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四章 心思动摇(2)
    她穿着朴素,发型发饰也朴素,就是一个随意的马尾,只是她拳头紧握着,心也在止不住的颤抖。

     吴盈盈,她是记得的,小时候大家也都是认识的,这个人,是吴氏千金,而顾氏就是托了吴氏的福,才会破产清算。

     而吴氏也是受白氏所托,于是这一世,就是吴氏和白氏一起整垮了顾氏,于是这样,她顾颜兮才会有被他白氏的唯一继承人白墨羞辱的一幕幕。

     不知九泉之下的父母亲,若是听到,看到这一切,会作何感想?

     可笑,居然还说什么最爱的是他,心里面念的有的只有他,可笑不是么?他羞辱自己,甚至侮辱自己,而且!还要娶吴氏的千金!!

     你们如今是高高在上了,吴氏也跟着白氏一起发达了!你们用你们这样卑鄙的手段,换来的是顾颜兮我现在这样的境遇!!

     这样的境遇没有什么不好,可是,凭什么你们要用你们用手段抢夺来的一切来,嘲讽,讥笑,瞧不起这个被你们夺去一切的人!!!

     “哟,这个乡巴佬是谁呢?苏致远?没想到你还会请这样的女人作陪啊?”没有意外的,吴盈盈说出了这句话。

     黎兮兮交叉着双手,等着看好戏,白墨眉头一皱,似有不悦,与他而言,似乎只能忍受自己对她言辞嘲讽,却完全无法忍受别人,即使是吴盈盈,甚至是自己的父母都不能!而苏致远一口气本来还堵在胸口,现在吴盈盈这样的言辞,更是让他忍无可忍。

     “住口!”白墨和苏致远几乎是同时吼出了口,吼完之后。两个人相视惊讶,而吴盈盈和黎兮兮更是惊讶不已,

     吴盈盈指着白墨和苏致远,“你们!你们!你们竟然!!吼我???从小到大你们从来没有吼过我的!!!”

     说完,吴盈盈委屈的哭了起来,白墨有些恍然,只是脸上依然难掩不悦。而苏致远则也不愿多说。只是用怪异的眼神看着白墨。

     吴盈盈见无人理会她,更是怒从中来,竟然继续指着顾颜兮娇嗔起来。“难道我说错了吗?她难道不是乡巴佬吗?若不是她坐着,我还以为她是服务生呢?穿的这么土怪我啊?我有什么错?她土里土气的,你们怪我????你们疯了吗???”

     顾颜兮攥紧拳头,腾地站起身来。直直的盯着吴盈盈,一字一句的说道:“吴盈盈?你可还认识我?”

     她边说边朝着吴盈盈走近。“你仔细的看看我?”

     吴盈盈看着顾颜兮,竟然第一眼就认出了她,然后心里面一咯噔,慌张不已。她看了看白墨和苏致远,禁不住后退了一步,“你是谁?我不认识你??你想干嘛????”

     “呵……你还真是健忘。连我都不认识了?12年过去了,你的父亲可还安好?你们吴氏可还安好?你的父亲还有你们吴氏可曾还记得过曾经有一个大恩人。给了你们这么好的所谓恩惠?”顾颜兮边说边朝着吴盈盈步步紧逼,而苏致远则赶紧来到顾颜兮的身边,拉住她的手。

     白氏和吴氏对于顾氏所做的事情,在行内就是公开的秘密了好么,苏致远心里面明白的很,可是他并不想,现在并不想让白墨知道顾颜兮的身份,不想。

     吴盈盈心虚的继续后退,顾颜兮虽然被苏致远拉着手,却还是用力的向前,然后附在想要躲避她的吴盈盈的耳边,悄声说道:“如果没有我父亲,没有顾氏,你会有今天?你们吴氏会有今天?”

     吴盈盈大惊,她,真的就是顾颜兮!!!难怪,刚刚白墨和苏致远都对自己那般的态度!!!难怪!!!

     只是看顾颜兮此时的打扮装束,已经俨然不是当初那个千金大小姐的模样了,不过只是一个普通女子而已,而自己,自己现在才是豪门千金,而且还是白氏总裁未婚妻,岂是她一个潦倒落魄的女子可以相提并论的?

     不管吴氏的荣耀是怎么得来的,不管吴氏怎么的对顾氏亏欠,可是,此时此刻,她吴盈盈就是高她顾颜兮一等!!

     想到这里,吴盈盈昂起头,又恢复了高人一等的傲气,并且同样用只有苏致远和顾颜兮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那又如何,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你根本就没办法和我相提并论了,你要懂得这一点,识时务者为俊杰!”

     顾颜兮气愤之极,她正要继续质问吴盈盈,怎料白墨终于受不了两个人神神秘秘的对话,还有举动,上了前,问:“你们俩在说什么?发生了什么?吴盈盈你认识她?”

     这样轮到吴盈盈困惑了,这是顾颜兮啊,四个人本来就认识的,怎么白墨你要问我这些话,难道忘记小时候的事情了吗?小时候你可是和这个顾颜兮走的相当之近,自己根本就无法插足啊,还是后来,没有顾颜兮在你身边之后,我们才开始要好的。

     吴盈盈想着想着,突然想到了一件非常久远的事情,那就是,白墨车祸失忆过!他是将顾颜兮彻底的忘记了??

     只是,既然忘记了,为何刚刚又要帮她吼自己?

     吴盈盈越来越想不明白,只能支支吾吾的敷衍了白墨,“她是我小时候的玩伴,玩伴……”

     “哦?这个叫花兮的女子是你的儿时玩伴?你怎么会有这样的玩伴?不符合你的品味和身份啊?”白墨靠近吴盈盈,用极其鄙夷的眼神打量着顾颜兮,随便学着苏致远牵着顾颜兮的手,也牵住了吴盈盈的手。

     花兮??吴盈盈听说之后,越发肯定白墨已经忘记顾颜兮了,可是顾颜兮为什么要在白墨面前谎称花兮?莫非她不想让白墨知道她就是顾颜兮,还是她故意隐藏了身份,准备伺机报复?

     不管哪一样,都是极其要不得的呀!!

     吴盈盈心里一紧,随口又说道:“对,你说的对,所以当时我吴盈盈肯定是瞎了眼了,肯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