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六章 黎氏终面
    在三个人的合作下,午饭做好了,一大锅海鲜什锦汤,香煎丁桂鱼,清蒸螃蟹,若干小菜之类……

     被顾颜兮哄着睡着的花伊,也闻着香味醒了过来,他流着口水,望着一桌子好菜,时不时的舔着嘴巴,“小阿姨,我可以先替你们尝尝嘛……”

     顾颜兮亲了亲他的小脸蛋,给他拿了一只螃蟹,剥开,让他慢慢的啃。

     花伊啃的不亦乐乎,回到家中的阮玉也是十分惊讶,她没想到苏致远和傻里傻气的田北北竟然还能弄出一桌子好菜来?

     她哪儿又能知道其实是顾颜兮的作品呢?

     楼下的时候,她便看到了苏致远的那辆“低调”的豪车,本来已是惊讶,上来见到一桌子如此漂亮的菜,又是更惊讶。

     几人坐下来好好的吃饭的时候,阮玉享受美食的同时,总觉得刚刚在回来的路上,有些怪异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他们这里被人盯上了一样!着屋塔房四周街道上多出来的一些车辆,总让她不安。

     这次,阮玉的不安还真是对了,只不过,目前白成还没有派助手过来和顾颜兮谈判,于是顾颜兮在和苏致远田北北相处了一天之后,第二天还是顺利的去了黎氏参加面试。

     这次入围的只有十五个人,十五个人里面只选两个人,见到的,听说也是黎氏财团的最高层,于是,好像除了本来就已经无所谓了的顾颜兮,仿佛没有人不紧张吧?

     至于黎氏财团的最高层,除了财团主席黎元泽因为公务繁忙不能出现以外,其他的几位财团领导人都会来参加选拔,可见对于此次招聘。财团还是相当的重视,当然,他们不只是面试顾颜兮这一岗位的,还有其他一些岗位。

     面试开始了,真正进去的时候,没有想象中那么的紧张,几位财团领导人都非常的和蔼。十分懂得调节气氛。

     只是顾颜兮走进面试间的时候。所有人都呆住了。

     顾颜兮看着呆住的他们,迅速低下头,莫非又是那一份莫名其妙的似曾相识?

     顾颜兮鞠躬行礼。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坐下之后,面前的他们,依然是一个个瞠目结舌的模样。

     于是这场面试。和之前任何一场都不一样。

     面试间里面气氛尴尬,毕竟是高贵身份的财团核心领导们。所以一向都是说话严谨,绝对不会没头脑的来一句,这位同学,我们是在哪里见过?

     于是。核心们皆一言不发的沉默,思考,到底是哪儿见过。或者到底她是和谁那么像呢?

     就这样,十分钟过去了。顾颜兮坐在中间十分的尴尬,她咳咳咳了几声,核心们还是不理会她,她望向一边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摊手,表示无可奈何,于是顾颜兮只得在面试间里面和他们僵持着。

     十分钟又过去了,顾颜兮终于忍不住开口,“各位前辈,嗯,你们有什么想要问我的吗?”

     领导们这才从沉思中醒过来,其中一名核心成员,顶着一头花白的头发,咳了咳,和蔼的说道:“那,你先来介绍一下自己吧!”

     顾颜兮于是简单的介绍了一番自个儿,只是这番介绍,却让核心领导们用了十足的心思在认真的听着,试图从她的介绍中挖掘出来什么。

     听完之后,得来的信息只有,名叫顾颜兮?a大毕业?行政管理专业?

     于是他们又继续追问,“你的父母呢?”

     问的顾颜兮又是哑口无言,她抿了抿嘴,回道:“已经不在了……”

     众人又是一阵尴尬,“顾颜兮是吧……”

     随后又将顾颜兮晾在了一边,几个人竟然私底下讨论起来。

     “这孩子,我瞅着真眼熟,简直不能再熟了!”“我也是瞅着眼熟,就是我大脑不知怎么的,一时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顾颜兮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她只是,十分的!尴!尬!!

     一旁计时和做记录的工作人员,同样尴尬!

     他没想到这些领导们完全没有按照流程走,甚至这场面试,场面有些失控?

     顾颜兮咽了咽口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是出去呢,还是继续等待呢?难道最终面就是这样的?考验耐心和眼力?

     顾颜兮有些无语,可是也只能端坐着,只是再也不敢贸然开口。

     时间又过去了十分钟,半个小时到了,按理说,半个小时是这场终面的最长时间,工作人员叮的一声,想要提醒领导们时间到了,只是领导们依然锁着眉头,研究着顾颜兮。

     于是又十分钟过去了,四十分钟了!

     外面等候的人们,终于也开始讨论起来,何燃燃也在其列。

     何燃燃也进了终面,她就是刚才在顾颜兮进去的时候,才终于知道,原来这名她看着十分熟悉的女子,和自己说着何燃燃听话的女子,竟然就是儿时的玩伴,顾颜兮!

     何燃燃一时间心情复杂,她对顾颜兮的情谊,说深也深,说浅也浅,自从顾家遭遇了变故,二人便失去了联系,这些年来,她父母离异,她跟了母亲,何琪琪跟了父亲,母亲改嫁,嫁给了一暴发户,于是,从物质生活来讲,她的日子是从地狱到了天堂,可是从精神层面来说,她却始终觉得空落落的。

     母亲和继父有了新的孩子,对自己无暇再如以往一般疼爱,加之继父性格乖张暴戾,虽然未伤及她毫分,却是不准许她见哥哥和父亲,于是那么多年的日子里,何燃燃几乎是享受不到家庭的温暖,而她好像也习惯了自私冷漠和刻薄!

     后来她终于独立了,谁知道哥哥和爸爸却一如顾颜兮一样,没了下落。

     何燃燃沉浸在这些往事的时候,整个心都是蜷缩成一团的,她在心中重复着顾颜兮的名字,想起那个小女孩,是小时候除了哥哥以外,唯一待自己好的玩伴,这个名字也让她终于忆起她人生当中少有的温暖,于是何燃燃甚至鼻子一酸,想要哭。

     那些自私冷漠与跋扈,那些不讲道理,好像都只是何燃燃为了保护自己所设的防备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