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哀歌
        在末日,最不可琢磨的便是人性。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平时交往的友人,在秩序崩坏,道德沦丧的时候,将会迸发出什么样的行为。

         有人会在黑暗中沦丧,迷失方向。

         同样也会有人在黑暗中倔强的前行,哪怕艰难险阻,哪怕付出生命,执着于信仰者,将会在黑暗中爆发出绚烂的光辉。

         如果天空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的,那就蜷伏于墙角。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曼德拉。

         “哒哒哒……”

         猛烈的枪声充斥在耳边,火光照亮了夜空,昏暗的火光中,一名士兵击倒一名冲上来的丧尸之后,冲锋枪的弹夹已经空了,在换弹夹的时候,一道黑影猛然扑了上来,随即那名士兵发出一声惨叫,脖子被丧尸咬开,带着一捧血水跌落,淋湿了身边的袍泽。看着同伴惨死,身边的袍泽怒吼连连,手中的枪械发出震天嘶吼,将趴在那名士兵身上的丧尸撕成碎片。

         那名脖子被咬断的士兵吐着血沫,眼看是活不成了,他艰难的看着身边的袍泽,颤声说道:“兄,兄弟,给,给我个,个痛快……”

         “啊!”他身边的士兵双目赤红,对准那名士兵的额头开了一枪。

         “砰!”

         血花迸溅。

         看着那名士兵心满意足的死去,开枪的士兵还没有来得及发泄胸中的怨气,角落处就飞出来一只丧尸,灰白色的身躯,死灰般的眼眸,身上穿着的却是迷彩服,扑来的速度极快,在空中的时候甚至以诡异的方式避开了旁边射过来的子弹,眨眼间双手便贯穿这名士兵的胸膛,那名士兵还保持的怒吼的表情,生命却如同身体一般,被丧尸的双手定格在这一刻。

         更多的丧尸前仆后继,面对枪林弹雨,它们利用尸海战术节节胜利,甚至其中有一些特殊丧尸,如灵猿一般在尸海中跳跃,前仆后继的冲击人类阵地。

         在临时用汽车和各种障碍物构建的阵地后面,刘卫国焦急的来回走动,他的胳膊只剩下一个右臂,他的左手刚才被丧尸咬了一口,当机立断,用战刀斩下了整个左臂,此时的他脸色苍白,却带着倔强的坚毅,哪怕刚才有一只丧尸冲到他面前,他也没有退缩的意思,和身边的警卫员一起,乱枪将那只丧尸打死。

         “营长,顶不住了,撤吧?”马剑看着外面铺天盖地的尸海,满脸硝烟,汗水遍布,建议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刘卫国看着跟了自己多年的老伙计,又看了看不远处的战斗,冷冷一笑,反问道:“马剑,你说我们还能往哪撤?”

         派去求援的士兵一波又一波,可是没有回来一个,一个很多人都不愿意开口承认的事实摆在每一个人心里,他们已经被数量庞大的敌人包围了,而且只怕军营那边的情况也不妙,不然,如此猛烈的枪声,军营那边肯定也听见了,不会不派支援。

         “刚才我听见军营那边还有枪声传来,可是却越来越安静,现在呢,那边就剩下零星的枪响了。”刘卫国自嘲一笑,用剩下的一只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帽子,环顾四周,数百名官兵,现在就剩下一百多人了,“我是营长,亲自带兵出来救援,结果现在人没救成,兄弟们损失惨重,你说我还能往哪走?兄弟们把血流在这里,我必须在这里陪着兄弟们。”

         刘卫国接过警卫兵递过来的冲锋枪,一把斜跨在自己肩膀上,接着一把撕下自己的肩章,然后递给马剑,“马剑,马参谋,我现在以营长的命令交代给你一个任务,活下去,去救更多的民众,然后带领他们等待大部队的救援。”

         “还要将这里的事情告诉给其他人,其他城市,这些鬼东西很不一般,它们一开始只是一窝蜂的往前冲,这才短短几分钟,居然学会使用盾牌了,开始有组织的冲锋,它们在学习,这太可怕了。”

         “好兄弟,我再以私人的名义恳求你一件事情。”刘卫国双眼含着泪,死死扣住马剑的肩膀,“保护好淼淼,这是一个父亲最后的请求。”

         “不,我不走。”一个尖锐的女声忽然响起,便看见一个穿着军装,英姿飒爽的女兵冲了过来,满脸血污和黑灰却挡不住俏丽的面容,双眼赤红,咬着嘴唇,死死的盯着刘卫国,“爸,我不走。”

         “都什么时候了,还胡闹?”刘卫国瞪了一眼刘淼淼,转而对马剑低喝道,“走。”

         “我不走,我……”刘淼淼忽然双眼泛白,直挺挺的晕了过去,她的身后站着抬起手的马剑。

         马剑深深的看了一眼刘卫国,苦笑了一下,打趣道:“咱们多年的兄弟,你临死的时候还要坑我一把,你成了为国捐躯的英雄,我却成了临阵脱逃的懦夫,刘卫国啊刘卫国,你还真是混账啊。”

         “这些年你跟着我,经常被我呵斥辱骂,今天你也骂骂我,不然以后就没机会了。”

         刘卫国脸色一正,说道:“死,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活下去,才是最困难的,这简单的事情就让我来做吧,你读书多,懂得多,还留过学,困难的事情交给你,我才放心。”

         “我明白了。”马剑重重的点了点头,看着刘卫国说道,“老伙计,保重。”

         “保重。”

         此时此刻不是矫情的时候,他们都能明白对方的想法,刘卫国不怕死,马剑又何尝惧怕去死?只是他们不能都死了,必须活下去一个,活下去一个才能去组织抵抗,组织救援,活着的那人是燕京市的希望。

         看着马剑带着一个班的士兵离开,刘卫国转过身仰天大吼:“兄弟们,今日就是我们精忠报国的时候了,你们怕不怕?”

         “不怕不怕!”

         不到百人的残兵败将,面对前仆后继的丧尸发出震天回应。

         这撕裂整个战场的怒吼,誓要将天地捅破。

         “哈哈哈,好,不愧是我刘卫国带的兵,兄弟们让这些杂碎见识一下我们军人的胆魄和气势。”

         “狼烟起,江山北望……”也不知道是谁忽然唱了起来,渐渐地,所有人都跟着一起唱了起来。

         “何惜百死报家国……”

         正在收拾寝室的罗阳听见外面隐约传来的响动,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停滞,只是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片刻之后,轰隆声消失,枪声也渐渐稀落,最后消失,只有远处火光依旧在燃烧,在那里,似乎有无数的丧尸在嘶吼,在欢呼。

         当那些声音都消失不见,罗阳的手微微停顿了一下,一声叹息落下,重重的砸在地板上,喃喃低语道:“生命还真是脆弱。”

         此时趴在地上的楚天慢慢睁开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背对着自己的罗阳,安眠药并没有让他昏厥,只是有一些眩晕感,看来自己的身体抵抗力提高了不少,只是楚天感觉虽然罗阳是背对着自己的,可是浑身毫无破绽,这种玄奥的感觉他很难描述,似乎自己天生具备这种判断力。

         目前的自己不是罗阳的对手!

         虽然这话说出来打击士气,可是楚天此时就是这样的感觉,见罗阳并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楚天便继续假装昏迷,倒要看看罗阳究竟想做什么。

         “现在不是你的对手,不代表以后不是,罗阳,今日的事情我们暂且记下,来日方长。”

         楚天在自己安慰自己,同时他对罗阳所说的进化很有兴趣,只可惜罗阳不会和自己详细解说他对进化的看法。这个罗阳在学校一直就是学霸,智商绝对名列前茅,而且他独自一人解决了一只被他理解为进化了的丧尸,足见他自身的实力,听说这家伙精通古武术,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最重要的,罗阳居然能够亲手将几个同学和丧尸关在厕所里面,还能在满是尸骸的寝室睡觉,这家伙的心绝对坚硬如铁,异常冷酷残忍。

         既然罗阳提到了进化,那么他得到的那颗石头肯定也改变了他的身体,只是让楚天奇怪的是,罗阳得到的石头似乎和自己的有些区别,他是将石头吃了下去,而自己得到的石头却是主动融入了自己的身体。

         还有他眼眸深处和自己一样的红芒,只是为什么自己的红芒最后消失不见,而罗阳看上去是一直存在的,明明自己的身体也发现了变化,应该是和罗阳的情况一样,是在进化才对,可是为什么罗阳眼眸的红芒并没有消失的迹象?

         所谓进化应该也和红光有关系。

         目前情报太少,根本就无法了解那石头的作用。

         就目前掌控的情报来看,罗阳强于自己,还是不要贸然出手比较好。

         “呵呵,楚天,你的表现让我稍微有些惊讶啊。”罗阳的声音忽然传来,楚天心里一颤,偷偷看去,罗阳依旧背对着自己,手上拿着床单,就在楚天疑惑的时候,眼前一花,罗阳忽然消失了,接着楚天便感觉后脑勺一疼,昏迷前,他听见了罗阳戏谑的声音,“虽然影响不大,不过你还是暂时睡一会比较好。”

         “速度,好快。”心里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楚天便昏了过去。

         楚天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他是被一阵阵丧尸的嘶吼声吵醒的,等他看清楚眼前的情况,顿时清醒过来。

         “罗阳,你要做什么?”楚天大声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