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悟公子的茫然
    转眼十天过去了,眼看着财富楼的大门马上可以再次打开,柳江内心的疑惑一直未曾消退。一滴泉水催化千年的白品灵植,那是不是可以催出百年红品?十年紫品?如此不合理之处,简直是荒谬!

     看着那株直冲云霄的万年凡植和那株自成一格的千年白品枣树,柳江的内心,隐隐感受到了不安。

     时辰刚到,柳江催动起财富楼的钥匙,再次把计划梳理一遍,先打探下‘通缉肖白玉事件’的近况,找穆老借点灵石,买些红品灵植种试试。

     柳江再次运用精湛化妆术,穿上一身造型清奇的麻衣,将自己改容换面了一番,推门进入财富楼。

     看到牌楼上那幅新张贴上去的画像,柳江内心满是忧伤,毕竟上次被三百人拿着戟围堵在街上,围观的差不多两三千,自己的脸怎么都会暴露的。还好,还好自己掌握了娴熟的化妆之术。

     在往青楼去的路上,柳江竖起耳朵偷偷听着街旁人们的讨论声。

     啪的一声,柳江浑身打了个激灵,自己毫无察觉,竟被人揽住了肩膀。

     “是你1”柳江抬眼,发现面前那个藏头露脸的人,竟是上次街上碰到那瘦脸猥琐的中年男子。

     瘦脸男子面带哭意,谨慎的看了看四周,拖着柳江就往酒楼那边跑:“小兄弟,我可被你害苦了!”

     柳江听闻,也不挣扎,一脸好奇的跟其上了酒楼单间雅座。

     “小兄弟,你上次告诉我,肖白玉和悟公子认识,两人在财富楼内会有一场交易,当真?”刚一坐下,瘦脸男子迫不及待的问道。

     柳江一听这句质疑的话,蛰伏在灵魂深处的表演欲望,简直喷薄欲出,一瞬间如演神附体。柳江的身躯猛然一震,瞬间站直的身板,窗外45度角照射而来的光芒映射中,面容平静里渐渐露出了三分吃惊,进而三分自傲和半分恼怒,如此复杂的表情搭配深邃的眼神,一眨眼间传递了过去。

     “你是没听过我翩翩君子江无瑕的名号,从未有人如此质疑过我的消息!从来没有,此辱,此辱,堪比杀父夺妻!哼…就此别过!”

     瘦脸男子原本想大倒苦水的,结果吃惊的发现,对方竟一副不堪其辱的样子,拂袖而去。瘦脸男子懵了,明明自己才是这个消息的受害者,你激动什么?再说自己只是确认一下,还没开始质疑,你,你这不讲道理!

     有此先入为主的印象,瘦脸男子不禁信了八分,连忙挽留道:“还请姜兄见谅,小弟孙通给您陪个不是。”

     看着眼前自称孙通的男子,都管自己叫兄了,柳江感觉拿捏的差不多,顺口补了一刀:“看来你是记起我翩翩公子江无瑕的名号了。”

     孙通再度懵了,谁知道哪冒出的翩翩君子,于是小心翼翼的问道:“请问是哪个…”

     “哼,”柳江再次发作,转身作势离开。

     孙通汗都冒出来了,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着,拼命想着记忆中有没有这样一个人物,突然一道灵光,前些天鹿首姜家的姜行也曾来到财富楼,不由得有些猜测。

     “敢问,可是鹿首姜家的少爷?”

     鹿首江家?柳江略一沉思,害怕自己驳了这个提问,也编不出其他江姓大家来,索性认了。

     二人再次落座后,孙通就开始诉苦了,原来此人听信了柳江的话之后,竟拿着这个消息和狐朋狗友吹嘘,这条毫无根脚的消息自然很少有人相信,反而原本也半信半疑的孙通,一股热血上头,就跟对面怼了上去,设了个不大不小的赌局。

     原本也不是个什么重要的事情,谁知前些天那些天骄榜单的成员,就在这所酒楼举行了场猎宵(肖)会,原本身处财富楼的一十二位天骄的聚会,结果好多年轻人不请自来,整个场面倒也热闹。

     可惜,孙通舔着一张中年人的老脸混进会场被发现了,更有好事之人将之前那场赌约爆出。首先悟公子面色平淡的来了句:“既然如此,我压自己一方白鸾玉佩,赌我与那肖白玉相识,对方会送我一份东西!”

     剩余十一位天骄,听到悟的这句不咸不淡的话,不禁齐声大笑起来,老实人欺负起人来才可怕!

     “我压一千枚极品灵石,赌悟兄不相识肖白玉。”

     “我赌八百极品灵石,也赌悟兄不相识肖白玉。”

     “我赌一千五极品灵石…”

     ……

     转眼间,孙通哭了,压自己这方的只有一方玉佩,压对面赢的足足一万三千枚三阶灵石。这要是输了,杀了自己都赔不起啊!

     看着面前的孙通真的在抹眼泪,柳江心底竟有些不忍了,“要不,你在等等?我想肖白玉很快就会跳出来的!”

     听到柳江安慰的话,孙通不光眼泪,鼻涕都下来了:“大哥,你是不知道,太吓人了,每天一闭眼,就是一万多的灵石债,好几次我都想一了百了了。”

     “你反过来想啊,明明是马上就能赚到一万多灵石了。”柳江原本安慰的话,一说出口后,内心一突。

     “不行了,大哥我扛不住了!要不,要不这钱你去赚吧,我陪你去商阁那办事处办个交接…”孙通声音几度哽咽,到了最后,那哀求的声音越来越低。

     一瞬间,演神再次附体!柳江面容七分忧伤、三分歉意,语气沙哑中带着低沉:“是我,是我把你害苦了!假如我能保守这道消息,你就,你就不会遭受如此伤害!这让我于心何忍,于心何忍啊!”

     柳江的喟然而叹,将孙通感动的热泪再次喷涌而出。

     “大哥,啥也别说了,一人做事一人当!再大的恶果就让我一人去承担吧!谁让我如此好面,命里该有这一劫…呜呜…”

     尼玛,演过头了,柳江在心底把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好好的接盘侠当了就是了,非得再秀一波,竟把对方给感化了,这找谁说理去?

     “不不,还是让我接下吧,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柳江义正言辞的开始补救。

     最终,柳江废了好多口舌,终于把自己抬高到了大苦大悲的圣人层次,才勉强劝下了孙通,二人在商阁办事处立誓交接,相互面带笑意挥手作别。

     时间紧张,柳江决定先不去青楼了,直奔牌楼,准备回去给悟准备份大礼。

     回到灵山,柳江用了一刻钟想出了一个绝佳的计划,再经过一刻钟的完善后,决定开始实施。

     “悟大哥可在?小弟小白玉在此等候多时了!”柳江去掉化妆,换回蓑衣芒鞋,站在牌楼前,对着长街喊道。

     看到星星点点的目光看了过来,柳江一个闪身退回灵山。

     不过五分钟,又是一道声音在牌楼前响起。

     “悟大哥可在?小弟小白玉在此等候多时了!”

     这次街头有二十多个人影,略带迟疑的等候着。

     “竟然真是肖白玉!”

     看着那喊了一嗓子,又退回去的身影,人们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蓑衣芒鞋,一副乞丐打扮,脸型也基本一致!二十多个人激动的沸腾了没一会,竟相互扫视几眼,默契的将情绪压了下去,希望尽量减少消息的扩散。

     可惜他们失望了,柳江的第二嗓子又吸引了十来个人。

     ……

     “悟大哥可在?小弟小白玉在此等候多时了!”

     ……

     “悟大哥可在?小弟小白玉在此等候多时了!”

     ……

     接下来,第三遍、第四遍、第五遍…柳江几乎五分钟出来一次,直到近乎整个街道都被柳江吸引来的时候,才感觉火候差不多了。

     此时的悟公子简直疯了,一开始听到那自称肖白玉的男子,称呼自己悟大哥,自己还满含不屑。可接下来,那一遍遍声嘶力竭的‘悟大哥’,自己不屑的表情摆的都麻木了,周围的目光更是渐渐露出了猜疑和不信任!谁能告诉我,何时认过如此‘热情’的小弟?悟公子绞尽脑汁,想都眼白都有些翻出来了,一无印象的感觉懵懵的。

     此时的柳江,正在拔树,拔那颗万年凡树,原本轻松的将泥土与根须分离之后,柳江以为拔出的过程会很简单,没想到它会那么重。感觉时间紧迫,柳江赶紧恶补山神知识储备,找到了一份叫做山移之术的小法决,讲究敌不动我动,将那蒲花和绿丁草结合而成的大树,费劲的抗进了那道财富楼的门里。原本柳江还怕门太小,抬不进去,没想到那道门也能跟着放大缩小,相当靠谱。

     随着一坨根须,从虚空艰难的冒出,围堵在牌楼前的人群,都惊呆了,这肖白玉莫非是头妖怪?喊了半天,把人招来,现在现个原形吓唬一下大家?虽然心底再犯嘀咕,大家还是聚精会神的看着,财富楼内自从来了这肖白玉后,这一幕幕的都上演了多少年度大戏了,看的好不过瘾!

     当柳江将那树直立竖起时,那直插云霄的长度,把已经慢慢接受中的人群,再次震惊了下,这是什么?一株几百丈高、枝干苍劲有力、表皮泛光的凡树?更开出两种完全不同花朵的植株?人们大都面面相觑。

     刚从树后拐出身影的柳江,正打算演完最后一场谢幕,背完台词,去领小钱钱,结果被人群中突然传出的声音打断了。

     “我没有看错吧?这是一株万年凡植!这是一道天地间的大奇迹,从未听闻,从未有记载的史上第一株!”

     “怎么可能?凡植怎么会长到万年?”

     “它是因何产生的?福地,宝物,功法,还是秘技?”

     ……

     人群直接就炸开了锅,所有人都仿佛被这株高大的凡树,夺去了心神。

     柳江试着喊了两嗓子,结果傻眼了,太吵了,自己喊出去什么自己都听不到!无可奈何的柳江,再次返回灵山做了个木牌,写了一行字后,将木牌靠在了大树上。

     好久以后,当人们的讨论渐渐停止下来的时候,才发现树底下靠了个牌子,上面写道:“最后一件高蒲树交付完毕,之前所提一应宝物均已交付!小弟肖白玉敬上,悟大哥后会有期!”

     肖白玉此人,不愧是被敖皇通缉的男人,装了个前所未有的大逼,竟如此低调的离开了!人群中纷纷传出了对肖白玉的称赞之声,只是一双双狐疑的眼神,纷纷投向了站在前面的悟公子身上,看着对方‘激动’的浑身发抖,更是确认这件高蒲树绝非眼前所见的如此无用,肯定有其惊人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