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六章 疑点重重
    顾颜兮随后赶紧又给田北北打电话,也是正要开口北北一句深深的抱怨飞过来,“你和苏致远怎么了,昨天居然把我一个人扔下跑了,哼!”

     顾颜兮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于是干脆说是家中突然有事,所以先走了,紧接着听北北继续抱怨了几句,她赶紧的找理由挂断了电话,现在她最想要知道的就是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回到了白墨的床上?还?

     她翻着信息,大部分都是来自苏致远的。

     “白墨说将你送回家了,可是你手机关机了,你到底到家了吗?”“对不起花兮,我没跟你说白墨今晚说了也要过来一起吃饭的,当时我见他快要来了,所以去了门口等他……谁知道他给我电话里面说他从后门过来的,恰好没看到我,然后你又醉醺醺的,所以将你送回家了”“花兮你会怪我吗?你现在还在怪我吗”“……”

     如此之类的短信,让顾颜兮很快就明白了昨天的经过。

     于是白墨这是,昨晚那是?

     顾颜兮心情顿时糟糕透顶,及其的复杂,本来以为昨天是尽了夫妻义务,可是今天才知道,原来自己是心甘情愿的在享受白墨的侮辱?

     她眼泪开始流下来,身上的衣服已经不在是昨天的,沙发上正放着她昨天来时的衣服,好像正在嘲笑着她,她拿起自己的衣服鞋子,迅速的将身上的衣服鞋子脱下,正想要穿上的时候,门碰的开了,白墨看到浑身光溜溜还流着眼泪的顾颜兮吃了一惊,他果断的将门反锁。脸上挂着不明的笑容朝着她走过来。

     “你这是想怎么样?昨晚没有要够,现在脱光了还要继续吗?”

     白墨挑逗的看着顾颜兮,他将她的下颚抬起,“看不出来你需求还挺旺盛的嘛,那我们现在玩玩吧?”

     说完他的双手开始在她的身上不安分的游走。

     顾颜兮缓过神来以后,将白墨一把推开,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套上了她自己的那套连衣裙。正要穿鞋。白墨走过来,狠狠的将她一拍,“怎么?昨天还那么配合。今天装起高冷来了?”

     她再次退后两步然后穿好了鞋,脸上挂着泪,却故作坚强的说道,“我可以走了吗?”

     “哭什么哭?你又在这里装什么清高。你知道,多少人想躺在这张床上都躺不了吗?不过就是一夜而已。不过是因为上次我没有羞辱够你而已,现在不要说的你好像还没有和别人睡过一样!哼!”白墨冷眼看着顾颜兮。

     顾颜兮哭着笑了出来,笑自己傻,确实是自己傻。还以为什么第一世,还以为这个白墨是那个白墨,还以为昨天的温柔是因为他爱她。

     她背上包。绕过白墨,径自的来到了门前。手放在手柄的同时,她被一双有力的手拉过去,然后推倒在了床上。

     她惊恐的看着眼前陌生的白墨,白墨却不由她说话的重重的吻了上去。

     他再次要了她!要的很粗暴很冷漠,与昨晚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事后,他将她扔在了浴缸,再扔回床上,接着扔下一句“想走就走吧,这里也不是你该呆的地方”甩门而去。

     顾颜兮呆在那里,挪动着酸痛的身子,好久好久都没有缓过来。

     后来,她回了家,将自己关在屋子里面,一直没有出来,这算什么?这又算什么?

     她将自己画的白墨的画像扯下来,揉成一团,扔了又扔的,不解气,也不解恨!

     后来她干脆倒在床上大哭起来,委屈,难过,慌张,失神,所有的情绪一齐涌上了心头。

     白墨卧室。

     白墨甩门而去后,夜里才回来,房间里面空空的,已经没有了顾颜兮的身影,他突然感觉有些失落和怅然,他甚至想要再将她掳来,再折腾她,要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这是她应得的!

     谁让她搅乱了他的心?活该?我白墨的心岂是你一个普通女子可以搅乱的?

     从记事以来,还是头一遭好么?

     当然,这也是头一次,他要对女子用强,也是第一次,女子竟然拼命的想要远离自己!

     白墨越想越愤懑,激动之下,他将毛毯掀开,白色的床单中间,赫然一片殷红。

     他手中的毛毯滑落下来,嘴也因为惊讶有些合不拢,昨夜看她配合的那么好,那么自然,还以为她……

     今天还对她说了那些话……

     白墨开始懊恼和后悔,只是这样的懊恼并没有维持多久,便被“原来女人都一样,只要爬上了他的床,什么事情都可以做的出来”。

     好吧,作为一个旁白,我承认白墨赢了……

     顾颜兮在家中有些恍恍惚惚的,神游一般的过了两天,她没办法和阮玉说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没有办法和田北北说出真相,更没有办法和苏致远说出什么。

     只是苏致远这些天也一直不安,他自从收到了顾颜兮一句“没事,我在家呢”之后,不论发什么,不论怎么打电话,顾颜兮都不再理会。

     苏致远亦是心事重重,一方面顾颜兮的身份让他想起了往事,小时候,顾颜兮和白墨是要好的,他挤不进去的,然而白墨失忆了,不再记得她,她却是肯定记得白墨的,为何不相认?连我苏致远她都相认了,为什么就是不认白墨?

     另一方面,之前的似曾相识好像都可以说通了,可是现在因为那晚白墨的出现,她,现在又开始不搭理他,冷落他了。

     她是生我的气了吗?白墨知道她的身份了吗?白墨为什么这两天也一点动静也没有?

     苏致远有太多太多的疑问,他后来干脆拿起手机,给白墨打了一个电话。

     对,他想要探探白墨的口风,看他是否知道花兮就是顾颜兮?

     他拨通了电话,和白墨闲聊了几句以后,断定他并不知晓。

     苏致远心中大半的开心,也有小半的困惑。

     为什么顾颜兮要瞒着白墨?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致远想起了他上次拿到的手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