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 一世(9)
    约定的地方,是一处偏僻的咖啡馆,苏致远将车靠在一边,将顾颜兮扶下车。

     放眼望去,四周一片白茫茫的开阔,这间咖啡馆算是接近郊区了,甚至和顾家庄园十分的靠近,苏致远心中困惑,这,好像不是爸爸一贯的风格啊。

     一则晚饭竟然选择了咖啡馆,二则咖啡馆竟然如此的文艺和僻静,四周竟然听不到人声车声,只有偶尔经过的的士,打着空车的红灯,凄凄凉凉。

     顾颜兮一样心生疑惑。

     雪已经停了,月亮竟然爬了上来,白茫茫的开阔,被皎洁的月光罩的一片清亮。

     空气清新干燥,四下望去,顾颜兮竟然还能远远地看到顾家庄园那片金碧辉煌,她心中慌张和不安起来,总有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

     苏致远和顾颜兮两手紧握,而顾颜兮反而将手攥的更紧了。

     苏致远似乎感受到了顾颜兮的不安,他正了正顾颜兮的身子,将她拥入怀中,紧紧地抱着,仿佛只有抱着她,他才会觉得自个儿是活着的。

     “你有我呢,什么都不用担心。”

     顾颜兮心中稍安。

     二人进入咖啡馆内,馆内空无一人,只在靠近中间的一个卡座,坐着苏寅一个人的背影。

     苏致远总觉得怪异,他的爸爸向来都是个爱热闹喜张扬的人,今天怎么会如此这般?

     怎么总觉得是鸿门宴呢?

     苏寅听到身后两个脚步越来越近,心中却越来越压抑和难受起来。

     直到二人坐定,苏寅才抬起头,堆起满脸的笑意。

     只是笑意难掩不安和苦闷。

     坐定后,苏致远介绍一番顾颜兮后,依然紧握住顾颜兮的手不放。

     上牛排,上红酒,上水果沙拉……

     沉默。

     苏致远终于憋不住心里的疑问,向苏寅发问:“爸爸,吃饭就吃饭,干嘛要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苏寅笑了笑,扒开窗帘,看了一眼窗外,回道:“你爸爸我最近,喜静。”

     顾颜兮也随之笑笑,借着苏寅扒开窗帘的机会,趁机看向窗外,窗外停一黑色小轿车,白莹莹的牌照号,正是顾家继母用的。

     顾颜兮心中大惊,脸上却并未表现出来,她看着苏寅端起酒杯时候,那不易察觉的颤抖,还有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里面闪过的失落慌张和纠结,心中竟然猜出了七七八八。

     这酒,她自然是不敢碰了,而不知为何,苏寅也迟迟的没有将酒伸向他们二人,让二人喝下去,这其中是什么蹊跷?难道这苏寅也是迫不得已,正在权衡抉择。

     正当苏寅微颤着的手要将酒杯伸出来的时候,顾颜兮借口起身去洗手间,站起身来。

     苏寅似乎是松了一口气,将酒杯放了下来,如释重负般。

     “我陪你一起去!”苏致远拉住顾颜兮的手依然不放。

     顾颜兮笑了笑,“不用啦,你这样,难道还能跟着我进去不成?还是我一个人去吧”

     “我在门外等你。”苏致远坚持。

     顾颜兮将苏致远按在椅子上,“好了,你就听话,呆在这里吧。”

     苏致远看到顾颜兮满脸认真倔强,便也不再坚持,接着嘱咐快去快回之后,顾颜兮便离开了。

     顾颜兮没有去洗手间,而是将白色羽绒服脱下,轻盈着身体,挨个卡座的转着。

     果然在靠门的一个卡座,她听到了继母的声音。

     “这苏寅竟然现在都还不下手,也不知道他葫芦里面卖得什么药,我看他是不想要致远集团了,不想要荣华富贵了!”

     “妈妈,这苏寅要是不让他们喝下那杯红酒可怎么办?我们辛辛苦苦策划了这么久的事情,岂不是白费了。”

     “哼,量他也不敢!他可是有把柄在我手里的,我就不信他可以为了顾颜兮,连苏家产业都不要了!”

     “可是,万一,这苏寅真的,或者这苏致远醒来之后发现顾颜兮不见了,去我们那儿,妈妈你要知道,这苏致远对顾颜兮那是好得不能再好了,就算是为了顾颜兮倾家荡产,啥都不要了,我觉得他都做的出来。”

     “哼,那就走着瞧好了。”

     ……

     顾颜兮听到这里,差不多明白了事情所有的来源,原来继母为了抓她回去,利用了苏寅的把柄,将她和苏致远二人骗出来,酒里放了药,然后想抓她回去?

     只是,为什么继母非要抓她回去,还不惜威胁苏寅?

     还有就是继母手里到底有苏寅什么把柄?

     她肃起耳朵来,继续听着。

     “妈妈,你说,白家会因为看到了苏寅那份当初谋害了顾长泽的证据,然后将端了苏家吗?”

     “怎么不会,上次我都说了,这白成和顾长泽可是铁兄弟。要是得知了这一消息,又怎么会放过他?”

     “可是,苏寅会不会将妈妈供出来,说到底,苏寅只是一个送药过来的,您才是真正下毒手的呀!”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呢?事情都过去二十年了,这就是个无头案,那苏寅怎么说,别人又怎么会信?我要断了苏家,不过是为了讨回我自己的东西,又不能将他送到局子里面去,况且,这件事情查起来,也根本不会有结果!”

     “妈妈好厉害,这苏寅一家算是完蛋了,所以我就说吧,这顾颜兮就是个扫把星,哼,亏的那个白墨还对她心心念念,还要娶我这个冒充她的人。”

     ……

     顾颜兮心里乱成一团,各种情绪夹杂在一起,竟然无法消化她偷听得来的这些信息。

     而当下,她最不想要对不起的,也就是苏致远了!

     不论她那已经逝去的,和她没有什么感情的爸爸和苏家有什么纠葛,她都已经暂时不想去想了。

     此刻,唯一可以让她不再被抓回去,还可以保全住苏家的方法,就是她现在就离开,悄然消失在苏致远的世界里面。

     顾颜兮没有过多的犹豫,当即披上羽绒服,从偏门悄无声息的绕到路边,幸运的是,她很快就等到了一辆的士。

     “师傅,s大厦。”

     到了大厦顶层,她迅速的收拾好电脑和日记本,离开了。

     看到顾颜兮去了洗手间的苏致远,因为喝了几口红酒,竟然昏睡了过去,而苏寅见顾颜兮迟迟不再来,终于如释重负。

     想来,这孩子是聪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