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欺诈游戏
        周子英急忙说道:“我们在路上遇见了政府派出的救援队,虽然外面丧尸横行,不过政府已经派出军队组织救援,在城南的自贸区就有一个避难所。”

         “城南的自贸区?”女子喃喃低语,“昨天我听见了广播,也说城南有安全点了。”这时候周子英和楚天注意到,在角落处放着一台老式收音机,看来他们通过那台收音机得到过城南安全点的消息。

         “不对,你们刚才要去的地方明明是北面,你说谎。”女子忽然将匕首架在周子英的脖子上,脸色阴冷。周子英仿佛被吓坏了,胯间居然湿了一片,这让女子大皱眉头,而那个壮汉忍不住哈哈大笑,笑话周子英是怂包,胆小鬼,这一幕更是让楚天目瞪口呆,什么时候周子英变成这样了?就在楚天疑惑的时候,周子英结结巴巴的说道:“别别别,别杀我,求你别杀我,我没有骗你,是这样的,我们两人在路上真的遇见了救援队,不过那个救援队的人是从北面来的,他告诉我们,北面也有一个避难所,里面有军队和警察,还有食物和水源,我们觉得城南那边太远了,不如去北面的那个。”

         “真的,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别杀我。”说着周子英居然吓的都哭了。

         “那个救援队的士兵说他们被北面派出去,就是去和南面的安全点联络的,现在通信都中断了,只能依靠人力传递消息,我说的都是真的,对了对了,我想起来了,那个救援队的士兵还把他的肩章给了我们,让我们拿着肩章去北面的避难所,那里的人会安顿好我们的。”

         女子冷冷的看了一眼周子英,问道:“那个救援队的士兵呢?”

         “他说他是军人,要服从命令,就算是只剩下他一个人,他也要去南面的安全点联络活着的人,他把肩章给我们之后,便独自上路了。”

         “你是不知道啊,他说他们一队八个人,结果就剩下他一个了,可是还要完成任务,真是好样的。”

         “肩章呢?”那个大汉搜遍了周子英全身,可是并没有找到肩章。

         “在他那,在他口袋里面。”周子英急忙说道,女子果然在楚天身上找到了肩章,看见肩章,女子和壮汉已经有些相信了。

         “北面的避难所在什么地方?”

         “在火车站。”周子英飞快说道。

         “火车站?”女子有些疑惑,怎么会在火车站那里。

         周子英似乎早就想好了如何回答,飞快说道:“没错就是火车站,灾变爆发的时候那里出现了许多进化者,那些进化者很快稳住了局面,配合火车站的武警组织大家构筑了一道防线,利用候车厅挡住了丧尸群,然后联络上了驻军,这些都是那个救援队的士兵告诉我的,对了对了,那个士兵叫做李军,是守备营的人,他还说他们营长姓刘,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们拿走食物就好了,别杀我,我知道的都告诉给你们了,你们把肩章也拿走吧,求你们放过我。”

         “闭嘴。”女子低喝一声,然后又看向楚天,问道:“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把肩章还给我。”楚天答非所问的回道,可是这样的回答却让女子心里笃定周子英的话就是真的。女子对壮汉使了一个眼神,然后两人走到一边嘀咕起来。看见他们嘀嘀咕咕的样子,周子英看了一眼楚天,低声说道:“证明我猜想的机会来了,嘿嘿。”

         “你个疯子。”楚天瞬间明白了周子英的打算,“你这是玩火。”

         “那又怎么样?”周子英一脸的不在乎,“别忘了有些事情做起来许多帮手的,难道你不想去火车站了?而且我这样做,也是在救我们的命。”

         难怪周子英要说避难所在火车站了,就是忽悠他们去送死,一来可以增加救援陆凝霜的成功了,二来可以证实周子英之前的猜想,如果他们死了,就能知道进化者的脑袋里面有没有进化石了,一举两得,可是楚天却觉得很危险,如果他们发现了,那么怎么办?似乎是看出楚天的担忧,周子英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两人,压低声音说道:“到时候那么多丧尸,他们只怕自顾不暇,哪有功夫理会我们,而且有你在,我感觉自己死不了。”

         “你不会不管我的。”

         楚天冷冷的说了一句:“疯子,你会后悔的。”

         “我只是不想一直做脚底泥,你根本就不懂面对困境无能为力的痛苦,我只想尝试去改变自己的命运,如果你觉得我错了,那么你就告诉他们好了。”说完周子英不再理会楚天,而是低头看着自己的裤裆,苦笑一声,自言自语道:“这次的牺牲够大了,应该足以骗过他们了吧。”

         过了一会,两人走了过来,居然解开了两人的绳子,然后对他们说道:“我们也是进化者,可以带你们去火车站的避难所,不过你们要听我们的,拿着吧。”壮汉丢给楚天和张涛一人一把匕首,然后把登山包也交给他们背着,至于楚天的唐刀自然成了壮汉的武器,而周子英的军刀则留在了女子的手上。看着两人把玩武器的样子,楚天没来由的生出一股怨念,那些明明是自己的,居然问也不问就拿走了,完全就没有商量的意思,混蛋。

         “对了,有件事情要弄清楚,你们把衣服都脱了吧,我要看看你们有没有被丧尸咬过。”壮汉举起唐刀,一脸嘲弄的表情看着楚天和周子英,“都脱光,一件也不许留。”眼看楚天有发怒的驾驶,周子英先一步说道:“没问题,没问题,刚好我要换内裤。”然后背对着壮汉就开始脱衣服,同时对楚天摇了摇头,让他暂时忍耐。

         “能不能不脱?我真的没有被咬。”楚天此时因为昨晚上洗过澡,而且今天遇见丧尸的时候也不怎么狼狈,所以身上看上去还比较干净,在一个壮汉和一个女人面前脱光,这种事情楚天做起来实在是有些抵触,所以忍不住开口说道。

         “不行,必须现在就脱。”那个壮汉还没有说什么,那个女人倒是先开口说了,把玩着手中的军刀,双眼死死的盯着楚天,如果不是因为周子英刚才的举动,让他们有了前往火车站的想法,只怕楚天早就忍不住要动手了。楚天刚想再说些什么,眼前一花,那个女子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军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声音冷清如故,“我不想把话说第二遍,如果你不脱,我有理由怀疑你已经被丧尸给咬了,作为进化者我会毫不犹豫的将你的脑袋砍下。”为了证实自己并不是在开玩笑,军刀微微下压,同时女子用力轻轻一带,一道细小的伤口便出现在楚天的脖子上。

         “明白了吗?”女子一声冷哼,接着又鬼魅般的出现在楚天的眼前,狭长的双眸盯着楚天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如果你再有疑问,我保证会割了你的舌头。”话音刚落,楚天只觉眼前又是一花,那个女子居然回到了原来站立的地方,冷冷的看着自己,对自己脸上的惊骇表情很享受。

         “嘿嘿。”那个壮汉似乎也是有意卖弄,一只手轻轻放在墙壁上,然后没看出他怎么用力,整个手掌却陷了进去,留下一个深深的掌印。看见这一幕,周子英惊讶的哇哇大叫,满嘴都是拍马屁的声音,那个壮汉很受用,而那个女子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似乎不怎么喜欢周子英的恭维。

         他们的举动实在是太二了,看上去是在用实力震慑场面,其实根本就是无形中暴露了自己的实力和特点,也难怪了,他们觉得自己是进化者,眼前的周子英和楚天不过是普通人,而且其中还有一个吓的尿裤子的普通人,根本就没有将两人放在眼里,自然也就不会顾及太多,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能力表现出来,无异于告诉对方自己的底牌,而且也表明他们两个表面看上去十分凶狠,其实没有多少脑子。

         要知道,就算是张涛在那些学生们面前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实力。

         女人的进化方向是速度,而壮汉的进化方向是力量,看上去还是和他们的性别和身型挺般配的。

         “现在明白了吗?赶紧脱衣服。”壮汉冷冷说道。

         “好的好的,请别伤害我,我现在就脱。”楚天见识了两人的身手,心里暗暗和自己做了一个比较,发现要是他们一起联手,自己还真不一定是对手,顶多就是平手。同时楚天也明白,进化方向多种多样,并不一定就是冰火之类的属性异能,如果速度快到一定程度的话,只怕自己还没有出手,就已经被割了脑袋。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那个女的虽然是一级进化者,可是威胁性远远超过那个壮汉,而他们两个配合起来绝对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楚天也和周子英一样脱光了衣服,让两人仔细检查了一下,结果自然是没什么问题了,只是那个女人嘀咕了一句:“倒是挺干净的。”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楚天本来就是心里有鬼,听见她这样说,顿时担心她是不是怀疑自己了。想想也是,两个普通人居然可以不受任何伤的情况下活到现在,还带着食物和武器,这本来就是一件不简单的事情。

         很快楚天就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眼前两个人也不知道是真的没有多想,还是压根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居然对他们没有丝毫的怀疑,而且真的就答应带着他们一起去火车站。

         事情的顺利程度让楚天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而周子英却一副阴谋得逞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