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大礼
    何律师要送给顾颜兮的大礼,不是别的,正是一袋有关于顾长泽婚内被捉在床的证据,他要将这份大礼亲手送给顾颜兮,方瑜若是离开人世,他能帮到顾颜兮的也只能是这些了!从此他也再无理由进出顾家大门!

     想到此,何律师脚步沉重了起来,他按下顾家大门的门铃,远远看着那栋白色的屋子,浑身发冷,他的方瑜,就被关在这个屋子里面,关了一生,却也了结了一生!

     何律师长长的叹了口气,满脸深深的忧愁。

     方瑜苍白着唇,眼神落寞的看向窗外的风景,金黄色的秋天,红色的枫叶,黄色的银杏叶正随着秋风飘落,吹起,飘落,就如同她一样,一旦凋零,就无法再掌控她的命运,只能归于尘土,被世人所忘却。

     砰砰砰……

     轻缓的敲门声,在方瑜身边照顾的佣人连忙开门,将何律师迎了进来。

     方瑜吩咐佣人出去后,艰难的抬起头,“何律师……咳咳咳……”

     何律师眼圈微红,他想扶住方瑜微微抬起的头,奈何不能越矩,他喉结颤抖着,“瑜妹妹,现在顾长泽不在,你也不必尊称我何律师,你安心躺着就好,不要过多用力。”

     “何桓哥……”方瑜小声嘤嘤嘤的哭了起来,“我这身子已经撑不过这几日了!”

     “别这么说,你还能活很久很久呢!”何桓着急。

     “我也知道你是在慰劝我,可是,病来如山倒,我还能和我的命抗争什么呢,现在我也卧病这么久了,该去的时候还是要去了,只是,我放心不下颜兮,我家颜兮”,方瑜满脸泪水看向何桓,“何桓哥,一定要帮我照顾好我的颜兮啊!”

     何桓看着方瑜就要扶起身给自己行礼,赶紧顾不上越不越矩,上前抱住方瑜,“别,别,我不想听你说这些,我心痛。你放心,不管你在还是不在,你的女儿我一定都会照顾好!”

     “呜呜呜呜……”方瑜靠在何桓的胸口,放肆大哭了起来,“桓哥哥,太苦了,人活着太苦太累了,我现在只想回到我们小时候,虽也有波折,可是却是无忧无虑的日子!我想爸爸妈妈,我想我的弟弟,还想念以前那个我,何桓哥,你说,你说我们还回得去吗?”

     “回不去了是不是,我就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任性,我将自己陷入这个牢笼之中,让身边所有爱我的人都操碎了心!还有,还有,那日,如果不是爸爸妈妈听知我被顾长泽这个混蛋气的吐血,又怎会在大雪之日的深夜赶过来,又怎么车滑湖底,说到底,说到底!这些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方瑜激动的开始喘不过气来。

     何桓噙着泪水,青筋暴出,痛苦的看着随时就要离去的方瑜,“不是你的错,都是顾长泽那个混蛋!我一定不会让他好过!”

     方瑜苍白着一张脸,躺了下来,没力气哭泣,没力气激动,只是木然的看向何桓,“不管怎么说,一切都发生了,也过去了,我也不想怪谁了。只是颜兮还小,在这高墙之内,难免也会没有自由,若是要你护她周全,也是难上加难的事情!”

     “不瞒你说,今日我来就是为了送颜兮一份大礼”,何桓边说边拿出自己准备好的档案袋,”我也自知以后不能插手顾家之事,那顾长泽对我也是趋之若鹜。“

     “这里是前日在你家客房拍到的照片,和我整理的证据,鉴定,签字,协议,一并都已准备齐全,这些我都会一并交给颜兮,倘若日后顾长泽续了弦,颜兮过得不好,颜兮完全可以拿出来要求顾长泽交出整个顾氏集团和所有家业!”

     方瑜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为何?”

     “方伯父伯母自知那顾长泽不可靠,在你们婚前,已经要求顾长泽签署过一份具有法律效应的婚前协议,协议明确,只要顾长泽婚内有出轨行为,其名下所有财产均将归你和你的子女所有,而当时顾长泽落魄,求娶心切,想也不曾想的就答应了,这件事,也只有伯父伯母和我知道,现在这份协议就在这个档案袋里面。”

     这一切自己都不知道,方瑜失声哭起来,没力气,没有眼泪,正是如此,让何桓看的撕心裂肺。

     许久,方瑜冷静了下来,问,“能让我看看这份协议吗?”

     何桓点点头,将协议拿了出来,方瑜看着那份协议后面的落款,父亲的签字,她轻抚着父亲的名字,贴着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将协议递回何桓,问,“那些照片怎么会让你拍到?顾长泽那么谨慎的一个人,怎会让你轻易的抓到他的把柄?”

     “这件事情说来也奇怪,前日,顾颜兮给我打电话,说你请我过来,于是我就过来了,你也是知道的,平时我出门都会随身带着小相机,巧合的是,那日来了之后颜兮并没有带我去见你,只是要我在大厅等着,后面还一定要我去客房休息,于是我才能刚好撞见这一幕!”

     方瑜聪慧如此,怎能不明白这其中的蹊跷,那日,她根本没有要颜兮给何律师打过电话,那么,这一切是颜兮刻意安排的,还是有人指使颜兮这样做的?若是有人指使,那个人又是出于什么目的?

     一定要找颜兮好好问清楚才行!

     她按下床边的红色按钮,“王管家,要颜兮过来。”

     顾颜兮书房里,一位年过五旬的老师,细细又生动的讲解着唐宋诗词,顾颜兮也听得入神。

     讲完一个章节后,老师问,“昨天给你安排的作业,背诵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可曾完成?”。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前一世的顾颜兮,虽说一直被锁在宅子里,可是困境之下,依旧是读过不少书的,加之她聪慧悟性高,因此谈古论今,包括诗词歌赋,自然都不在话下了。

     老师听完,满意的点点头,眼神里面透露出欢喜,“那么,对于苏轼这个人的生平事迹了解吗?这首词又是他在什么情况下写下来的?“

     顾颜兮摇了摇头,“不知,但是非常想听老师的讲解。“

     顾颜兮不知也是真的,这也是她可以听这位老师的课听得如此认真的缘故,从来,她从书里知道的都只是表面,那些深刻一些的书籍,自己接触的少之又少,而从这两日老师给自己讲解的知识里面,她第一次知道,原来书中的很多话,很多人,很多事,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比如书中很多人说曹操是心狠手辣的将军,可是你又怎会知道他其实还博学多才,礼贤下士,多智多谋呢!

     虽说是重生,可是一切,都得重新开始学啊!

     老师看着顾颜兮一脸的求学欲,心下欣慰,开始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

     “咚咚咚“敲门声,老师的讲解还没有结束,却被打断了,顾颜兮有些不悦,问,“怎么回事?我在上课呢!”

     “大小姐,顾夫人让你过去一趟!”王管家恭恭敬敬的声音。

     母亲?顾颜兮赶紧放下手中的书,急冲冲的赶了过去。

     她害怕,莫非是母亲不行了吗?她犹豫又忐忑的推开母亲的门,只见母亲和何律师均困惑着一双眼看向自己。

     “妈妈!”顾颜兮看着妈妈还在,不免松了口气。

     “颜兮,来妈妈身边!”方瑜向顾颜兮招手。

     顾颜兮来到方瑜床边,半蹲下来,担忧的看着她,“妈妈还好吗?”

     “来,颜兮,妈妈问你件事情”,方瑜拉过颜兮的手,“前日,是你自己给何律师打的电话,还是有人要你这么做的?”

     颜兮看了一眼同样困惑不已的何律师,明白了怎么回事,她赶紧狠狠的低下头,咬了咬唇说道,“是我自己打的,妈妈会怪我吗?”

     “爸爸不爱妈妈也就算了,怎么能带别的女人回来呢!那女人对颜兮好凶的,妈妈,我也是害怕,害怕以后她就在家里住下了,害怕她欺负颜兮,所以,所以就只能假借妈妈的名义喊了何律师来……妈妈,可会怪我?”

     顾颜兮说完,想起前一世继母的种种,又开始觉得特别委屈,她抱着方瑜开始抽泣。

     方瑜心痛,自己就这样撒手要去了,留下顾颜兮该怎么办!虽然自己给她留下了自己所有的财产,可是她怎么说还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一个六岁的孩子斗得过林晓玲和顾长泽?连自己都斗不过那林晓玲!

     方瑜看向何桓,何桓连忙将资料袋取出,递给顾颜兮,“颜兮,拿好这个,以后如果你在家里有人怠慢了你,过得不好,你就带上这个给你何叔叔打电话。”

     顾颜兮接过来,正要打开看,何桓想起那不堪的照片,赶紧制止顾颜兮,“颜兮,先不要看,以后你需要,直接带好它找我就行。”

     顾颜兮愣了愣,当即明白了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她那天请了何律师来,其实也是因为她记得这个何律师出门习惯性带相机的缘故,她将袋口系好,她看着何律师和母亲凝重的神情,考虑到这袋东西的重要性,于是看向何桓,“何叔叔,这些可以放在你那里吗?”

     何桓愣了愣,“也不是不可,只是,我担心自己一旦万一发生什么不幸,这些资料又能怎样交给你呢?放在你自己手上,就算何叔叔不在,你也可以找任何一个律师,或是直接去法院。”

     <ahref=>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