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四章 回去看看
    从奶奶家中回来的顾颜兮,心情一直很低落,原来,奶奶知道她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而且还从她生下来,就知道她以后会穿梭两世了?

     莫非奶奶也和自己一样么?那第一世的奶奶又在做什么?

     一时间,顾颜兮心中有太多太多的疑问,可是她又不敢再去奶奶那里问个究竟,只得将满心的疑问埋在了心里,留待时间的解答。

     只是,关于最爱她的人,都会因她而死,顾颜兮多少还有有些半信半疑的恐慌,她看着阮玉和花鱼飞在屋塔房顶忙碌的背影,心里面隐隐的有些不安,到底是怎样的不安,她也说不出来。

     只能说,今天和奶奶的这一面,着实的让顾颜兮再次没了安全感。

     在屋内发呆的顾颜兮,眼见着继母竟然来到了阮玉身边,她递给阮玉一篮子东西,两人开始你推我来我推你,顾颜兮走出去问怎么回事。

     阮玉无奈的将篮子低下来给顾颜兮看,是一篮子水果。

     继母朝着顾颜兮露出满脸的笑容,说道:“我今天在旁边水果店找了份工作,这不,今天就带些水果回来给你们尝一尝。”

     水果是收下来了,继母也去了楼下,顾颜兮始终还是心软,没有让继母和苏蔓搬离这里。

     眼下,马上就要过年了,趁着阮玉和花鱼飞的闲暇时分,二人便带着顾颜兮逛超市,逛菜市场,开始置办简单的年货,灌香肠也是必不可少,这也是花鱼飞所熟悉的一项绝活,因为顾颜兮喜欢看腌肉腌鱼灌香肠之类的过程,于是花鱼飞干脆的,将工具和所需的材料,均买了回来,就着冬日的暖阳,在屋顶忙碌起来。

     顾颜兮则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

     阮玉看着花鱼飞忙着这些腌菜,也不甘示弱的跟顾颜兮说,她会炸麻花,要不要炸麻花玩?

     顾颜兮自然是点头答应。

     于是,屋塔房更加的热闹了,花鱼飞蹲在地上忙碌着,阮玉则搭起面板,油锅,带着顾颜兮一直搓麻花,场面温馨又有趣。

     顾颜兮笑的和一朵花似得,那些不开心的过去,第一世,奶奶,好像都和她越来越远了。

     入夜,寒冷,三人将屋台上收拾一番,又挤回了屋子里边,吃起了热气腾腾的火锅,这样的日子,一直到春节。

     头一次的,三个人,一起过了一个年,阮玉和花鱼飞均没有回到老家,而是陪在了顾颜兮的身边,顾颜兮虽然嘴上没说,可是心中却明白,自然是感激的。

     这样的重生,对于顾颜兮来说,其实是一次真正的重新开始,一切都变了,她也不知道以后大家的命运会怎样,只能这样一天天过着,未来对于她来说,依然是未知数!

     而顾颜兮,也不想要再回去第一世了,她只想要,和他们二人好好在一起,过好这重新开始的第二世。

     而做下这个决定之前,她还是想要再重新回去一趟,看看她到底怎么样了,然后一厢情愿的彻底和那边的人生做个了断。

     于是,在春节过后的第一个夜晚,她喝下了药,选择了回去第一世,只是她醒过来的时候,竟然发现,她!还是躺在屋塔房里!!睡着同样的!!!同样的!!!床!!!

     她依然可以熟练的拉开电灯!可是灯打开之后,她看到的是她28岁的身体!顾颜兮彻底的蒙圈了!

     她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半晌,镇定下来后,她拿起书桌上的日记本看了起来,是那个自己写的日记,日记写的很清晰很清楚很详细,从她醒来的那一刻开始记录,一直到今天睡前。

     她知道了,关于她爸爸离世的原因,是为了守护她的产业,所以被继母陷害,她知道了白墨原来是因为将苏蔓当成了她,所以才和她一直纠缠不清,甚至于马上就要举办正是的婚礼!

     她知道了,这边的她,成为了苏致远的女朋友,而苏致远对她是如何如何的好,她是如何如何的感动。

     她还知道了,继母为了堵住她的口,要挟苏致远的爸爸,对付自己,而她,为了苏致远,选择了离开,和花鱼飞一起,住进了这个屋塔房。

     顾颜兮深呼一口气,放下了手中的日记本,她正要环顾四周,只是头脑却一阵撕裂的痛感,突然她浑身抽搐,眼前,脑海,如闪电一般,快速的放着片段,许久,她缓了过来,鼻子已是冒出了厚厚的鲜血,再一缓神,她已经有了所有之前那个她的所有记忆,包括她不在的时候!

     两个她,可是并不分彼此!

     日记本是用不到了,她将日记本塞进抽屉里面,理智却告诉她,其实,第一世现在这样的境遇,并不是无可改变,虽然现在这样很好,可是一人被欺骗的就要和不对的人走进婚姻,一人正为了自己焦头烂额。

     她果断的将手机开机,然后给白墨拨过去一个电话。

     白墨很快就接了,只是身边嘈杂,可以听到苏蔓的声音,“墨墨,这件婚纱好看吗?”“墨墨,明天我们就要结婚了!”

     只要毁掉白墨和苏蔓的婚姻,一切不都可以迎刃而解了吗?

     顾颜兮开口:“白墨,我是顾颜兮,你听着,苏蔓不是你想要找的那个人,我,才是。”

     电话另一端沉默,许久,一个声音过来,“那天,你对我说了什么?”

     “这世上没有任何人会对我好……”顾颜兮说完,放声哭了起来,“白墨,我是顾颜兮啊。”

     一阵急冲冲的脚步声,嘟车开的声音,砰车门关上的声音,“你在哪里?”

     “我……你不用来找我,以后,以后我们会见面的,你和苏致远,都会见到我的,你现在,只要知道苏蔓并不是那个人就好。”

     顾颜兮挂断了电话,将手机关机。

     是的,只要苏蔓不和白墨结婚,那么继母就威胁不到苏寅,然后顾颜兮就可以联系苏致远,也不用如此躲躲藏藏了,至于以后,自己和苏致远还有白墨只见的纠葛不清,就交给这个自己吧!

     顾颜兮在日记本上,写上奶奶二字,随后将自己裹进被子里面,准备迎接第二世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