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造…造假药的?
    退回灵山的柳江,一想到这场由自己引爆的大场面,心底不免有些得意。得赶紧去把那打赌的小钱钱取回来,柳江心里暗想,要不回头孙通漏了口风,万一这场赌局引起人们怀疑,再等下次财富楼开启,保不齐抓个现行!

     掐着时间,柳江再次化了个妆,换回那身麻衣,跨步进入。等柳江眼前白光消散,那株巨大的凡树早已不见,围堵在牌楼的人群也已散去。

     一路埋头急走,当柳江来到商阁办事处内,要求取走那些赌资时,办事人员面色惊异的打量了柳江半天。

     一把捏碎那枚誓言血符后,柳江细细数了数到手的灵石,“灵石怎么只有7300枚?”

     看着眼前声嘶力竭的柳江,办事人员面色微冷:“哼,税二十,再赔付那枚玉佩,能剩这么多就不错了!”

     监督一场赌约,就抽两成!柳江有些咬牙切齿,难怪之前陈老头说这地方是个扒皮允血之地!柳江扭头就走,并把这笔账算在了陈天光的头上,没有人能够轻易在我山神新秀小白玉身上刮走一层皮,陈老头,你等着!

     因为时间紧张,柳江脚步不停,再次赶往珍宝阁。

     看着珍宝阁门外竟然闲站着三五十个人,柳江虽然心下好奇,也没多想。

     “老板,你们这可有红品灵种卖?”柳江凑到柜台前,腼腆的问道。

     柜台里站的那位头发略显斑白的富态老人,抬眼打量了下柳江,淡然说道:“区区红品灵种,我珍宝阁自然是不缺的。只是不知,贵客具体要哪一种?”

     “请问,最便宜的是多少?”

     面对柳江的羞涩表情,老者一脸习以为常,顺口回道:“那就是盘水灵桃的灵种了,五千三阶灵石一枚!”

     五…五千,柳江虽然早有预感,但还是对这个价格吃了一惊。

     “怎么会,如此,如此贵?”

     老者呵呵一笑:“毕竟是灵种,种下去后,代表的是源源不断的收成,当然要贵一些!再说,上了年份的灵植价格又会拔高一个台阶!”

     摸了摸手上拎着的七千多灵石,柳江面现不舍,毕竟只是做个试验,结果如何谁也不敢说,万一投入进去打了水漂,哭都没地方哭。

     “那你收灵植吗?千年白品枣树,还没升阶。”

     “不好意思,我们珍宝阁走的是精品路线,不收年份品阶如此低的灵植,建议在你附近的坊市出售,那样竞价者也多,能溢价售卖出去。”

     柳江心底有些嘀咕,自己可是身处海里的山神,哪里去找附近的坊市?等等,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这也算大海版的瓮中之鳖吧?柳江突然感觉好气啊。

     “那请问白品灵植,你们收多少年份的?”不死心的柳江打算再努力一把。

     “至少万年以上的!”老者的语气依旧淡然,丝毫没有不耐之意。

     柳江想了想:“不知,未升阶的万年白品水晶弥络枣,贵阁多少灵石收?”

     “1000灵石!”

     “1000?”柳江有些难以置信:“这价格跟万年凡植有什么区别?”

     听到柳江的话,老者眼底精光一闪,盯着柳江看了半天:“你是今天听到万年凡植现世的消息吧?我珍宝阁保守估价,那株万年凡植,20万极品灵石,甚至接受与部分紫品珍宝以物易物的特殊要求!这样,你还感觉能和万年凡植相比吗?”

     现在你才跟我说20万灵石?柳江内心一口老血喷出。尼玛闹呢?自己沾沾自喜设个圈套,赚了七千多极品灵石,原来是用20万换的?我这散财童子当的…

     柳江瞬间面容扭曲,内心七翻八倒,真如打翻了五味瓶。

     恰好时间到了,一道白光闪动,柳江被传出了财富楼。老者看着柳江那扭曲的面容。只是以为其被万年凡植的惊人价格震惊到了,摇了摇头,便不再多想。

     回到灵山的柳江,傻站了好久,嘴里一直念叨着“我是傻X,我是傻X,我是傻X…”,面容快赶上祥林嫂了。然后,柳江发现,辱骂自己并不能减轻内心的疼痛!最终,柳江又悟了,原来上次那份放过别人才是放过自己的感悟,并不全面,还需要加上——放过自己才是真正的放过自己!智商急速下滑的柳江,竟感觉灵魂的高度,再次拔高了一层。

     什么叫搬石砸脚?渐渐回过神来,柳江把整个事情仔细捋了一遍。只是,对于下次是否再造一株万年凡植,柳江内心陷入了踌躇,毕竟那道通缉就好像高悬头顶的刀。最后,柳江还是没能下决断,先试试培育水晶弥络枣,假如靠枣树能补上那些缺口,自然不需要去冒险,假如补不齐,自己再卖出一株万年凡植又如何?想到这里,柳江的心竟安定了下来。

     最近,昊天域,因为柳江,因为凌境鉴,暗流涌动着。手持母鉴的人们,大都感觉这个世界开始变得有些疯狂了。

     此时柳江母鉴常驻人数在5万左右,甚至一有风吹草动,人数瞬间突破几十万。

     看着柳江从痛骂自己,再到逐渐平静下来,子鉴内的20多万道神念,不禁都露出了怪异的表情,如此精彩的反转,竟让他们完全始料不及!看着柳江整个生动的表情秀,在回想之前他戏耍财富楼内天骄时,那叹为观止的经过,压抑不住的大笑从内心迸发,子鉴陷入了欢快的海洋,有些性急的,直接开启了打赏模式。

     又取了九滴泉水,柳江小心的滴在那株千年枣树下。不出所料,枣树再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最终一株高约五十米、方圆近一百二十米的蓬盖大树,跃入眼帘。但见躯干苍劲有力、枝条疏密有秩、叶片簸大闪动着荧光,最关键的是,满树上依然开满了枣花。略显斑驳的树皮,触之粗糙的质感,就像真的经历了万年生长一样,这种迷幻与真实的映衬,让柳江内心都有些怀疑之前的生长,是不是自己穿越了万年的时光。

     看着依然满树的枣花,子鉴内的岭南老农,内心充满了惊奇!这是不合理的,成长万年都未曾自行突破升阶,这岭南老农还可以用‘此乃催熟、如此短时间长成’来说服自己,可那依旧的满树枣花是什么鬼?上次千年年限时的满树枣花,自己就暗暗怀疑,就算持续发酵了十天,依然不见其结果,这次的景象,更是进一步加深了岭南老农内心的猜测。

     ..岭南老农:诸位,老朽有个不成熟的猜测,也许这灵泉催熟的效果,只能形成表面效果,这株枣树就算催成了十万年份、百万年份,恐怕依旧满树的枣花,而不会结果!

     老农的话,就像一道惊雷,将原本随性讨论的人群惊住了,子鉴也瞬间陷入了安静。每个人都在细细品味着老农的话,如此逆天的泉水,如何惊人的效果,想想这是多么让人难以置信!在结合这些天对于枣树的观察,子鉴内很多人渐渐认同了岭南老农的话,这是个很合理的猜想。

     这催熟成的,只是样子货?只是假灵植?假药?想到这里,人们内心大都莫名的松了口气,随后加入了这场铺天盖地的讨论之中。

     柳江老早就发现,自己这段时间竟然被人大量关注着,虽然热度红榜早已滑落到第五名,但想来现在热度关注榜上,自己肯定一枝独秀、遥遥领先。想到这,柳江心神偷偷进入子鉴,准备享受那群‘凡人’们对自己的崇拜和震惊,顺便看看他们对这株万年枣树的评价,想来他们现在正在扶起那被我山神新秀小白玉,所惊掉的下巴吧?

     一、目前十三万五千七百八十三人观看自己(135783/879941);二、现寿元缺失一年九个月零十七天,请宿主尽快补足;三、目前荒点-12599;四、你有一道恩典可以使用;五、宿主热度榜排名有变动,请注意查看;六、鉴坊开启(50/50);七、荒点兑换系统正式开启。八、武斗场开启(宿主境界不足,无法进入)。

     一瞬间,又是大量“聊天记录”涌进脑海。

     假药?消化完信息的柳江,发现自己才是那个被惊掉下巴的人,你们这群满腔羡慕嫉妒的骗子,怎么能如此污蔑于我?

     ……

     ..岭南老农:其实,想验证也很简单,只要从树干上切下一小块,正常的万年灵植,木块上肯定有随年轮生长的灵韵!

     ……

     老农的话,再次引爆了子鉴内讨论中的人群,也提醒了柳江。

     由于手头没有什么现成的利器,柳江还是靠着那块暂时没搞明白作用的山牌,勉强磨开树皮,艰难的取出一块巴掌大的木块。

     没有年轮?柳江看着眼前的木块呆住了,别说什么灵韵了,它连年轮都没有,这,这,难道自己兴奋了这么长时间的催熟功效,原来只是个造假药的?柳江的内心丝毫平静不下来。

     虽然心里有所预料,子鉴内的人们也被惊呆了,没有年轮是什么鬼?没有年轮,我们又是怎么感应出其万年的年限的?

     就算暂时没想太明白为何会如此,但子鉴内人们见证了这道奇迹之事的陨落,虽然感觉内心一松,但并没有产生原本认为的幸灾乐祸的情绪,相反,更多的是怅然若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