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危机感
    昨日,灵山的灵气等阶,在100%停顿了将近一个月之后,终于突破到了三阶。

     也算这些天里,柳江无限阴霾的心中,撒入的唯一一道亮光。毕竟作为灵山升阶的两个条件之一,灵气值终于达成了三阶。现在只剩下解决灵山破损的问题,自己就可以再次修行了。

     一道半米见方、平面洁白的石板,稳稳的浮在柳江的胸前,甚至,随着柳江手中的画笔的移动,石板随之扩大。此时的柳江,正挥动着那杆中指粗细的毛笔,醉心的绘画中,也不见柳江蘸点什么颜料,笔下随着柳江的心意,挥洒出种种逼真的色彩。

     很快,一副朝日生波图就完工了。好一幅山水泼墨画,柳江满意的点了点头,心底评价一下,自觉有八成的相似度,不禁有些沾沾自喜起来。

     现在,作画成了柳江除了喂养宝石蟹,唯一放松心情的方式。这些天,柳江的心情不止是着急,还有种深深的不安,仿若大难临头般。山体破损不但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反而有加重的趋势,灵山前些天突然又下沉了十多米,前山的沙滩现在仅剩下三五米宽,好在海浪在将沙滩的范围往山内扩散,相信用不了多久,沙滩面积就会恢复原样。

     怎么办?从作画的心境中回归,柳江再次陷入了思考,虽然不知道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但心底那股心惊肉跳的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在慢慢加剧中。

     宝石蟹远比柳江察觉的还要早,这些天正在苦练飞行之术。经过几天的摸索,宝石蟹已经尝试着脱离地面,在空中滑行几米的距离,看起来竟显得有了些雏形。看着一脸小认真、努力在修习的宝石蟹,柳江满含羡慕。

     自己也想学着飞啊,自己也想给自己找条后路,甚至柳江都打算造条大船,来应付即将到来的灾祸。可是,这些都行不通的,柳江一想到自己是个山神,就好气,自己现在算哪门子山神?还不如叫个岛神呢,这都上哪说理去?毕竟山在神在,山亡神亡的现实,逼着柳江正视现在面临的困境。

     还有,那头该死的大爷鹤勾搭了段时间的灵鸟后,诡异的失踪好几天了,柳江心底恶意的猜想,是不是寻个地方交配去了。

     最终,柳江下定决心,明天之前,再找不到什么减轻这种大难临头感的方法,自己只好再去一趟财富楼,好歹那儿还有个穆老能给自己出主意。

     嗡嗡嗡~

     谁给自己振铃了?下意识的,柳江还以为自己电话响了,掏出来才发现是那枚山牌。

     “大山兄弟,大山兄弟,在吗?在吗?”

     随着一道声音的响起,柳江看到自己那乳白色的山牌上,竟浮现出了一张黝黑的脸盘。

     “你是谁?”柳江有些茫然的看着对方,语气里带着几分戒备。

     “哈哈,太好了,太好了。联系你快小半年了,终于通上了!你等等,我先送上拜山礼!”大脸盘咧嘴大笑,两排有些灰暗的牙齿露了出来。

     紧接着,一道光影闪动,一只白玉雕琢的玉碗从山牌里飞起,停在了柳江的脸前。

     看着碗内那艳红色、翠绿色、酱紫色的水果果脯,掺杂着体型大小不等的各种灵豆类果实,组成了一道色彩斑斓的浓粥。柳江下意识的将碗捧在手中,嗅了一口浓厚的香气,竟感觉一股暖流顺着鼻孔流入体内,然后扩散全身。仅仅吸了一口气,就感觉全身毛孔舒张般的舒爽,柳江有些吃惊,但还是强按下想要品尝一口的急切心情。

     “这是什么?拜山礼是什么意思?”

     黝黑的大脸盘,脸上现出夸张般的吃惊:“大山兄弟,过去没有小神来拜访过灵山吗?如大山兄弟这般巍峨的灵山,可是相当少见的!我那一碗八宝莲子粥,只是个小意思,毕竟这次求到大山兄弟你这里。放心,事成之后,报酬绝对不止如此。”

     柳江有些听不懂了,山神知识储备里可没提过什么拜山礼的事情,“你到底是谁?怎么找上我的?我又能帮你什么?”

     大脸盘稍稍翘了翘头,一脸自信的模样:“我乃紫云山那万里方圆的灶神,名为丁卯卯。还不知大山兄弟的山号?”

     “白玉!”

     “白玉,白玉,白玉兄真是好名字!这次小弟求上山门,是想…四阶灵田…仙果羽…白玉兄…能听到吗…靠…断断了…”

     看着山牌之上的人脸,一阵模糊一阵清晰,声音也是断断续续,最后直接消失掉了。

     这,柳江也有些傻眼了,这位自称丁卯卯的灶神,也没说明来意,就这样不见了?反正不亏,柳江很快就不在想这段小插曲,端着那碗“八宝莲子羹”,准备去找宝石蟹一起瓜分美食。

     宝石蟹不愧是寻宝兽,柳江抬脚刚走了几步,远远的一道身影飞起、跌下、飞起、跌下,速度不慢的冲着柳江而来。没多久,宝石蟹一头扎进了柳江的怀里,而柳江摸了摸宝石蟹的脑袋,便毫不在意的席地坐下。面对摆在中间的那碗粥,柳江和宝石蟹眼睛对视了几下,默契的开始抢吃,甚至因为碗只有巴掌,俩货脑袋顶在了一起,如斗牛般开始角力,当然,宝石蟹在面对能调用整个灵山之力的柳江,很快就败下阵去。

     原本分量就很少的那碗粥,在柳江和宝石蟹的争中,很快就下了肚。柳江摸了摸暖暖的肚子,心满意足的打个饱嗝,起身去山坡,准备晒太阳去。宝石蟹跟在身后,也有模有样的学着,一起去了山坡,暂时歇了飞行之术的练习。

     此时,身处紫云山的丁卯卯,正一脸懊恼的看着自己手上的灶圭。

     作为一名走上香火成神路的一员,丁卯卯是幸运的,占了这片极其富饶的地界,享用着海量的凡生的烟火,修为甚至在不到八百年内提升到了练气第十一层。可丁卯卯是个有追求的好灶神,虽然距离练气十二层还有段不少的日子,但丁卯卯已经开始为练气十二层的那层瓶颈,早早的做起了打算。

     看着眼前的那株蔫黄的灵草,丁卯卯叹了口气。

     一方半米宽、一米长的青铜大鼎,鼎身大部分是青灰色,剩下地方像覆着层暗红色东西,如同一层薄薄的漆皮。鼎内装满了黄土,不同于普通的黄,这是种玄黄色的土壤,一道道光韵在土中流转,充满着神异之感。一株十多公分高的白色植株长在其中,仅有的两片叶子,无力的垂耷着。

     “再等等,实在没办法,就只能去拯老儿那土地庙内,吃顿羞辱了。”丁卯卯低沉的自语道。

     ……

     此时,敖方一身披挂整齐的灵甲,骑在头顶双角的龙马上,正一脸怒气难平的小模样,打算硬闯皇宫,去找父皇那老不休的算账去。

     紧随着龙马身后的,是一头身长二十多米的一头“骨龙”,全身由惨白的骨骼组成的一条白骨龙,头颅上顶着两支骨质鹿角、下巴处长着几缕银白色的骨须,身下四只五爪骨肢壮硕无比,在尾部的那条由骨条排成的鱼尾状的尾巴上,点缀了几点殷红的梅花。

     骨龙身上,站着四位妙龄少女的身影,各个莺肥燕瘦、美不胜收。

     “小芳,放火!”敖方一声令下,骨龙发出了一声低吟,浑身冒出了一股乳白色的火焰。

     啊~

     一声尖叫从一名年龄稍小的女孩口中传出。

     “三妹,谁让你放苍白之炎的?都吓到了四妹了!快让小芳收了火!”骨龙上,一名女子声音传出。

     这是一名身着翠绿色宫装的绝美女子,年约二十四五,一头乌黑的秀发笔直的搭到腰间,宽额弯眉、大大的眼睛里如水般柔和,琼鼻朱唇,一个略尖下巴将脸型收拢,完美的脸型,再搭配那白皙的肤色、弹指可破的肌理,男女观之,都会忍不住倾慕。

     “哼,大姐偏心,五妹那身灵甲那么气人,你怎么不说?我只是让小芳加把火,你就说我!”敖青小脸一转,语气里满是委屈。

     “可是五妹,没有吓到四妹。”宫装女子语气柔和。

     “谁让她那么胆小!”

     “好了好了,方儿闯进皇宫,人影都快没了!我们快些追过去吧。”旁边一位紫装女子,劝说道。

     远远的,骨龙身上的四名女子,听到一声尖细的叫声传来。

     “臭父皇,你是不是要把我嫁出去?”敖方小脸气的透红,声音喊的大了,都能听出一点的奶声奶气。

     敖皇一脸乐呵呵的,挥手把龙马吹飞出庭院。敖方一声惊呼响起,身形还没落地,就被敖皇摄到了怀里。

     “怎么,舍不得父皇?”敖皇摸着敖方那仅露出的后颈,调笑道。

     敖方那羞红的脑袋扎进敖皇怀内,听到这话,忍不住把头露了出来:“你个大坏蛋,谁舍不得你?”

     听着敖青的反驳,敖皇轻轻掐了掐女儿肉肉的小腮帮,大笑道:“那就是舍不得那名唤肖白玉的小家伙?”

     “哪有!”敖方羞红的脸,瞬间变成了懊恼。

     此时,在宫装女子的带领下,四位女子依次走到敖皇身前,拘谨的行了份大礼。

     “父皇,您真打算把我们五姐妹嫁出去吗?”在旁边妹妹们期待的眼光下,宫装女子对着敖皇问道。

     “这又有何不可?”敖皇有些玩味的看着身前的五个女儿,恍然她们是来逼宫的。

     “父皇,我们舍不得你…”紫装女子忍不住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