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前夕(1)
    林晓玲看顾长泽对自己的态度有所缓和,马上面露喜色,便羞涩的问道:“那今天晚上,你……”

     “晚上,我还是住在书房,你先回去吧,闹了这么久你也累了,喝杯热水,赶紧歇了吧。”

     林晓玲看着顾长泽又开始关心自己,虽然没有成功将他拉入房内,可心里仍然松了口气,她合上顾长泽书房的门之后,脸却立刻又阴冷了下来,目光也凶恶了起来,她心里面各种委屈怒火不甘心全部都烧向一个人,那就是顾颜兮!

     都是她,才会让自己如今天一般狼狈,甚至还要去求着从前对自己百依百顺的顾长泽!

     林晓玲铁青着一张脸,来到卧室,拨通了弟弟林晓珑的电话。

     “喂!谁啊!”

     “我是你姐姐!明天下午三点,带上你的开锁工具,一定要记得准时过来,到时候,我会安排好家仆,引你进去,待你开好锁后,我会找个机会过来接应你。”

     “知道了知道了,你烦不烦啊,一直打电话说啊说的,妈的,挂了!”林晓珑说完,啪的挂断了电话。

     林晓玲不放心,又拨通了电话。

     “你特么又打一次是什么意思?”

     “明天那些工具你要藏在衣服里面带进来,不要被发现了!还有……”

     “知道了知道了!婆婆妈妈的!你准备好你的金耳环就行了,别的就少给我废话了!”

     ……

     林晓珑挂断电话之后,脸上浮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他抚摸着自己身边的女人,说道:“姐姐让我去帮她偷东西,我又怎会让自己空手而归?除了那对金耳环,我还会将更多的东西拿回来。”

     说罢,他亲吻着女人的耳朵,随后却一只拳头狠狠的砸向女人的胸口,女人一声尖叫,他大笑了起来。

     夜深,顾颜兮想着今天和明天的事情,竟然睡不着,她拿着那块就算是洗过一次,可是仍然带着薰衣草香味的手帕,站在了阳台上,她摩挲着手帕上的大片薰衣草,望向远处。冬天了,一阵微微的寒风吹过来,卷起顾颜兮温软的发丝,吹动她卷翘的睫毛,她灵亮的眼神闪烁着,发出好看的光。随着寒风力度的加大,她的鼻子渐渐地开始微红,嘴唇也有些干燥起来,冷,可是她还是想呆在这里,不知为何,也说不清缘由,她竟然有些心里乱乱的,复杂。

     突然,一阵猛烈的寒风卷了过来,灌进顾颜兮的耳际,脖子里,顾颜兮浑身一哆嗦,才重新关上阳台门,回到房中,换了一身冬日的睡衣后,便躺在了床上。她透过整面玻璃门墙,看着窗外,心里依旧起伏不定,想起明天就要见到那个温暖的男孩,她竟然不自觉的微微笑了起来。

     前一世的顾颜兮从不识感情是什么滋味,这一世的她,却过早的懵懂了起来,对于明天,顾颜兮竟然也是十分的期待!

     只是这种她从未体会过的心情,让她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于是索性,披上厚重的毛毯,再次来到阳台上。

     远处星星点点的灯光,在今夜的自己看来,都分外的俏皮起来,而那些阴郁的看不清的黑暗,似乎也可以描绘出白墨的轮廓,顾颜兮伸出手,一笔一划的开始比划出白墨的样子。

     只听楼下传来砰的一声,顾颜兮顺着声音看过去。

     “啊”,一个背影摔倒在地,发出一声尖细的声音,顾颜兮觉得声音似乎有些熟悉,她的视线追上去,只见那个背影急匆匆的跑开。

     “谁?”顾颜兮一声大喊。

     接着几个守夜的家仆们开始紧追那个黑色的背影。

     阮玉听到顾颜兮的大喊,早已从另一边的阳台上钻了出来,穿着睡衣的她,因为屋外猛烈的寒风,抖个不停,顾颜兮赶紧拉着阮玉一起回屋,迅速穿好衣服,跑了下去。

     王管家闻讯而来,她见到顾颜兮也出来了,也开始紧张起来,不知发生何事,忐忑不已,她看到大门口还留着一个家仆,于是朝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也不清楚,刚刚我们听到大小姐在楼上大喊了一声,随后就注意到一个黑影跑了过去,我跑的最慢,眼见他们都追上去了,这里一个人也没有,于是,于是就留下来继续守着这里。”这位家仆说完,低下了头,似乎是以为自己做错了。

     王管家有些不争气的看了一眼家仆,顾颜兮却笑着和那个家仆说道:“你做的很对,万一对方是用的调虎离山计呢?这个别墅内部岂不是没人守,也成了这庄园里面最危险的地方了!”

     王管家听罢,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只是看着顾颜兮的眼神更多了些钦佩,而那名刚才还涨红着脸,低着头,支支吾吾不知所措的家仆,抬起头,朝着顾颜兮咧嘴憨憨的笑着。

     顾颜兮看着他憨厚的模样,顿生亲切感,问:“你叫什么名字?”

     “花鱼飞。”

     顾颜兮扑哧一笑,“花?鱼?飞?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名字?”

     阮玉和王管家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我我我……我爸姓花,然后他是渔夫,然后,然后……”花鱼飞看着笑的前翻后仰的三人,涨红着脸,话也说不下去了。

     顾颜兮捂住肚子说:“是不是,就希望鱼都可以飞出来,直接飞到网里面?哈哈哈哈!”

     花鱼飞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说道:“正是大小姐这个意思。”

     顾颜兮越笑越大声,蹲了下来,眼泪都要出来,到了后来,竟真的又哭又笑起来,谁能懂她?她从来都没有如此开心的大笑过!第一次开怀大笑的滋味,原来是这样!她看着花鱼飞不知所措的模样,竟十分的感激他!

     正当这边四人不亦乐乎的时候,只听另一边传来几位家仆的脚步声。

     顾颜兮站起身,严肃起来,看着家仆越来越近,似乎是没有抓到那个黑影,只见一个家仆手中拿着一个小人,似乎十分为难的递给顾颜兮,说道:“这个,是刚才那人不小心留下的,看上面的字,似乎是写着大小姐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