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回忆
    顾颜兮的衣帽间。

     顾颜兮站在穿衣镜前认真看着自己,大大的杏眼,长长的睫毛,小巧的鼻子以及嘴唇,还有那微卷的发丝俏皮的在耳际垂落着,倒也真的十分娇俏美丽,她对着自己笑了笑,试着阮玉递来的一套又一套的衣服,许久之后,她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果真是穿什么都好看呢!”

     一旁的阮玉噗嗤一笑,“也不知刚刚是谁还数落我!”

     顾颜兮一个白眼飞了过去,“我这是叫做自恋!你都不知道阻止我一下!任由我这样发展下去,以后变成了无法无天的自恋狂了可怎么办?”

     “反正大小姐就是倾国倾城,穿什么都好看!”

     “你!”顾颜兮强忍住笑意,故意板着一张脸,朝着阮玉扔过去一套衣服,“这套试完了,收起来!”

     阮玉憨憨一笑,递给顾颜兮另一套衣服。

     这么熟悉的一笑,让顾颜兮又想起了前一世。

     前一世的阮玉就是经常这样朝着自己笑着,顾颜兮紧了紧手中的衣服,可是前一世的她对于这个聚会可从来都没有上心过。

     前一世的这个聚会?顾颜兮猛地一惊,原来前一世,前一世也是有着同样的聚会的,那天的继母和苏蔓打扮的花枝招展,一身紫色礼服,于是这样的聚会仅仅只是为了给姐姐挑选未来金龟婿罢,想到这些,她的热情顿时也消减了不少,甚至开始觉得无奈,为什么,好像什么都变了,可是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顾颜兮沮丧了起来,她开始沉浸在上一世的当天宴会的回忆中,好像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下着大雪,也并不是在户外,那一天自己也都一直神游般的人群里面流浪,挨过父亲的训,打翻过东西,也没有特别注意到谁,也许也从来没有被任何人注意过。

     顾颜兮脑海里面放电影一样的回想起来,她看到继母和一个白衣男子相谈甚欢,她看到某个角落一个紫衣男子和一个白衣女子正在偷偷的接吻,她看到苏蔓和一个黑衣男子正在含情脉脉的对视。

     接着,她又看到继母笑眯眯的看了她一眼,那一眼似乎特别的有深意,继母为什么会对自己那么隐晦的一笑?那天还发生了什么?顾颜兮接着顺着视线想了下去,突然,她的视线中闯入了一个人,那个人只是不经意看了她一眼,却已经让顾颜兮此时的心狠狠的抽搐了一下,顾颜兮从回忆中抽离,捂着疼痛的胸口就蹲了下来。

     还能是谁?继母的弟弟林晓珑,那个自从父亲去世之后,就被继母拿来百般戏弄她的人,在那个小阁楼上面要走了她清白的人!原来,在父亲去世之前,她就见过他!原来一切早已有铺垫,有预谋,当天继母看向她的那一眼,似乎也开始别有用心了起来,只怪当时的她太幼稚,什么都看不懂,什么都不设防!

     顾颜兮拳头握紧,脸绷紧,心中的怒火开始熊熊燃烧了起来,倘若这一世,这一世,你只要还敢出现在顾家庄园里面,我一定让你死!让你死无全尸!顾颜兮的眼神变得凶狠无比,复仇的火苗越烧越旺。

     看着顾颜兮眼神里的凶狠,阮玉惊慌,她按住顾颜兮的双肩,开始摇晃她,“大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大小姐?”

     顾颜兮一口气憋得满脸通红,她浑身发着抖,呼吸也急促了起来,“不试衣服了,那天该穿什么就穿什么!”

     她的心中依旧在翻涌着,咒骂着,林晓玲,林晓珑,你们两个畜生,畜生!你以为现在的我还会让你们得逞吗?这一世,我一定要让你们死的很难看,我一定要让你们死!就算是我死了,我也要拉你们一起陪葬!

     “阮玉,去跟王管家要一包老鼠药来,我书房里面最近有老鼠!”顾颜兮已经有些失去了理智。

     “大小姐,如果有老鼠,我们用捕鼠夹就好了,用不上老鼠药的,再说了,庄园里面应该没有老鼠药。”老鼠药是什么东西,那可是致命的,为了大小姐的安全着想,在不知道大小姐想做什么之前,阮玉只能拒绝她。

     顾颜兮脸颊抽搐着,她用尽全力,怒吼起来,“没有老鼠药就去买!去买!去买!听不懂我说话是不是!!”

     阮玉被吼的又是心中一惊,她呆在原地,看着顾颜兮抽搐着的脸,看着顾颜兮强忍着的眼泪,看着她露出愤怒和痛苦到了极点的表情,她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七岁的孩子,可以露出如此极端的表情,怎么突然会变成这样?阮玉竟开始心疼,她蹲下身来,柔声说道:“大小姐,平时你都喊我一声玉姐姐,所以,你现在,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顾颜兮绷着脸,不语。

     “好吧,既然大小姐想要老鼠药,那姐姐就去弄,不论发生任何事情,我都出来替你挡着!”阮玉通过顾颜兮满脸的恨意,似乎*不离十的猜出顾颜兮要那些老鼠药想做什么了,若是万一大小姐冲动之下做了傻事,不管是什么罪过,都拼死承认是自己做的吧!

     听完阮玉这番肺腑之言,顾颜兮倒是真的醒了过来,她抱着阮玉开始大哭了起来,“玉姐姐,我心里太苦了,真的太苦了。对不起,对不起,我没忍住,让你担心了!只是我憋在心里真的好难受,特别的难受!”

     顾颜兮说完,深吸一口气,似乎是鼓起了十足的勇气,才起身,拉着阮玉来到了阳台,犹豫了片刻,开了口,“其实,我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

     阮玉一个踉跄,后退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