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日常被欺负
    柳江在宝石蟹那小惊悚的眼神里,再次下海。经过多次的锻炼,现在柳江那入海的姿势,已经自认为无所挑剔了,所有偶尔还是会被浪头冲回海面。

     宝石蟹站在海滩上,一眨不眨的盯着海面,小眼睛满是紧张和纠结,不时地吱吱两声。反正下了这么多次海,也没见到坏人来抓他,那为什么自己每次入海,都会很快冒出一堆人来抓自己呢?宝石蟹的小眼睛开始充斥着困惑。

     当柳江从海里冒出来时,难受坏了,一身麻衣湿哒哒的贴在身上,长的过了肩的头发糊了一脸,可恨自己双手捧满了海螺,腾不开手拨开它们。当然,宝石蟹是丝毫不在意柳江的一身窘态的,盯着柳江手里的东西,眼睛又眯成了月牙儿。

     柳江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了地上,三个白螺、两个青螺,最大的不过十四五公分,小的那个才七八公分。

     柳江这次竟没捉到鱼,只是捡了四五个巴掌大的螺。看着宝石蟹那期待的黑眼珠,柳江有些尴尬了,考虑到自己在宝石蟹面前,不能泄了气势,柳江满脸自信的开始生火。直到准备的一堆薪柴快烧完了,自带中华五千年美食后盾的柳江,终于想到了一道痕别致的处理方式——叫花螺!

     自己真是天才,柳江那伪装出来的胸有成竹,终于被填实了信心,简单和点泥,糊在了海螺上,然后挖坑埋入,火堆推过来,最后几根薪柴填上。

     完美!只是,摸了摸身上还有些潮意的麻衣,柳江有些无奈。

     。哎,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太多,总感觉智商不在状态,衣服没脱下什么海?等等,岛上都没第二个人,自己还穿啥衣服?不对,自己还在直播呢。

     一想到直播,柳江就闹心,都是穆老头起的个好头,现在子鉴内的人都怂恿自己报名参加敖皇的那场比赛,让自己去当面见一下到底谁给自己带了绿帽。还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此绿帽只恨千年以后再报!

     当时把柳江气坏了,什么绿帽?你们这么败坏我的名誉,我以后还怎么找媳妇?找完媳妇,再怎么找小妾?找完小妾,在怎么找丫鬟?找完丫鬟,怎么寻人妻?寻完人妻,怎么养萝莉?

     等等,要不自己直接省掉前面的,开始养萝莉吧?话说,上次那小孩长得很有极品相,长大以后…一个绿帽,竟然勾起了自己培养萝莉的邪恶之心,她还是个孩子啊,突然醒悟的柳江,对自己呸了一口。

     宝石蟹一脸疑惑的看着柳江,虽然不能理解‘呸’那个词是什么意思,想来,肯定是跟地下埋得东西有关吧!想到这,宝石蟹的嘴巴里,再次流出了潺潺口水,自己可是好久没吃到那样的美食了!

     看完晚霞,柳江才把叫花螺扒了出来。去掉硬泥之后,一股浓浓的肉香传来!说真的,虽然是第一次做叫花螺,但柳江有种迷之自信,自从重生,饭菜都没做糊过,而且都带着诱人的香味。

     此时海螺的壳早已变脆,随手一掰,轻松的取出螺肉。宝石蟹急不可耐的一口咬了过来,不过被柳江挡了下去。螺肉后面连着一堆脏器是不能吃的,柳江小心的分辨一下,截取前半段,递给了宝石蟹。

     滋溜,柳江感觉宝石蟹都没咬,竟一口把那三根手指大小的螺肉吞了下去!

     宝石蟹显然很不满足,看着柳江楞在那儿,连忙吱吱的发声提醒。

     在柳江喂到第三个海螺的时候,一阵清风拂面,血冠鹤落在了旁边,并一脸好奇的看着陶醉中的宝石蟹。

     看着大爷鹤那孤傲的身影,柳江看了看手上的螺肉,心头突然一跳,没有兽能逃过我美食的魔掌,如果有,那肯定是没吃过。自诩美食界担当的柳江,迷之自信,举起手上原本要喂给宝石蟹的第四条螺肉,冲血冠鹤开始招手。

     大爷鹤果然是大爷鹤,一个抬头,满脸不屑的样子,理都不理一下,搞得柳江尴尬无比。

     吱吱!

     还是宝石蟹的叫声挽救了柳江的处境,柳江把螺肉一把塞进了宝石蟹的嘴里。

     吱吱,宝石蟹饱餐一顿后,满足的摊在地上。血冠鹤则一脸好奇的看着宝石蟹,

     喔喔~~

     吱吱~~

     喔喔~~

     ……

     柳江看着他们欢快的聊天,惊呆了。先不说它们在聊啥,但血冠鹤你什么意思?对着宝石蟹能交流,对着我怎么就横鼻子竖眼了?气的柳江转身就走,准备找点芭蕉填肚子。

     当柳江吃饱后,再次回到沙滩前,久违的惊悚感再次萦绕心头。远远看过去,宝石蟹那如同火炬般的身影,翻过了身体,脑袋杵着地面,沙沙沙的在地上打着圈。从没见过的“美食后遗症”,从没见过如此诡异情况的血冠鹤在半空转着圈,一声声的鹤唳响起。

     等了好久,宝石蟹终于停歇后,被柳江一把抱在了怀里。

     这时候,血冠鹤好像终于找到的问题的关键,充满杀气的看了柳江一眼,转身飞开了。

     柳江打了个寒颤后,莫名其妙的看着血冠鹤费力,然后抱着宝石蟹回山府准备睡觉。

     第二天,柳江突发奇想,自己手上好像有三十多万极品灵石,用来增强灵山的灵气岂不正好?

     想到这,柳江再次检查了下山府内的那方石案,上面一次摆放着水晶弥络枣的真种、那枚孔雀翎羽、三个装灵石的储物符宝、一枚树叶和七千多零散的灵石,当然还有昨天被柳江随手放上去的青板、画笔、心得。

     柳江拿起那三枚储物符宝,收起那七千多枚灵石,朝着灵泉那儿走去。既然一只羊两只羊,放在了一起,也不介意再放一只羊。

     紧靠白玉亭旁边,柳江把灵石都堆成了一座两人高的小山,并乐滋滋的看着手上那三张大小不一的储物符宝,竟有种贪了小便宜的感觉。这三个符宝,最大的那个有十个多平方,剩下的一个八平方多,一个五平方。

     如此多数量的极品灵石摆在一起,简直灵力逼人,跟随柳江屁股后面跟上来的宝石蟹,忍不住一个猛子扎进灵石堆里不见了。

     柳江在旁边乐呵呵的也不制止,自己唤出灵山的界面,死盯在灵气那一栏上。

     灵山名称:白玉山(可修改一次)

     灵山品阶:初级零阶(0/5)

     灵气值:白品二阶(2%)

     灵植:无

     灵兽:宝石蟹(巡山之兽)、血冠鹤(暂牧养百年)

     灵泉:白玉溪(红品五阶灵泉,虚弱中)

     灵脉:三道未知灵脉

     灵山附属设施:暂无(已遗失)

     警告:山体破损度达69%,请宿主尽快解决。

     ……

     直到日上三竿,远远的一声鹤唳传来。

     原本见怪不怪的柳江,听到鹤唳,头都没抬,直到一团巨大的阴影将自己覆盖。

     那是什么?看着鹤爪子上抓着一坨十多米长的物体,半天柳江才将那扭曲的身形还原成鱼的样子。

     碰的一声大响,那身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走到近处的柳江,查看了半天,还是没能认出那是条什么鱼,主要是这条鱼死相太惨了,各处破损,只是奇怪的是没有任何血污之处。

     这是条初入修行的大鱼,柳江在鱼身上感受到了一丝极淡的妖气,这也勉强算条鱼妖?

     抬头看向血冠鹤的柳江,接受到了对方投来的一双轻蔑和嘲讽的眼神。

     等等,柳江内心咯噔一下,说起来,自己也算初入修行,勉强算起来,也就跟这鱼有的一拼。这鹤什么意思?杀鸡儆猴吗?看着被虐成那个样子的柳江,内心开始不淡定。

     喔喔~血冠鹤招呼着宝石蟹上前,并示范着啄出一大块肉,送进肚里。

     宝石蟹瞪起了乌溜溜的小眼,跟着有模有样的吃了两口,然后吱吱的对着血冠鹤说着什么,还不时地把头伸向就柳江那边。

     血冠鹤一个厉芒扫向柳江,在看着对方半天还傻站在那后,一声鹤唳,大力挥翅,直接将柳江吹出几十米远。

     吱吱,宝石蟹叫的更急了。

     血冠鹤好像听懂了一样,追出去开始赶柳江,把他直接从后山赶到了前山的沙滩上。

     委屈的宝石蟹在后面吱吱急叫。

     你们竟然开小灶、吃独食?柳江瞬间被气坏,鹤大爷的,在小爷这吃我的、喝我的、睡我的,现在竟如此不给脸面?你是不知道我山神新秀小白玉,我发起疯来,吓死你!

     怒到最后,柳江想起了那条鱼,死的面目全非的鱼,一瞬间如三伏天喝了瓶冰镇啤酒,这仇,这仇还是以后报吧,反正这些天欺负自己的,不止这一头。

     柳江不知道的是,当他把那三十多万极品灵石堆放在白玉亭旁,尤其在白玉亭的推波助澜下,一瞬间,在某些种群的感应里,柳江的灵山就像一道闪烁着光芒的星辰,是大海上的一座夺目的灯塔。

     首先做出反应的是,北方数十万米远的一群巡游龟群,其次是东南处于返程的一群赤尾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