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六章 苏致远的情史(8)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啊!!!!!”苏华开始在一旁感叹。

     而张紫萱挺清楚苏华在说什么之后,竟然拿起桌面上一个笔筒朝着苏华狠狠的就砸了过去,“就是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做过什么!你们俩都一个德行!阴险恶毒!!!等我张紫萱哪日出头了,一定要你们好看!!!”

     苏华恰恰好的被张紫萱砸到了脸,疼啊!于是她气急败坏,冲到了张紫萱面前,苏华劲儿大,她将张紫萱从椅子上拉了起来,接着将刚刚那个笔筒也是狠狠的一砸,张紫萱的脸上顿时也青了一块,张紫萱想起今天的整个经过,顿时整个人都疯了似的朝着苏华扑了过去,两个人竟然开始扭打在了一起。

     这倒是让一旁的顾颜兮真真的开了眼界了!

     她四顾,恰好她这个角落没什么人了,行政办的人也都出门了在,幸好如此,要不然,也不知道这件事情会闹得多大,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还那么的……成年,所以扭打在一起,不管谁对谁错,都影响非常不好啊!

     张紫萱也就罢了,这苏华今天是完完全全的为了袒护自己的,所以顾颜兮自然不愿意看到她受到损失,于是她赶紧的蹲下去看,试图拉开二人。

     “别打了别打了,好好说好好说,你们这样,对谁也没好处!”

     只是两个人都在气头上,互不撒手,而张紫萱更是连揪头发这样的手段都用上了,拽的苏华眼泪直流。

     而张紫萱的脖子也是被苏华狠狠的推着,也是同样的痛苦不堪。

     顾颜兮根本就拉不动纠缠在一起的二人。只得继续说道:“别打了,不是说了这样对谁都不好吗?若是被领导看见了,影响多不好啊?趁着现在没人,你们俩赶紧松手起来,就当没事发生过吧!”

     “呸!”张紫萱恶狠狠的说道:“反正我已经这样了,就破罐子破摔了,无所谓了!管谁谁谁看见呢!”

     而苏华也是不依不饶。“你丫的张紫萱。我不会放过你的,今天你要摔,我奉陪!大不了不干了!”

     顾颜兮傻了眼。

     眼见着中午下班时间就要到了。那时候势必会有人经过自己这里,若是让人看见,那苏华就真的要跟着张紫萱一起完蛋了,无解。她只能跪下身子,加入了拉扯大军。她使劲的攥着苏华,还是无解。

     最后她又想了想,计上心头,只能站起身来。冲着二人大声喊道:“黎总来了!!!”

     这方法绝妙,二人几乎是第一时间,同时的从地上跳了起来。接着迅速的整理好凌乱的头发和衣衫,朝着顾颜兮看的方向。正要恭恭敬敬的和黎总打个招呼,谁知道看过去的时候,竟然空无一人!

     二人这才知道是顾颜兮使的计呢!

     于是二人也几乎是同时将视线移到了顾颜兮的身上,只是一人的眼神是和善的,一人的眼神却是恶狠狠的,充满了杀气。

     这股杀气很快从顾颜兮的身上又转移到了苏华的身上,眼见着张紫萱又要朝着苏华扑过去了,顾颜兮一个激灵,拦在了二人的中间,“行了别闹了!”

     一股强大的气场从顾颜兮的身上散发出来,强大到,张紫萱竟然停止了扑的动作,愣在了原地,而苏华也是呆呆的看着顾颜兮。

     顾颜兮见二人终于安静下来,于是说道:“各回各位吧,苏华你不是还要写策划吗?张紫萱你不是录音文件还要听写吗?都赶紧去做吧?”

     二人竟然乖乖的点了点头,然后各自回了座位,回到座位的张紫萱看着顾颜兮的侧面,还是有些无法相信,刚刚怎么就听从了她的安排和吩咐呢?

     这是中邪了吗?

     张紫萱长叹一口气,今天这一天过的也真是蛮奇葩的,平时那么在乎形象的自己,今天竟然撒泼耍赖,脏话谎话连篇,还有什么事什么事,甚至是打架都做出来了!!!

     真是完全没了自我了!

     她看着自己有些脏乱的衣服,再拔拉了几下乱糟糟的头发,心里面怨气又升起来。

     对,以前她从来不会这样的,都是这个顾颜兮,自从她来了公司,自己哪怕是一天都没有顺心过!

     而今天的事情,全部都是因为她引起的!

     对,都是顾颜兮的错!

     张紫萱心中对顾颜兮的恨意又涌了出来,只是她远远的看着顾颜兮的身影的时候,似乎还能感受到她刚刚那个阻止她和苏华打架的气场,竟然那份恨意又萎缩了几分。

     这,实在是张紫萱想不明白的一件事情。

     顾颜兮坐下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今天这么热闹的场面终于结束了,她乱糟糟的心也终于稍微有些落定。

     只是,她还是没有工作可以做,她翻着已经要被自己翻烂的员工手册,财团手册,觉得实在是没什么好看的了,于是将它们放在了一边,于是她站起身来,四处张望,远远的,她看到张紫萱正眼神复杂,似乎还带有怨气的看着自己。

     她想起了那个录音里面的亏本的那个电影项目,要不要去提醒?

     晚上直接提醒给黎兮兮吗?还是现在讲给这个张紫萱听?

     怎么想,两个她都不想做啊?她既不想讲给黎兮兮听,也不想要讲给张紫萱。

     她觉得,不管说给谁,谁都会当自己神经病,或者干脆臭骂自己一顿吧?

     她再次坐下来,再次回想今天乱糟糟的事儿,感慨,人生真是艰难!小时候,还有上一世的二十多年,基本上就在和继母斗来斗去,防来防去,如今工作了,还是一样要和女人撕来撕去,那些恶毒的话,似乎与继母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突然真的,不太想在这里呆下去了,甚至想要好好的考虑一下苏致远的建议,去苏氏。

     或者干脆,她更愿意去花伊水果店,或者,或者她自己和上一世一般会去画插画?

     这么想来,似乎哪一样都比在这里强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