极西方。

     出了什么事?柳江看着左右二位那久久凝视的目光,好奇的也看向了西方。

     整整盯了一刻钟,柳江眼睛酸涩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什么也没有发现,只是隐隐有些声响传来。

     再三确认后,柳江认定那些是鸟鸣,啾啾、唧唧、嘎嘎的,肯定不止一个品种,只是远处还是什么都没看到。

     这次足足等了半个时辰,看的柳江都以为除了鸟鸣,不会再有什么出现的时候,打眼一瞥,突然发现血冠鹤和宝石蟹眼睛所看的角度有些变化!

     柳江抬起了头,也就头顶正上方偏出十度的样子,一团庞大皎白的云朵映入眼帘。

     突然,云边像是有风吹过,露出云端的一角,一瞬间的景象,让柳江的心神剧烈的震动起来。

     一棵,一棵大树!云上边是一棵大树,具体有多大,柳江不知道,但柳江知道云朵有多大那棵树就得有多大!***,柳江忍不住爆了粗口,云上面怎么会有树?虽然渐渐的接受着这方神奇的世界,但云端生树,如此猝不及防,柳江的心里还是有些颠覆。

     又像是一阵风吹过,雾气缭绕的云端再次露出了一角。那不是风吹过,那是两头怪鸟的扑击,一头像极了孔雀,一头却是生有三个头颅的墨黑怪鸟。两头鸟相互对持了一会后,便再次纠缠在一起。在柳江眼中,那两道急速飞舞的身影渐渐淡去,最后只能看到一道道光影爆起,然后在光影逐渐逼近大树时,一道闪电从枝杈上辟出,暂时打断了两鸟的争斗。

     柳江子鉴内此时唯一的观众—煮海成汤,在这里无聊好久了,虽然迫于师命不得离开,但还是找到了不少打发时间的方法,例如假寐、例如悟法,又例如斗荒棋。所以在柳江他们三个抬头看了很久天空的时候,煮海成汤没有在意,当那课树第一次显露身姿的时候,煮海成汤也没在意,当树杈一道闪电劈过时,煮海成汤终于一抬眼看到了。

     ..煮海成汤:云…云树!苍,苍,苍榕!

     这一刻,煮海成汤的内心激荡不已,话已经说不清楚了。天呢,他看到了什么?一棵活的苍榕,不,是一棵活的云树!好久才反应过来的煮海成汤,火急火燎的下了线。

     短短三分钟,柳江子鉴内人数到达两千,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空中,只有煮海成汤的声音在子鉴内响动着,喋喋不休。

     ..煮海成汤:我说什么?是不是云树?这等神物,有谁曾见过?

     ……

     云端,每一道撕开云海的空隙,都是一处战场,柳江细细数了数,发现总共有七头形态不一的巨禽,而更让柳江吃惊的是一头兽,一头插翅白额虎!阵阵鸣叫叠荡,团团光影闪动,中间不时掺杂着一道道炽白电光。

     突然一声哀啼,柳江心神一震,发现是那头拖着长长翎羽的孔雀正在遭受围攻,原本在与那头三首黑鸟中大占上风的孔雀,谁知却被一头周身翠绿、体型较为小些的凶禽偷袭了一把,腹部出现了一个血洞。紧接着三头鸟再次杀成了一团,柳江看不清楚了。

     那朵云飘在空中,看似缓慢,却已经到了柳江山顶的正上方。

     这样的场合,不是自己能够参与的!事不关己的柳江,心情慢慢平复了下来,如同看大片般,津津有味的看着,只是遗憾手边没有瓜子零食。

     等等,柳江的眼角一阵闪动,侧过脸去,才发现那头该死的血冠鹤扑打着翅膀,一副随时起飞的架势!

     别,大爷,鹤大爷!柳江眼睛一阵跳动,虽然我承认你实力远超于我,可这个世界实力超过我的多如牛毛,鹤大爷你千万不能骄傲啊!

     柳江不清楚血冠鹤能不能打过上面那几头猛禽,但想到自己牧养的职责,假如血冠鹤在自己手底出了什么意外,相信自己的下场也会是场意外!柳江的态度,在血冠鹤面前,一钱不值。

     一声鹤唳,血冠鹤盘旋而上。

     我只能为你祈祷了,柳江心底安慰着自己,

     等血冠鹤飞上云端,杀入战团的时候,柳江才明白,它不是为了那棵树,竟是去帮那头孔雀的。虽然明显看出,血冠鹤的实力,与其他猛禽还是有段不小差距的,但原本实力就拔群的孔雀,在血冠鹤的帮衬下,还是渐渐稳住了局势。

     时间缓缓流动,云朵慢慢漂移。在云朵明显偏出很远距离后,孔雀四禽那团战斗的影子,再次分了开来,很明显的看到孔雀腹部的伤口明显再次被崩开,血冠鹤身上更是挂了好几道血痕。更惨的确是对面,那头三首黑鸟的其中两个头颅无力的撘垂下来,仅剩的那个头颅嘶吼出的声音里充满着惊惧。另一头翠绿娇小的鸟,身形在空中漂浮不定,左边的翅膀明显折断了半截,感觉随时都有可能从半空栽下来。

     远远的,孔雀转头将目光投向了下面的那座岛。

     原本就面带紧张的柳江,突然眼神与那头孔雀来了个对视,那是一对孤傲无比的眼睛,感觉自己在对方眼里,犹如地面毫不起眼的凡草,而对方却是这片天地高高在上的拥有者。巨大的压力下,柳江紧张的毛孔都竖了起来,有心把目光挪开,却发现孔雀眼内像是有着无穷引力,完全挪动不开,只得艰难的吞咽了一大口的口水。

     孔雀再转回头,尾后那丛长长的翎羽中,突然飞出了一支,然后轻飘飘的向着下面飞去。

     这是一条将近十米的翎羽,主体绿色,其他五色点缀,最引人注目的是那间隔而生的九处五色金翠钱斑,真如眼珠般转动着,给人无比灵性的感觉。整体看去,其表面泛着金属光泽,犹如一方先天锐器。

     翎羽轻飘飘的落在了手上,柳江半晌没有反应过来,也许是看在血冠鹤的面子上,才送自己一根毛的吧?

     再抬眼,云朵越飘越远,摸着手上的翎羽,柳江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株长在云朵上的树,还有那头高傲的孔雀。

     子鉴内,人数早已突破两万,随着云树的飘远,惊呆了人们纷纷回过神来,然后子鉴陷入了铺天盖地的讨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