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四章 不见了
    苏致远先是一愣,随后又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你说见过那就是见过,我苏致远就是无条件信你!”

     顾颜兮心中微动,真是世事造化弄人,上一世是苏致远无条件的对自己好,无条件的付出这一世也是如此?

     只是顾颜兮啊顾颜兮,你始终心里面装的那个人不是眼前这个,上一世不是,这一世也不是,难道不是吗?

     顾颜兮心情复杂的朝着苏致远看过去,她看着他那张坚毅秀气的脸庞,还有脸庞上那双真诚的双眼,她甚至想要自己可以去爱苏致远,爱他,给他希望,让他这一世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可以幸福快乐,而她也会拼尽全力的去保护他不受伤害,起码,不要如上一世般,为了自己付出了性命。

     “苏致远,你是不是喜欢我?”顾颜兮问。

     苏致远顿时脸一片通红,他支支吾吾半天,然后坚决的点头,重重的说了是,我爱你,虽然我们认识不久,可是我觉得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那么的不同,和从前所有的感情都不同。

     苏致远说完,担心顾颜兮不相信自己的话,他急起来连忙指天,玩起了琼瑶剧里面才会玩的“我苏致远对天发誓,我要是刚刚说的话有谎言,我……”

     顾颜兮捂住了他的嘴,将他抱在了怀中,“我相信你苏致远,你说什么我都相信,毕竟你是拿性命救过我的人,我顾颜兮感谢你,生生世世都感谢你,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我可以快点喜欢你。所以,你可以给我一些时间吗?”

     话说完,苏致远已经是呆的说不出来话,一则因为这个主动的拥抱,二则她说会努力爱他,三则她说她是顾颜兮!

     顾颜兮!

     白墨找的那个顾颜兮!白墨可能现在就在门外了,若是他知道了她就是顾颜兮。那么她还能是他的吗?

     苏致远享受着拥抱的同时。也心急如焚,他害怕,他伸出手来。抱住顾颜兮,“花兮,我知道了,我给你时间。多久都可以,一辈子也可以。”

     他不愿意承认她就是顾颜兮。他宁愿自我欺骗,她就是花兮。

     顾颜兮惊讶,她不懂也什么,她跟他说了自己的真实姓名。为什么他还是执意的要将自己唤成她为逃避而捏造的姓名?

     本来顾颜兮是不想欺骗苏致远了,准备向他袒露真相,谁知道现在竟然?

     还是苏致远根本就没有听到自己说了顾颜兮三个字?

     她想到这里。送来了怀抱,坐下身来。正要开口认认真真的解释她的身份问题,只是还没等她开口,苏致远就开口打断了她。

     “花兮,等会有个人会过来。”

     此时的苏致远懊恼至极,只是覆水难收,以白墨的性格不可能找不到这里,也不可能会同意自己的反悔。

     虽然只是一起来吃一个饭,没什么的,可是,眼前的这个自己心爱的女子就是顾颜兮啊!若是白墨知道了她是顾颜兮又会怎样?

     白墨还会给自己和她在一起的机会嘛?

     不可能的!

     所以现在一定不能让白墨过来了,就算是过来了也定不能让他知道她就是顾颜兮!

     苏致远心乱如麻,干脆起身,和顾颜兮说了声去厕所,然后就到了门外开始打电话,电话打不通,他于是在门外蹲守,蹲着蹲着,十多分钟过去了,依然没有看到白墨的身影,他想着,也许白墨是不会来了,于是安心的重返棚内。

     只是他到了棚内之后,傻了……

     顾颜兮不在了,只有田北北一个人还在呼呼大睡!

     他心急如焚,连忙抓住附近的人问,刚刚坐在这里的女子呢女子呢,结果大家都喝的迷迷糊糊的,根本没有人注意这个小角落发生了什么,后来他六神无主的就要崩溃的时候,有个孩子告诉他“刚刚有个穿黑色衣服的男子带走了姐姐……”

     苏致远急的汗止不住的落,他奔到棚外,空空如也,他再次奔到里面,询问店老板,老板一听,也慌了,尼玛这光天化日的在自己店里面,一个姑娘就这样丢了,以后还有谁敢来吃饭啊。

     老板在店内跟着苏致远着急来着急去的时候,抬头一看,然后猛拍脑门,瞧我这猪脑壳,然后手朝着棚内一指,“也是巧的很,因为这段时间总是有人喝多了打架闹事,所以我在这附近安装了很多的监控……”

     “那你快调出来看看啊!”苏致远几乎是吼着说出来的这句话。

     “好好好……”事不宜迟,店老板赶紧将监控录像后退后退,就在那个时间段一个穿着黑衣的男子从后门走了进来,靠近顾颜兮。

     “停!”苏致远大喊。

     画面停在了男子刚好看着摄像头的那一刻,竟然是白墨!竟然是从后门进来的!

     白墨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竟然扶着顾颜兮就这样出去了,出去了!

     苏致远越看越心焦,愤怒!

     他的拳头朝着桌面狠狠的一砸,白墨!你简直是禽兽不如,她,可是顾颜兮啊!!她,可不是你随随便便可以玩弄的女子!

     老板看到苏致远满脸的怒意,慌张的问,“要报警吗?”

     “不必了,我知道他是谁,我直接去找!”

     苏致远说完就下哑然的老板,径自的跑出门外,他来不及要助理来接,干脆打的来到了白墨的别墅院落,他使劲的按着门铃,无人回应,他打着白墨的电话,无人接听,正当他绝望之际的时候,白墨竟然接了电话,“我已经将她送回家了,她喝多了,我到的时候你不在,一个女子喝的醉醺醺的,多不安全,哼,你就别上蹿下跳的找我了。你走吧。”

     苏致远听说,原来虚惊一场,可是又觉得不对劲,他问,“那你为何要从后门进?”

     “哼,我开了车,停在了后门,不是你说的要低调的么,怎么?自己扔下喝多了的女子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现在还来找我兴师问罪了?”白墨的话语里面透着威严。

     苏致远再也无法不相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