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你的锅漏不漏
    子鉴内的人群来来走走,柳江的日子一成不变的过着,每天做做饭,喂养下宝石蟹,巡视几遍山岛,并对着逐渐下沉的山体愁眉不展。

     转眼过去了三个月。

     柳江即解决不了灵山灵气稀薄的问题,也解决不了山体破损的问题,山阶无法提升,更别提还有那下沉被淹没的危机感。闲来无事的柳江,渐渐学会了忧伤。

     相对于清闲的柳江,厨阁却一直在行动!位于圣域的厨艺总阁,对于昊天域送去的玉简很是重视,对于如何绕开昊天大帝,直面柳江本人,两座厨阁展开了多方探索,直到今日,终于促成。

     凌境鉴内,将发放十枚财富楼的钥匙,消息不胫而走。每个听到这道消息的人都瞠目结舌中,作为商艺历经无尽岁月打造的商宝,财富楼更是成了修行二十七艺的标志建筑之一,进入它的资格,既是身份,更是实力的象征。

     对于一群大多数还处在练气初期内的修者,发放整整十枚财富楼钥匙,所有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在震惊中,强烈表达着自己的难以理解和不支持,意图用强烈的情绪,掩盖自己嫉妒的心理!也难怪他们嫉妒,现在整个昊天域内,财富楼的钥匙数量,绝对不超过四百枚,大部分还都是靠无尽岁月里,前人的遗泽所继承的,一群新丁,何德何能,获得十枚钥匙?

     上面的决定,并不以下面的意志为转移,况且还有厨阁的推波助澜。

     当柳江发现自己的子鉴,再次不断闪光的时候,好奇的点了进去。

     一、目前七十八人观看自己(78/130983);二、现寿元缺失一年九个月零十七天,请宿主尽快补足;三、目前荒点-25021;四、你有一道恩典可以使用;五、宿主热度榜排名有变动,请注意查看;六、鉴坊开启(50/50);七、荒点兑换系统正式开启。八、你有一道热度红榜前十名礼物可以接收。

     柳江下意识点了接收,并从子鉴内退出了后,发现眼前多出了一枚巴掌大小的黄铜钥匙。

     财富楼初阶钥匙——积攒能量后,可开启进入财富楼的通道,每次持续时间六个时辰,使用周期一旬。

     财富楼是什么?满含疑惑的柳江,没有在山神储备知识内找到答案。感觉系统给发的东西,总不会坑他,一个没忍住,直接激活了。

     瞬间,飞入半空的钥匙,周身形成了一圈如黑洞的景象,紧接着天昏地暗、地动山摇,一道道急剧飞驰而来的灵气,掀起了浩荡不绝的狂风巨浪。

     柳江面目呆滞的看着眼前的变化,半天没回过神来,开个门都能引来如此巨大的变化,门内又会是什么场景?

     而此时柳江子鉴内的儒雅如小烹等厨士,看到柳江激活了财富楼的钥匙后,面色露出难掩的笑意。煮海成汤更是高喊了下“我去找师傅”,匆匆下线了。

     如此惊人变化,足足持续了一刻钟后缓缓停止,眼看着那道开在半空的富丽堂皇的大门,还有那一道道铺到自己脚下的台阶,柳江内心真的产生了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迫不及待的走了上去。

     没等柳江的手掌沾到,那道富丽堂皇的大门,随着柳江虚推的动作自行向内展开。

     一步踏入,入眼的白光持续了短短几个呼吸后,眼前一片明亮,耳边更是传来了熙熙攘攘的声响。柳江四处打量,才发现自己现在身处的是一道抬眼不见街尾的街头,一座高耸入云的牌楼将自己挡在了喧嚣以外,细看那牌楼的四根柱子,攀龙附凤间,各种玄妙莫名的符光闪动,真叫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

     更让人惊奇的是身后,一枚金光闪闪的铜钱也是高的直入云霄,只留大半部分还暴露在云层之下,犹如一堵高大的城墙,将出街的去路,堵了个严严实实。

     “小兄弟可是第一次来我们财富楼?”

     一道低沉的声音吓了柳江一跳,环顾找了半天,才发现那位跳着脚挥舞手臂的小胖墩。

     眼前这位胖墩身高不过一米,身材却肥胖如球,细看他的脸,却发现这竟是位留着一瞥八字胡的黑脸中年男子。

     对于柳江无意间的忽视,小黑胖子倒是面色淡然:“鄙人屈歧,财富楼的一名待客管事,专门负责接待第一次进入财富楼的贵人们。”

     看着眼前不卑不亢的小黑胖子,哦不,是屈歧,柳江对于财富楼的感观再次拔高,脸上堆出了一个笑脸后道:“新丁一枚,请多关照,”

     对于柳江的善意,屈歧微微躬身一礼:“敢问贵人,来自何域?如何称呼?”

     “昊天域,柳…”柳江眼珠微转,改口道:“小白玉,我叫小白玉!”

     听到柳江来自于昊天域,屈歧眼前一亮,笑意更胜道:“原来是肖兄,请跟我来,鄙商阁为新人都准备了一份礼物。”

     听到有礼物,柳江面带喜色,跟着屈歧穿过牌楼,顺着街道,往深处走去。

     此时,街道靠中间的一座低矮小楼内,一位衣着华贵的老者,坐在一张普通的梨花椅上,惬意的饮着茶,整个房间内朴质无华,跟老人的扮相显得格格不入,尤其是在与老者手上那十枚亮眼大戒指相衬时。

     老者名为陈天光,尊为商艺总阁的副阁主,平日根本不曾过问财富楼的事物,奈何此次受人所托、吃人嘴短。

     嘟嘟,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吧。”陈天光头也没抬,继续品着他的茶水。

     推门进来的屈歧,躬身一礼后,带上门便离开了,只留下了柳江和老者独处。

     看着眼前富贵之气逼人的老者,柳江倒也不着恼对方的忽视,安静的等待着对方品茶。

     半晌才抬起头的陈天光,看了看柳江的面色,微微点头,对于柳江如此的懂事的态度,心底多了点赞赏。早在柳江随着屈歧踏进牌楼时,陈天光就已经感应到了对方,正是老友托付之人。

     “说出一个要求,”陈天光语气淡然:“老夫今日心情不错,破例送你份大礼!”

     此刻,柳江竟有种突然被金砖砸到的感觉,吞了口口水,艰难得将目光从对方手上那十枚大戒指上挪开,想了想后:”前辈,晚辈的灵山遭遇不幸,您能不能帮我挪个坑?“

     柳江的问题让成陈天光面色一沉,此去昊天域,凭自己的修为飞渡,至少也得一个月,浪费老夫两个月的时间,就为了给你灵山挪个地方?

     “老夫事物繁忙,你换个吧!”

     “那就赐我一道能收了灵山的宝贝,我自己去划船挪窝!”柳江的声音低沉了一些。

     陈天光端起茶碗,细饮了一口:“此易尔,把你的山牌给我看一下。”

     看到柳江展示的山牌,原本神色轻松的陈天光,一个没忍住,咳了两声,满口的茶水吐了出来。这小兔崽子是戏弄老夫吗?透过山牌,陈天光看到的并不是一座刚刚形成的灵山,而是一座高耸内敛的巍峨巨山,在自己平生所见得灵山中,也能排到上等,这样的灵山,早已与地极勾连,想用外物将其从地面上收起,就算自己也危险挪的开,至少都得动用底蕴那一层次的宝物才有把握!

     “此事不行!你再换一个!”

     老头,我高看你了,听着对方硬绷绷的话语,柳江失望着继续开口:“那,修复灵山的宝物,赐我一些吧!”

     修复灵山的宝物?如此神俊的灵山,能去修复的宝物,不提它们的价值,单单是稀少程度都会让普通修士绝望,你还要一些?陈天光内心有些恼怒了。

     “没有!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再提这些狂放的要求,老夫便将你赶出此间!”

     “那…”柳江想了想,小心翼翼的问道:“那我就要份能增加灵气的宝贝吧。”

     啪的一声轻响,陈天光将一个巴掌大小、雕刻精美的亭子扔到了柳江怀中:“此乃雕艺所出的雕宝,更是雕宝中的珍品,不可多得,你且珍惜……”

     话未说完,陈天光眼角一阵抖动,这兔崽子啊,拿了东西就想跑,就算你半躬个身子,老夫就能原谅你?

     “站住!”

     咦,欢欢喜喜鞠躬道了个谢的柳江,正准备推门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对方的怒吼,这是,这是要反悔吗?柳江把那小亭子一把抱在怀里,转过脸来,面带鄙夷的看着对方。

     看到对方怀疑的目光,陈天光满头黑线,若非老夫定力浑厚,若非此为财富楼,老夫定然一掌劈碎了你!

     “放心,老夫送出去的东西,从未收回过!只是,我商艺,讲究的是有来有往,你,可懂?”

     柳江的眼睛瞬间瞪的老大,原来在这等着我呢,老匹夫!

     “既,既然如此,我有一片堪称绝世的芭蕉林,要不,就送你一株?”柳江面现肉疼之色,一副很不舍得的样子!

     陈天光忍不住在心底啐了一口,就是一片凡物,竟然还想蒙骗老夫,“老夫,看过你的山牌,你的岛上还没有灵植,哪里来的绝世?”

     被拆穿的柳江,闹了个脸红:“晚辈,晚辈倒是有个宝石蟹,它是我儿子,虽然它资质很差,虽然晚辈与其感情深厚,但送给前辈,晚辈也不心疼,只是,只是,只是它还是个孩子,一日不见它爸爸我,就会,就会尿床的……”

     鬼扯啊,真是个小狐狸,就算我信了螃蟹是你儿子,可螃蟹会尿床?陈天光额头乌黑一团:“老夫不要你儿子。”

     柳江面带苦涩:“苍天可鉴,晚辈那枚水晶弥络枣的真种,是晚辈与他人情谊的见证,送不得人啊!”

     陈天光一口闷气堵在了胸口,这尼玛哪来的抠门鬼?老夫图你那区区白品三阶灵种?你当老夫什么破烂东西都要?

     “也不要你的真种!”

     听着这犹如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话,柳江想到了什么,面色瞬间垮了下来,哭丧着脸:“晚辈就这一道红品五阶之物,此乃,此乃晚辈命根子,晚辈,晚辈还是将真种给你吧。”

     真种不是你情谊的见证了?苍天不鉴了吗?

     “老夫也不要你的灵泉!”

     那他要啥?柳江疑惑的挠了挠头,突然一个念头,如一道闪电劈入脑海,柳江一脸惨白的看向陈天光,双手紧紧捂住后腚,语气坚决的说:“晚辈,晚辈视贞操如性命!”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陈天光一脸哭笑不得,只得循循善诱道:“老夫偏爱美食……”

     “没问题,”放下心来的柳江,重重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晚辈下次再来,保证送前辈一些海鲜!”

     陈天光一个没忍住,差点就动手了,老夫要你海鲜了?你听老夫把话说完好不好?

     这次,陈天光不想再迂回了,直奔主题道:“你有没有一口锅?送老夫可好?

     这老头有病?柳江脑袋有些转不过来了,搞了半天,你只想要口锅,要,你早说啊,我肯定会给你的,你看这半天,把小爷吓的!

     “那晚辈回去去取!”柳江脸上的喜色浓厚无比。

     眼看着托付的事情马上完成,陈天光心底也是长出了口气:“对了,不知你锅漏不漏!来的时候,顺便给老夫煮锅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