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讨回
    “怎么?继母是觉得还有别的东西没到手,所以舍不得离开?”顾颜兮停住自己满脸的笑意,瞬间沉下脸,将手往后方一指,“滚!”

     林晓玲倒是被戳中了要处,她可不就是为了顾颜兮那份财产吗?

     她自然不愿意走,她咽回一口气,拉过门柄,就要关门。

     顾颜兮将门抵着,大声道:“明天就请继母离开,不然,我只能请律师过来了。”

     林晓玲停下手里的动作,手颤抖着指向顾颜兮,“别忘了,你们顾氏集团的51%的股份还在我手里!你父亲的大小产业也在我手里!”

     顾颜兮粲然一笑,“没想到继母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天真,父亲名下的产业我不知道,只是你当真以为拿了我的这份股权,就是顾氏集团的主人了?你也不看看这份股权后面写的是谁的名字,也不看看顾氏集团的董事会要不要认可你这个强行挤进来替代我的大股东?”

     “你,你怎么会懂……”

     “懂这么多是吧?我告诉你,我比你想象的还懂的更多!”

     林晓玲手一抖,将门柄松开,“我和你父亲现在可是合法夫妻,我现在是你的合法监护人,你赶我走,就等于赶走你父亲!而且你财产的行使权可在我的手里!”

     提到父亲,顾颜兮心里面五味杂陈,她自然是不可能赶走自己的父亲的,那么继母……

     其实,她也从来没想过自己可以赶走她,若是她真的被自己赶走了,自己还要背上一个顾家大小姐大逆不道,不孝不义的恶名,说到底,都是顾长泽和林晓玲那张婚约惹的祸!

     于是,顾颜兮冷冷的一笑,说道:“既然你拿父亲威胁我,那我就退一步,勉为其难的养着你们吧,只是,我还想好心的提醒你一句,你可别弄错了,没有我的同意,我手里的财产你可没有丝毫处置的权利!你拿着的东西也不过是一堆废纸,嗯,不用太感谢我的善意提醒!”

     “还有,手帕还给我。”

     顾颜兮说完,一只手向林晓玲摊开,林晓玲早已大脑一片空白,竟然麻木的听从了顾颜兮的话,取出手帕,递给她。

     顾颜兮看着手帕回来了自己手里,满意的笑了笑,接着重重的关上继母的大门。

     随后,顾颜兮一路狂奔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她砰的一声关好门后,顾不上阮玉满脸的惊讶和困惑,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她喘着气,眼神明亮,只是,寒冷的飘着雪花的冬天,她竟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阮玉赶紧过去,将她扶了起来,只见顾颜兮浑身已经瘫软,丝毫没有力气,扶到一半,她又瘫坐了下去。

     接着,顾颜兮大笑起来。没想到,自己也可以有制住继母的一天!

     她坐在地上,抱住阮玉的腿,说道:“我刚刚跑出去和继母吵了一架,还将手帕要回来了”,她说完松开自己紧握的拳头,是白墨送自己的那块薰衣草手帕,还散着好闻的薰衣草香味呢。

     阮玉似乎已经习惯了顾颜兮的出人意料,她淡定的将顾颜兮拉起来,拖到沙发上,问,“其他的呢?”

     “股权么?就算是让她知道没我的同意,那只不过是废纸一张,可是她又怎么会轻易还给我?”顾颜兮拧了拧眉,“只是,我却担心她以后会想办法逼迫我同意,或者使坏,让我不得不同意!可是,我却完全记不得上一世,继母是怎样将这些转到她名下的!也许那时候我根本不懂,就签了字了!”

     听完,阮玉也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这字绝对不能签,夫人如果要来要挟小姐,我阮玉一定第一个挡在前面。”

     顾颜兮笑,“她想要要挟我,想必从此以后也是难上加难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也不会再次上演的,以后你要花鱼飞在我卧室前守着。今天,我和她这样一闹,估计她短时间里面也不敢再来了,而,这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顾颜兮想起了上一世父亲的过世,就是这一年了,而上一世父亲的死因自己都还没弄清呢,这一世也不知,父亲会不会也如上一世的命数一样?或者是会有不同?

     顾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顾长泽眉头紧蹙,正在和董事会成员商议收购吴氏集团的事情。

     鉴于最近顾长泽勤奋的表现让成员们甚为满意,再加上顾长泽表现出的对吴靖百分百的信任,顾氏收购吴氏的决议算是最终确定下来了。

     双方签字的那一刻,顾长泽心中混杂着一些不确定和不安,而吴靖的眼中闪过一丝不能言明的东西。

     最后,二人握手。

     商场上的事情,正式拍板,无可挽回,也没有退路。

     雪,还在洋洋洒洒的下着,灵亮的一片片雪花,贴在顾氏集团墨蓝色的几个大字上,落在大厦周身的玻璃上。顾氏大厦,a市三大巨头之一,笼罩在迷茫的白雪中,明明是财大气粗,如日中天,一派兴兴向荣的景象,却怎么看,都显得孤独而又冷清,似乎随时就要被大雪吞没,直到没有它存在的任何痕迹。

     顾家庄园。

     林晓玲在房间看着那份股权协议,后面的署名签字,想起顾颜兮那番话来,心塞不已,而苏蔓则依旧在床上躺着不愿起身,想着白墨,想着顾颜兮,想着妈妈前日对自己的大呼小叫,同样是气鼓鼓的,却又无处发泄!

     她只能抱着被子,幻想着,以后若有机会,该怎样整治这顾颜兮了!

     已是下午时分,顾颜兮和阮玉已经吃过午饭,她和阮玉吩咐一番,确认花鱼飞就守在自己卧室门口后,便接过阮玉递来的一杯温热的白开水,犹豫片刻,她打开荷香那里寻来的透明小药瓶,放了一颗药片进去。

     药片入水即化,顾颜兮咬了咬唇,将它一饮而尽。

     她渐渐的开始觉得视线模糊,意识也跟着迷糊起来,一阵阵的眩晕中,她拿起之前就偷偷准备好的刀片,朝右手食指划了过去,她在汩汩流出的鲜血,突如起来的刺痛和阮玉的惊呼声中,渐渐坠入了黑暗。

     她闭上眼睛,任由自己坠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