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成婚
    “你现在倒知道护起她来了,你当时怎么就不拦着苏蔓,别说是顾颜兮,你顾长泽也是假惺惺的!”

     顾长泽来到庄园里,吹着冷风,回想着林晓玲的这句话,对啊,当时的他为何不站出来,而是非要等颜兮走了之后,才肯站出来维护她?

     莫非他已经习惯了不对颜兮好,不习惯让她看到其实他还是在意她这个女儿的?

     顾长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原来,他真的如林晓玲说的那般,是一个如此做作虚伪的人!在女儿面前还要讲自尊!讲大男子主义!

     在院子里面来来回回的走了几趟,夜深了,冻得嘴唇发紫的顾长泽终于回了屋。

     打开房门,一片黑暗,他摸索到床边,林晓玲已经侧身睡去,他叹了叹气,也侧身将自己放进了被窝。

     不久,林晓玲从后背将顾长泽抱住,腿也紧紧的缠住他,“长泽。”

     一声软软黏黏,顾长泽的心顿时软了不少。

     “长泽,对不起,明天,明天我们去领结婚证吧,我想嫁给你!”林晓玲将顾长泽缠绕的更紧了。

     顾长泽反身压住软绵绵的林晓玲,疯狂起来,仿似在发泄这几日的烦恼。

     屋内顿时一片旖旎之景色。

     午夜,凉风阵阵,顾颜兮依旧迎着风坐在屋内,也不知这样过了多久,她拿着的那块丝帕掉落在了地上,丝帕随风在房间里面飞舞了起来,而顾颜兮一阵眩晕,倒在了地上。

     “顾颜兮,你这个小杂种,给我过来!”

     顾颜兮睁开双眼,竟看到继母那张丑恶扭曲的脸正贴在自己眼前,她心下恐惧,立马起身,朝后退去。

     怎么回事?她后退到镜子边上看着自己,一张苍白消瘦憔悴的脸,这不是上一世的自己吗!怎么回事?我,我不是重生了吗?为什么,为什么我又回到了这里?

     继母怒吼,“贱蹄子!还不给我过来!想要我多扎你几针吗!!”

     顾颜兮慌张困惑的看着四周,却又感觉后退的时候撞上了什么,她回头一看,是三十多岁的苏蔓!比她高整整一个头,大红色的嘴唇,嘴角带着一抹阴冷的笑,“好妹妹,你是不是不想扎针了,想挨姐姐的巴掌了是不是?是不是?”

     “妹妹就这么喜欢我的巴掌吗?哎呀,没事啦,姐姐我心好,就多送你一些吧!”

     啪啪啪啪……

     顾颜兮捂着已然麻木的脸,瘫坐在了地上,苏蔓的面容渐渐地模糊了起来,当她使劲的闭上眼祈祷着,这一切快点过去的时候,睁开双眼,却又见继母拿着针,一步步的向自己逼近。

     “别扎我,别扎我,我求你们了,我求你们放过我吧!我求求你们!我求求你们……”顾颜兮牙齿打着颤,冷的浑身都在发抖。

     “哈哈哈哈哈……”

     顾颜兮绝望的看向窗外,白茫茫的一片,正飘着鹅毛大雪,她跑到窗边,就想跳出去,却被继母轻易的捉住,接着,那根针还是狠狠的向自己扎了下来。

     一阵尖锐又熟悉的疼痛,让顾颜兮从血腥和泪水中醒了过来,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和身体疼痛的部位,竟感觉那不是梦,此时,阳台的门还大开着,外面一片漆黑,大而冷清的风吹干了顾颜兮一直流着的眼泪,顾颜兮只觉得嗓子和耳朵一阵刺痛,她张了张嘴,发不出任何声音,她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向着浴室走去,突然头重脚轻,顺势,又倒在了床上。

     翌日。

     顾长泽和林晓玲一大早就出门了,二人顺利的领了结婚证,还顺道将林晓玲和苏蔓的户口转到了顾家名下,如此一来,这二人也算是顾家人了,林晓玲也挺直了腰杆,在顾家庄园里面,做起了正正经经的顾夫人,只是她回到庄园后并没有开始过问顾家的大小事务,而是在卧室里面拿着那柄颜兮书房的钥匙思索着什么时候再进去。

     顾长泽则在另一栋别墅里面,和老师们聊起天来。

     “最近孩子们表现的怎么样?”

     “最近新教的学生,苏蔓,感觉她志不在学习,不过吧,顾颜兮这孩子,倒真是乖巧懂事的很,不论是领悟力,还是表达能力,学习能力,都是我们所见的同龄学生当中是最好的一个,这样的学生,我们教起来,也是深感欣慰的!”

     “王老师所言极是,不过除了这些,甚至有时候我们自己也能从颜兮说的一些话里面,有了新的领悟和见解呢!”

     “对啊,对啊,这样的学生,真是百年难得一遇啊!”

     顾长泽听罢,心中自豪不已,他哈哈大笑起来,“那也是,顾颜兮可是我顾长泽的女儿!”

     “只是,顾总,这孩子嘛,还是要多结识结识和自己同龄的孩子们,不然总是闭塞在这高墙之内,总归是不好,颜兮求知欲这么强烈,和其他孩子多接触,才可以将别的孩子更好的东西学过来,想必那样,颜兮会更加的优秀,成绩会更喜人。”

     顾长泽沉思了片刻,说道,“老师说的也对,颜兮自打出生,除了邻村认识了两个孩子,偶尔一起玩耍以外,还真的没有接触过其他的孩子,这样,我下周就来安排下,邀请我那些朋友带着孩子来我家聚一聚。”

     “这样非常好,还希望顾总可以经常安排这样的聚会才是。”

     “这是当然这是当然,顾某还要谢过各位老师的提议,当然也要谢过平时老师们对颜兮的教导啊!”

     “这都是应该的,应该的……”

     众人开始开怀大笑起来。

     顾颜兮的卧室。

     从昨夜起,顾颜兮就开始发起了高烧。

     此时的阮玉在正一旁焦急的给她换着额上的帕子,得知消息赶来的家庭医生眉头紧锁,“小姐这是伤寒入体,需要卧床休养一周,且不得再吹风,才能保证身体无恙。”

     阮玉噙着眼泪,连声应着好。

     顾颜兮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她看着红着双眼的阮玉,又是一阵激动,“继母也打你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